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愿吾妻共白头最新章节薛暮蝉祁澹薛暮蝉小说阅读

这样的日子祁澹只坚持了几天就受不了了,他没有办法再强行忍耐。

“暮婵,我有事找你。”

祁澹杀伐果断的脸上满是小心翼翼,试探性的开口:“暮婵,你有没有想过,可能,可能我才是你心悦的人。”

“阿澹,你胡说什么?”

这是看着她对别人好就受不了了?薛暮婵蹙眉,这才哪到哪啊。

看出薛暮婵的不喜,祁澹焦急道:“我没有胡说,暮婵,这是真的,我才是你心悦的人,你喜欢的人是我!”

“唔……”薛暮婵捂住胸口,做痛苦状。

祁澹慌神:“怎么了,要不要叫宋大夫来看看?”

薛暮婵摆手,“只是有些胸口疼,不用劳烦宋大夫。”

她抬眸看着祁澹,语调稀奇,“其实我觉得有些奇怪,从几天前,我每次见到阿澹你,总会觉得胸口疼,有时候我都觉得我胸口处的疤是你刺得呢。”

“是吗?”祁澹顿住,难道暮婵潜意识里就这样恨他吗,看到他就难受。

她明明之前对他的一丁点疏远都极为介意。

薛暮婵嗯了声,满脸都是不适。

祁澹只好叫来赵瑞送她回去。

而一见到赵瑞,薛暮婵便神情松快,迫不及待的离开祁澹身边,走到赵瑞身前,眼神只顾着停留在他身上。

赵瑞对着祁澹一点头,扶着薛暮婵的手臂,体贴道:“暮婵,你靠着我一些,今日膳食有你喜欢的清炒山药,待会你可以多吃一点。”

二人闲话家常,一路相携。

祁澹口中发苦。

再一次看着她和别人远去。

接下来的时日,祁澹只好不再出现在薛暮婵眼前,偷偷摸摸着跟在他二人身后。

远远望着他们赏花品茗,观月作诗,随便拎一个外人来看,都会误以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折磨得祁澹短短几日就瘦了一圈。

薛暮婵却像是根本没想起他这个人,哪怕整日不见他,也没有提起他半个字。

唯一让祁澹感到安慰的是,他们最亲密的举止也不过是拥抱,夜里还是各自歇在各自的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