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心尖的黑月光小说 做你心尖的黑月光免费阅读

姜慈哭着摇头,“不,我没有。”

“那你快发誓!”

姜慈紧紧地咬了咬唇,胡乱地抹掉了眼泪,“好,我发誓……”

等姜慈发完誓后,赵曼君抱着姜慈和姜游哭道:“小慈,你别怪妈妈,妈妈也不想逼你!”

自己生的女儿,自己比谁都了解。

那么乖那么听话的姜慈当年不顾一切地要跟秦家小儿子私奔,说明秦准在姜慈心目中的地位很高。

姜慈是个很重感情的人,虽然当初被那小子骗了,但赵曼君怕的是姜慈对秦准还有感情。

此时的姜慈已经敛起了所有的情绪,她又恢复成了那么面目表情的样子,“妈,我明白的!”

“你出国的这几年,秦家处处跟我们作对,尤其是秦家的小儿子接手纵横集团之后,处处打压姜家,我们家变成这个样子都是秦家人害的!”

赵曼君恨秦家人更恨秦准,“小慈,你一定要把公司夺回来,一定要替你爸爸和你哥哥报仇!”

姜慈的脑袋靠在赵曼君的肩膀,眼神幽幽地望着窗户应道:“好!”

赵曼君需要静养,安抚好她之后,姜慈带着姜游离开了医院。

一走出住院部,姜慈双腿一软差点倒下去,姜游扶住了她,“小慈,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姜慈摇了摇头,“我没事,哥,我们坐那儿休息会儿吧!”

“好好好……小慈,你慢点哦……”

两人坐在了花园的椅子上,姜慈缓缓地靠在了姜游的肩膀上,没过一会儿,姜游的肩膀湿了……

……

拿回盛大集团说的容易,事实上比登天还难。

姜游如果没出事,姜慈还可以依靠他,可现在姜游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从国外归来的姜慈可以说是一点门路都没有。

连着一个星期,姜慈把之前跟姜家交好的人都找了一遍,可那些人要么避如蛇蝎,要么就冷嘲热讽,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

甚至连姜慈去找工作,都是处处碰壁。

姜慈不是傻子,她心知肚明这一切都跟秦准脱不了干系。

他是真的想置他于死地啊!

屋漏偏逢连夜雨,还没解决问题麻烦就找上了门。

姜家出事后,家里的佣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只有一个看着姜游和姜慈长大的梅姨。

姜慈很感谢梅姨,如果不是梅姨,她都不知道该怎么照顾好哥哥。

这天,姜慈在卧室打电话找关系的时候,梅姨就慌慌张张地跑上了楼,“小慈,不好了,你叔叔带着一帮人来了。”

姜慈蹙眉,“他来做什么?”

“我听他说他要卖了这个房子!那些人是来搬东西的!”

“他敢!”姜慈愤怒地下了楼。

姜慈的叔叔叫姜中天,好吃懒做游手好闲,姜慈的父亲溺爱弟弟,对他基本上是有求必应。

可姜家出事后,他这个叔叔可没少做落井下石的事情。

姜慈没去找他算账,他倒是先找上门来了!

姜慈下楼时就看到自己所谓的叔叔穿着和堂妹穿的光鲜亮丽,完全把这儿当成了自己的家。

而姜游看到陌生人,像个炸毛的猫,满眼都是戒备。

姜慈走过去拍了拍姜游的手将他拉到了身后,随后凉凉地看向了姜中天,“叔叔这是做什么?”

姜慈从小就不喜欢她这个叔叔,对于不喜欢的人,姜慈从来就没什么好脸色。

以至于叔侄俩的关系并不怎么亲。

“小慈啊,这么大个别墅你和小游住也是浪费,你爸爸走了,你妈妈住院了,小游又变成了一个傻子,你需要钱的地方很多,叔叔就帮你找了个卖家,到时候别墅一卖,你和小慈再找个小一点的房子,就能腾出一大笔钱!”

姜慈冷笑了一声,“不劳叔叔操心,另外,我哥不是傻子!”

“嗐,小慈,你现在何必自欺欺人,我是你叔叔,我能害你吗?”

这时,姜中天带来的一个人摸向了墙上的一幅壁画,姜慈脸色微变冷冷道:“谁准你碰那副画了?你们马上滚出我家!”

没有听到姜中天的命令,那些人都没离开。

姜慈气笑了,“叔叔这是什么意思?我的家我不想卖,难道你还想强卖不成?谁给你的权利?”

听姜慈对自己这么不客气,姜中天也装不住了,“姜慈,你可别忘了你爸爸的葬礼,你妈妈一开始住院以及你哥车祸住院的钱都是我给的!亲兄弟还要明算账,你欠我那么多钱,我就算是拿这房子抵债,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吗?

姜慈一幕幕靠近了姜中天,明明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可她的气场太强大,姜中天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叔叔,你是不是忘了姜家出事后,你迅速接手盛大集团,还骗我哥在股权转让书上签了字,你把我哥百分之三十的股权连带着盛大一起卖给了纵横集团,盛大被收购你功不可没,那些钱还不够你花你还要惦记我家的别墅,你也不怕自己撑着?”

姜中天没想到姜慈什么都知道,他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可一想到姜慈一个小姑娘不能把他怎么样时,便挺着胸膛说道:“我那还不是及时止损,盛大再不卖给别人就等着破产,而且那些钱我都用在了你妈和姜游身上!”

“是吗?这么说我还要感谢您了?”

“感谢就不必了,我们是一家人,现在你得罪了秦准,也只有我才能保你和小游,你应该什么都听我的!”

姜慈眯了眯眼,“你怎么知道我得罪了秦准?”

姜中天没想到姜慈会突然这么问,下意识地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姜慈冷冷地看向了姜知夏,“秦准过生日那天,你在包间?”

姜知夏明明比姜慈大一岁,可被姜慈逼问的时候,她莫名的有些心虚!

没等姜知夏开口,姜慈走向了她,“告诉我妈我和姜游去给秦准庆生的人是你?”

姜慈一直在想妈妈怎么会知道她和哥哥出现在秦准生日宴的事情,罪魁祸首终于找到了!

“我……”

姜知夏的话还没说完,姜慈就狠狠地给了她一记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