逍遥小村医玖九玖最新小说全文阅读

包括女孩和另外两名蒙面壮汉,他们都吃了一惊,尤其是女孩,她也懂一点医术,知道这是极高明的点穴法,是失传已久的中医秘术,据说用这种点穴法可以让将死之人含住一口阳气,延寿一个小时以便于交代后事。

“难道,缘分会这么突然到来,今天碰到救星了?”女孩心中大喜,但还不敢完全确定张恺的能力,于是挥了挥手,示意另外两个蒙面壮汉上去试试张恺的斤两。

两个蒙面壮汉得到指示,立即饿虎扑食朝着张恺扑了上来,但他们动作快,张恺的动作更快,见对方和自己纠缠不清,他已经动了狠心,所谓留情不下手,下手不留情,他左脚踏上一步,右脚飞起,狠狠的踢在了一名壮汉的胸膛上,喀拉一声,他的肋骨已经断了几根。

随即,张恺又是一拳打在另一名蒙面大汉的肩膀上,那个大汉倒飞出去三四米远,重重的撞在一棵枯树上,昏死了过去。

“老子这一生最恨的就是强奸和抢劫,有本事你抢银行去,躲在这里抢小老百姓,真怂货。”张恺说着,首先从老三手里拿回了自己的钱,然后将三个人踢到了一起,随即让他们的衣服都脱了下来,拧成一股绳,把三人困在了树上。

在捆结实后,他笑眯眯的对三人说道:“老子没有时间陪你们在这里胡闹,你们老实一点,我估计警察很快就会到来,你们如果坦白自己的作为我会考虑让法律制裁你而不再动用私刑,但你们如果敢逃跑或者负隅顽抗,我一定会找到你们,到那个时候,你们的死期就到了。”

张恺说完,突然抬手朝一棵碗口粗细的松树上打去,随着喀拉一声,那棵树居然拦腰折断了。

三个蒙面壮汉见识了张恺的神力,都吓呆了,别说此时他们被人捆绑的如同大粽子没法逃脱,就算现在让他们逃他们也不敢了。

随即,张恺又摸出手机,给公安局打了电话,简单说明了这里发生的事情后,招呼女孩:“你既然和他们是同伙,是准备逃跑呢还是准备留下来一起坐牢?”

“我可以去坐牢,但前提是你答应帮我一个忙。”女孩到这个时候脸上居然还带着笑容。

张恺很佩服女孩的胆量,但他却摇了摇头:“你觉得现在有和我讨价还价的本钱吗?”

女孩也摇头:“没有,因为我根本打不过你,但如果你知道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拦路抢劫,我想你会放我一马,而且还会帮我渡过难关。”

“哦?”听女孩这么说,张恺来了兴致,难道说,他们在这里抢劫还有不得已的理由?还有什么难事需要帮助?

“你的意思,是不是要我把这几个货给放了?”张恺问女孩,没想到女孩摇了摇头,这倒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我和他们是各取所需,他们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也应该受到惩戒了。”

女孩说完,也不再搭理那三个被捆在一起哼哼唧唧的壮汉,而是径直往前面走去,张恺摸了摸头,决定赶上去问个清楚,于是加快脚步追上了女孩,两人肩并肩走着,起初他们谁也不说话,直到一直走到山顶,看着西方快要落山的太阳,女孩突然叹了口气,说道:“谢谢你。”

“谢我?为什么?”张恺找了块石头坐下休息,女孩挨着他也坐下了,身上的淡香传入张恺的鼻端,他心头一动。

“要不是碰到你,我可能真的要变成一个罪犯了。”女孩回答。

张恺突然站起身,正色道:“我不管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但你别忘了,天无绝人之路,在没有真的走投无路的时候,你居然敢去做违法犯罪的事情,而且还是抢劫乡亲们的财务,你不管多么漂亮,在我眼里都是一个丑八怪。”

张恺刚刚说完,就看到女孩眼角的泪水,他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重了,连忙闭了嘴,搓着手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这一生天不地不怕,却唯独怕女人的眼泪,尤其是漂亮女孩的眼泪。

“对了,说了这么久,还没有告诉你我叫啥呢。”女孩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擦了一下眼角,站起来朝张恺伸出了手:“你好,我叫孙颖,就是那边西山村的。”

“你好,我叫张恺,是东山村的。”张恺象征性的跟孙颖握了握手,现在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他根本闹不明白,所以态度也很冷淡。

“刚才看你制服陈家三兄弟,似乎用上了中医失传已久的玄指点穴之术,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孙颖说。

张恺心中一动,这玄指点穴之术非常奇妙,点穴之人需要有极高深的内功造诣,在点穴的时候将内功从指尖散发出来,达到手指不接触病人而将人点穴同时将内力送入病人体内的目的,这样对病人就不会有任何损害,点穴的效果也会好很多倍。

“看来你知道的很多啊。”张恺此时对孙颖另眼相看了,玄指点穴也是自己偶然间学来,那位前辈曾经告诉他,这套医术早已失传,目前在国内能够识破这套医术的人屈指可数。

“我曾经见过一位大夫演示此术,所以多少记得一点。”孙颖说,“我听说会这种神术的人都是神医,不知道你是不是神医。”

张恺开心的笑了:“没错,我就是神医。”

“真的?”孙颖闻言高兴的跳了起来。

“怎么,你第一次见到神医吗?是不是没有想到神医这么年轻帅气?所以会这么兴奋?”张恺开玩笑的看着孙颖。

孙颖没有搭理张恺的调侃,只是拼命点头:“我当然兴奋了,我爹的病只有这种玄指点穴可以治疗,你知道我为了找到那位老中医费了多少周折吗?虽然最终也没有找到他,但天可怜见,居然让我找到了另一个会玄指点穴的人,真是太好了。”

张恺也来了兴趣:“你说什么,你爹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