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谋将我主公是曹孟德田信最新小说大结局阅读

蹬蹬蹬!

虎牢城关上,吕布提着方天画戟快步沿着阶梯冲上城墙,煞气惊人,沿途士卒尽皆栗然。

忽然,一道高大健壮的身躯猛的转出来,按着腰间的缳首刀猛的挡在了吕布的面前。

“文远——”吕布望着来人,眼中闪过一道意外和惊喜之色,但是旋即吕布就沉下了面庞,语气不耐的低喝道:“让开!!!”

张辽皱着眉头望着面前的吕布,冷声问道:“奉先何往?”

不是亲眼所见,张辽绝对不敢相信,这是他印象之中那个勇冠天下的吕布。

披头散发、甲胄残破。

即便是在并州经历诸多的战争,他印象之中的吕布都没有这样狼狈过。

之前在城关上瞭望,只是大致知晓吕布情况不妙,可是此刻近距离才发现,吕布的情况根本不妙。

甚至可以称得上糟糕。

但是,吕布听到张辽的话语,眼底却是爆出寒光,凑近张辽面前,目光凶厉的低吼一声:

“文远何必明知故问!!!不杀他,我如何同战死的弟兄们交代。他何时将我并人的性命当做性命,这一次他过界了!!”

披散的头发下面,双眸赤红,原本英武的面庞说话间狰狞了起来。

凶光毕露。

杀机凛然。

周围的空气都压抑了起来。

但是,张辽却是似乎没有察觉一样,直视着吕布的双眼,沉声说道:

“杀了他,西凉人会视我等为仇寇,关东诸侯同样视我等为贼寇。这天下就彻底没有了我等立足之地。”

“没有了又如何?”吕布双眼一瞪,凶厉之气瞬间席卷而来,抬手指着虎牢关外,沉声说道:

“董卓能抢来的,我吕布同样能抢。十八镇诸侯又如何?我吕布视之为猪狗,谁敢多言一句,我灭了他们就是。”

霸道的话语声里,吕布仗戟而立,下巴高高的扬起,高昂的剑眉下面,一双眼眸闪烁着火焰一样的光芒。

纵然此刻一身的狼狈,但是全身上下却是散发出了一股浓浓的桀骜之气。

但是,对面的张辽却是猛的一震,望着面前的吕布,徒然间感觉到了一股陌生。

纵然当初吕布杀了刺史丁原之后,他也没有感觉到这样的陌生。

可是,此刻吕布的面孔还是当年那个熟悉的面孔,张辽却是感觉面前的吕布分外的陌生。

若不是知道不可能,他都以为面前的吕布是其他人假扮的。

更让张辽惊骇的却是此刻在吕布眼里看到的东西。

那是名为野心的东西!

这样的东西,他曾经从丁原的眼中见过,也从董卓的眼中见过,此刻更是在吕布的眼中再次看见。

野心?

野心。

这才多久时间,吕布竟然同样生出了野心。

这一刻的吕布,徒然让张辽从心底感觉到了陌生,心中也不知道是悲哀还是难过的低叹了一声。

“奉先变了!!!”

“权势真的就如此的醉人吗?竟然连奉先这样的世之虓虎都不能免俗?”

这天下改变的不光是丁原,也不光是董卓,更是还有面前的吕布。

“可这天下,已经够乱了啊……”

一瞬间,张辽的心中生出了一股悲意。

难道这天下还不够乱?

天下黎庶几时才能复得安宁?

没有人能够理解他们这些生活在边疆的人,对于天下安宁有着怎样的执念。

曾几何时,张辽以为吕布也与他们一样,能够用天赐的勇武,还天下安宁。

可是现在看来却是他错了。

吕布选择了一条,他看不到未来的路。

顿时,张辽的心如死灰,彻底没有了与吕布继续说下去的心思,可是念着虎牢关内的数万并人,张辽还是忍不住说道:

“太师方才已经怒极,李傕统帅飞熊寸步不离,奉先好自为之。”

言罢,张辽一摆身上的盔甲,当即闪到一边,让开了道路,侧头回望了吕布一眼,旋即按着腰间的缳首刀向着边上走去。

吕布闻言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听着耳边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丝毫没有转头的打算。

良久,吕布握着手中的方天画戟一紧,口中嘿然一声冷笑,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人心中惊惧。

旋即,吕布提着长戟就向着董卓所在的位置大步走了过去,一双眼睛却是越加明亮,心中一个念头前所未有的清晰。

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岂可郁郁居于人下!

张辽不懂。

可他吕布见过了太多的死人,无论是丁原还是董卓,都只是将并人当做手中的刀剑。

想要活的自在,活出一个人样,就只有靠自己。

想到这些,吕布不在停留,提着方天画戟就向着董卓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可他的身后,城墙阁楼拐角一处,张辽猛的从背后闪身出来,望着逐渐远去的吕布背影,双眼幽幽。

“奉先,非我不懂?可这天下实乃世家之天下,似我等毫无出身的武人,除了太师,天下已经没有正眼看我们的人啦!!!”

“董卓虽然暴虐,然则当初也是当世人杰,此等人物都蛰伏三十年方才乘风而起,吾等……”

说道这里,张辽满是寂寥的摇了摇头,旋即按着腰间的缳首刀,向着自己麾下驻守的城墙所在走了过去。

“身为武人自当为国家开疆拓土,奠万世之安宁。若为安宁故,就是被人当做鹰犬驱策又如何?”

张辽非是不愿意跟随吕布,而是此刻他知道吕布选择的道路是错的。

思索间,张辽按着腰间的缳首刀,向着城墙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他已经听到了轰鸣如雷的战鼓声,以及那山呼海啸的联军士卒。

天下纷扰,何得安宁?

安宁。

安宁啊!

……

而与此同时,吕布杀气凛然的走向了城关上的董卓。

踏踏踏——

沉重的脚步声里,无穷的杀机凝聚在吕布的胸膛处,胸膛起伏间,鼻息都似乎要闻到一股血腥味道。

忽然,噌啷一声,数柄长戟猛的架在了一起,牢牢的挡在了吕布的面前。

数名膀大腰圆的飞熊士卒面无表情的望着吕布,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拦着的是世之虓虎。

“放肆!吕布,你竟然在太师面前目露狰狞,你是想死吗?”

李傕暴怒的呵斥声猛的响起,说话间更是手按在了腰间的缳首刀上,而周围的飞熊士卒们则是刷刷的放平了武器,齐齐的对准了吕布。

如潮的杀意疯狂的涌向吕布。

冰冷、渗人。

甚至,一双双眼眸之中完全没有了感情一样,直勾勾的盯着吕布,看的吕布徒然间一醒,眼中的凶戾之色少了些许。

“你——”吕布眼眸一眯,收敛的凶光猛然绽放,杀气眼中一闪,握着方天画戟就要砍死面前的李傕。

李傕毫不退缩的怒目而视,一只手已经搭在了腰间的缳首刀上。

正此时,被众人围拢在最中间的董卓突然间发话。

“让吾儿奉先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