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小说朝拾柒《富婆看上我之后》在线阅读

“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林绮梦仿佛有读心术一般,勾勒一笑:“先去吃饭。”

汉庭酒店,这是丽江最为豪华知名。

俗话说钱是英雄胆,相对于林绮梦的轻车熟路,刘泽难免有些心慌,毕竟他只是一个送外卖的,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林绮梦嘴角莞尔勾勒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习惯就好!”

不知名的红酒,可刘泽知道肯定很是昂贵。

“绮姐!”当服务员上完菜后,整个包厢气氛顿时显得有些空寂。

剩下的唯有刘泽以及这个处处透着迷人风姿的女人。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林绮梦仿佛会读心术一般,提前打断了刘泽的话:“这个社会到处充满了诱惑,而没钱没势只能任人宰割,就像冷漠他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夺走你的女人,深知让你身陷囹圄,你的心是否很痛,是不是恨透了这个社会的不公?”

林绮梦的话让刘泽双眼泛红,手指因为用力过猛而青筋暴起。

一想到自己相恋了六年的女友,此刻或许正在别的男人胯下狂欢,他无边的恨意顿时升起。

“不甘心吗?”林绮梦摇曳着红酒杯,肆意的姿态却透着浑然的迷人风姿,这简直就是妖精,刘泽心中暗道,对方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妩媚的气质,勾魂夺魄。

刘泽一样难免心慌,可一想到女友甘露的背叛以及这段时间的牢狱之灾,那种心猿意马顿时被愤怒的情绪压制了下去。

眼神犀利且充满警惕:“你是他的女人,不知道绮姐为什么还要保释我?”

这是刘泽心底里最大的困惑,于是发问。

“如果我说我看上你了呢?”林绮梦莞尔一笑,嘴角残留的一滴酒液,被她的香舌舔进了烈焰红唇中。

充满了香色和诱惑。

刘泽虽然有些心动,不过也并没有因此失去了理智,低沉的说:“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说完他便准备起身,而林绮梦显然是对于人性的把握驾轻就熟的高手,她不疾不徐手中的酒杯依旧摇曳着,直到刘泽将要打开房门的那最后一刻,她才慢悠悠且带有一丝慵懒的魅惑声音响起:“你不想报复吗?”

刘泽猛然转头,死死的盯着林绮梦。

这简单的俩个字犹如深渊里爬出来的魔鬼,不断诱导着他的心绪。

他何尝不想报复那对狗男女。

恨透伤透,甘露的背叛简直叫他痛不欲生。

“怎么报复?”刘泽声音清冷。

“你说呢?”

绮姐意味深长的看了刘泽一眼,还舔了舔嘴唇。

刘泽心中一震,想到某个可能。

“今夜,我任君采摘!”

琦姐娇笑道。

“不对!”刘泽突然惊醒,在监狱里的非人折磨,让他深深体验了一把那种可怕,他也深深知道那个男人的权势,而如今自己居然可以睡他的女人?

他可不会真信了林绮梦的话,什么看上了他。

对方随便一俩法拉利座驾就足够是他估计是一辈子都奋斗不来的目标,而这么一个优质而且高贵的女人,陪同自己一夜风流,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单纯的报复那个男人?

如果对方只是要报复可以有无穷的手段,根本不需要如此作为。

刘泽虽然是送外卖的为家庭承担生活的压力,可并非愚蠢的人,相反他还是金融系毕业的高财生,正因如此,当初的女友甘露才会看得上这个从农村走出来的自己。

后怕!

刘泽此刻心中升起无穷的恐惧情绪,他害怕这一些都只是冷漠的阴谋和陷阱。

“必须离开这是非之地。”

转身匆匆逃离。

当刘泽赶回公司的时候,很是庆幸没有迟到。

美送外卖对于员工的处罚还是很严厉的,毕竟这是他在这个城市赖以生存的工作,一到公司,刘泽便看到了那个大腹便便,挺着个大肚子的黄金荣。

“金总,您早!”刘泽脸上带笑,甚至还略带一丝谄媚。

所谓的总,只不过是捧高对方,实际上对方也不过只是一个站点的站长而已。

“我在等你!”黄金荣冷冷的道。

这回刘哥有麻烦了,其它外卖员有的幸灾乐祸,当然更多的是抱以同情,毕竟刘泽与人为善和同事们之间相处的关系还算不错。

“等我?”刘泽讶然了下,“金总真是我们的典范,您这么一个大老总还这么敬业,真是值得我们学习。”随后便很懂事的递上了一包香烟,其中抽出一根,很自觉的想替黄金荣点上,可对方却并没接。

“得了。”黄金荣冷眼一扫桌上的香烟:“这是你上个月的工资和提成,你自己点下。”

“提前发工资了?”刘泽感觉到了不对劲。

“你上个月的薪资是俩千五,加上你的提成四千三,一共六千八,当然看在你这些年还不错,我额外给你申请了一千块的补助,一共是九千六百。”黄金荣自己拉开抽屉,从中拿出一包华子,点燃抽了起来。

“金总,什么意思?”刘泽心中不好的感觉。

“你被开除了。”黄金荣不屑的撇了一眼他:“做人要有点数,很多大人物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对方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小刘,咱们平时相处的还算不错,你也体谅体谅我。”

黄金荣摆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刘泽楞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冷笑:“体谅体谅你,谁特么的体谅我,什么多给我申请了一千,那特么本来就是我应得的,上个月你请聚餐老子掏钱买的单,足足花了一千三,去你大爷。”

刘泽说完拿起桌上信封就转身,可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了俩个熟悉的身影。

甘露,这个自己深爱的女人。

而她的手挽着的正是那个中年男人,此时那个中年男人正朝着他蔑视的一笑......

那个中年男人的笑容意味长远,像是一头领头的狼侵占掠夺着别人的女人和梦。

刘泽的视线又转移到了甘露的身上,这个曾经深深爱过的女人,此时甚至为了所谓的虚荣感,连瞧都懒得瞧他一眼。

“原来是他!”

无边的怒狠从心底直接涌上心头,刘泽终于明白了,原来金胖子话里的含义,什么有些大人物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游戏?

一场俯瞰弱者,蔑视踩死弱者的爽感?

“年轻人,咱们又见面了。”中年男人也就是那冷总的声音带着沙哑:“没想到那个女人会将你从牢里捞出来,有点意思,看来这场游戏才真正的开始,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没有意义,在我眼中,你只不过是一只臭虫,我要踩死你,只需要轻轻的一抬脚,噗,死了!”

“送外卖的。”甘露为了迎合讨好冷漠,展颜一笑:“听到冷总说的了吗?千万不要和冷总作对,冷总是你一个送外卖的绝对招惹不起的。”

话音落后,冷漠在保镖的保护下,在甘露携手下转身离去。

寂廖的街口原地剩下的只有刘泽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