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萦写的小说做你心尖的黑月光小说全文阅读

姜慈最终还是坐在了餐桌上,时隔五年后,两人第一次一起吃饭。

吃饭的时候,两人都没有说话,饭桌上安静的有些诡异。

姜慈没有问她身上的衬衫是谁给她穿的?也没问她的嘴巴怎么破了?

秦准也难得没有出口就是讥讽。

姜慈大病初愈,胃口不怎么好,再加上她一直担心姜游,所以喝了两口粥就什么都吃不下了。

秦准见姜慈没吃多少,脸色瞬间有些难看,“怎么?跟我一起吃饭就让你这么难受,这么食不下咽?”

姜慈还没来得及开口,秦准又冷冷道:“吃不完那些粥,你也别想知道你哥在哪儿了!”

姜慈怒瞪了秦准一眼,拿起勺子之后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秦准冷哼了一声,嘴角却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地扬了扬。

“如果当时吻你当时抱你,也许结局难讲,我那么多遗憾,那么多期盼,你知道吗?我爱你,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我爱你,我多么温暖多么勇敢的力量……”

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秦准没有接也没有挂断,他像是故意欣赏铃声内容,又像是想让姜慈听到歌词。

他幽暗地眸子冷冷地看了对面的姜慈一眼,见姜慈低着头喝粥并无反应时,怒气一下子积在了胸口。

手机铃声第三遍响停,第四遍响起的时候,秦准接了起来。

“哟,想我了?”

姜慈拿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秦准邪笑道:“哪有什么小妖精,你二爷我是能被小妖精迷惑的人吗?”

秦准的笑声让姜慈觉得很刺耳,有那么一瞬间她想把自己的耳朵赌起来。

“二爷雨露均沾,绝对不会独宠一人,行行行,都依你,晚上见!”

秦准挂上电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意,他淡淡地看了姜慈一眼,见姜慈碗里的粥已经见底,而她脸上依旧看不出任何情绪时,胸口更是堵得慌。

“吃完了就赶紧走,看着就碍眼,你哥在帝豪酒店……”

姜慈起身离开,一句话一个字都没说!

等她离开后,秦准愤怒地将桌上的东西都扫到了地上!

过了好一会儿,他望着姜慈坐过的位置冷笑了一声,“姜慈,好戏才刚刚开始!”

……

秦准倒是没有撒谎,姜慈在帝豪酒店的门口看到了东张西望的姜游,姜游穿着毛衣和休闲裤,脸也已经收拾干净了。

“哥!”

“小慈!”

姜游看到姜慈后激动地朝她跑了过来,“小慈,你昨晚被坏人抓到哪儿去了啊?他们没有欺负你吧?”

“我很好,没有人欺负我,倒是你……你昨晚什么情况?”

“他们把我带到了这里,我想找你可是他们不让我出门,还扒光我的衣服把我丢进了浴室。”

姜慈的脸色瞬间难看,“他们欺负你了?”

“唔……也不算欺负,他们就是逼我吃饭逼我睡觉,但就是不让我去找你!”

苏挽橙悄悄地松了一口气,随后拍着姜游的后背安抚道:“好了好了,已经没事了,我们回家吧!”

姜慈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起来,电话是医院打来的。

姜家出事后,姜父自杀,姜游车祸,姜母因为心脏病入院。

刚刚医生说姜母血压升高,情绪相当激动。

心脏病患者不能太激动,姜慈担心母亲便立刻拉着姜游赶去了医院。

两人到达病房门口时,医生刚从里面出来。

“医生,我妈怎么样了?”

“现在情绪已经稳定了,但你妈这个情况,一定不能再让她太激动。”

姜慈点了点头,“谢谢医生。”

姜慈和姜游一起走进了病房,赵曼君一看到自己的一双儿女,眼泪就流了出来。

姜慈立刻走过去一边给赵曼君擦眼泪,一边柔声说道:“妈,你现在不能哭更不能激动,只要找到适合的心脏,咱们就做手术。”

赵曼君一把抓住了姜慈的手,脸色难看语气沉重,“小慈,你和小游昨晚去哪儿了?”

姜慈不知道妈妈为什么突然这么问,眸光微微一闪,“在家啊!”

“一晚上都在家?”

“嗯。”

闻言,赵曼君愤怒地打了姜慈好几下,“你还在骗我!你和小游昨晚根本就没回家,你们去参加秦家小儿子的生日宴会了对吗?”

姜慈心里咯噔一下,脸色骤然发白,“妈……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什么样的?”赵曼君哭了起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还以为经过五年的时间,你已经把他忘了,没想到你一回国就去找他!”

“我……”

“我们家变成这个样子都是秦家人害得,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爸爸和你哥吗?你对得起我吗?”

赵曼君的眼底满是愤怒和恨意,情绪又激动了起来,见她呼吸急促,脸色难看,姜慈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妈,我没去参加秦准的生日宴,我和他……也已经不可能了!”

“那你发誓!”

姜慈一愣,“什么?”

“你发誓你不会再爱上秦家的小儿子,发誓不会跟他在一起!”

姜慈只觉得脑袋嗡嗡直响,心痛的连呼吸一下都难受。

在赵曼君眼神的逼迫下,姜慈点了点头,缓缓地伸出了手,“我发誓……我不会再爱上秦准,也不会跟他在一起,否则就让我不得好……”

姜慈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赵曼君打断了,“否则就让我和你哥不得善终!”

姜慈脸色大变,立刻摇头,“妈,别……”

“别什么?说啊!”

“我……”

“你犹豫什么?你害怕什么?你既然那么坚定不会爱上他,为什么不敢拿我跟你哥发誓?还是说……你心里还有他?”

姜慈哭着摇头,小脸惨白如纸,眼底满是痛苦和挣扎。

赵曼君一下一下地打着姜慈,“说!我让你说!你要是不说从今以后就不要认我这个妈,我也当从来没有你这个女儿。”

一直没开口的姜游走到两人中间替两人擦眼泪,“妈妈不要打小慈,小慈会痛痛!”

赵曼君看了姜游一眼,哭的更伤心了,“你看到了吗?你哥从小到大就护着你,即便变成这个样子,他还不忘保护你,小慈,你是不是气死妈妈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