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谋将我主公是曹孟德 (全本小说) 田信曹操 全文免费阅读

说话间。

却见,一名身高体壮的武将,身穿赤红甲胄,手中提着一柄寒光闪烁的三尖刀正从边沿踏步走来。

踏踏踏——

步履沉重。

身上鱼鳞铁铠上的甲叶随着步伐碰撞,带起阵阵铿锵声。

“无名鼠辈,也敢在此犬吠!”来人及至近前,冷哼一声,冷眼一扫,却是脚步不停的向着前面大帐走了过去。

根本就懒得多看田信一眼。

田信的双眼猛的一眯,握着长戟的手一紧,咯咯作响。

正此时,边上的曹操却是按住他的手,旋即声音传来:

“孝先勿恼,此人乃是后将军袁术麾下大将纪灵,身有勇力,仗着手中一杆五十多斤的三尖刀,素来蛮横。”

说到这里,曹操面上也露出了一丝苦笑,对着田信说道:

“别说是孝先了,就是我他也不放在眼中,跟他主公袁公路都一样目中无人。但此人也确实勇武。”

田信闻言,眼中却是闪过一道了然,口中却道:“本事不大,口气不小。他日若撞我手,一合便取其首级。”

这纪灵他脑海之中有些印象,最后似乎是被张飞十回合不到就被刺下马。

当然,那是三国演义里面的场面,真实历史上的纪灵如何,田信自然是不知晓。

但是,四五十斤的兵器在他的眼中就是个笑话。

关羽的偃月刀都重八十二斤。

更不要说此刻身俱万斤神力的他,真要是称手的兵器也必定是在百斤之上,才能彻底将他一身的神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田信的声音虽淡,但是却掩饰不了其中的凶厉。

边上的曹操闻言却是吓了一跳,以为田信马上就要去杀纪灵,这可如何使得?

当即,曹操就急忙说道:

“孝先切勿恼怒,孝先本事我深知,何必跟此人一般见识。杀他事小,惹恼袁术却事大。若杀了纪灵,袁术必不干休。眼下国贼董卓未除,我等还是以大事为重。”

他的心中却是同样也在暗暗咂舌,乖乖,纪灵都挡不住孝先一合吗?

他有些不信,纪灵怎么说也是出了名的勇武,但是更多的却是惊喜。

此刻,曹操根本就不知道即将到来的乱世究竟会有多少凶猛的武将。

纪灵这样的武将,若不是跟随袁术,必定是连名字都不会留下。

田信闻言压下了心中的杀意,他虽然恼怒纪灵,却也知道曹操的话语是为了他好。

旋即,田信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曹操拱手道:

“主公所言极是,当前还是以大事为重,我田信这点气量还是有的。”

说到这里,田信仗戟而立,语气铿锵的说道:

“况且他日我田信必是天下第一将,便是强如吕布都注定是我手下败将。岂会在乎区区蠢物!”

曹操闻言顿时一怔,他原本还想要安慰田信一番,哪曾想反倒是从田信口中听到如此豪言壮语。

吕布之勇,曹操可是亲自体会过,世人难敌。

可是……

曹操想到田信手托巨石的场面,心中一动,如果是孝先的话,说不定真有可能打败吕布?

旋即,曹操就将这样的念头压在了心底,带着田信就走进了前面的大帐。

此刻,大帐内诸侯只有寥寥数人,十八路诸侯还没有全部抵达。

曹操刚一进入大帐,顿时帐内左首位上的袁绍就站了起来,高声说道:“孟德何来之迟?”

边上,留着三缕胡须的袁术却是坐在原位,随意的拱拱手:“孟德,别来无恙乎?”

曹操拱手与他们二人见礼:“本初兄、公路兄!”

说话间,三人各自安座,立刻就有侍立的仆人们奉上了酒水瓜果。

田信手提长戟的站在曹操的身后。

他身上穿着曹操的铠甲,袁绍扫了其面容一眼,旋即就不再理会,将其当成了跟随曹操历练的曹家后辈。

袁绍三人之间相互聊着。

而田信却是面无表情的看向了对面的纪灵,后者不屑一笑,旋即眼高于顶的无视。

田信心中也不恼,在他的心中纪灵已经是个死人。

而随着曹操的到来,其余十八路诸侯各领文官武将,兵马多少不等,有三万者,有一二万者,陆续进抵酸枣。

一时间,整座联军大营风起云涌,煞气冲天,乌压压的大军结阵连营两百多里。

最后抵达的却是北平太守公孙瓒,统领精兵一万五千,声势颇为浩大。

众人出帐前迎,遥见一白马将军引着数骑而来。

一众诸侯当即上前与公孙瓒见礼,相互客套间,众人重新进入大帐,各自落座。

田信却是望着公孙瓒后面的刘关张三兄弟,双眼之中闪过一道精光。

对面的关羽和张飞似有所感的看了过来,目露疑惑,旋即关羽点了点身边的刘备。

“大哥可是与对面那员小将有旧,其自从我等而来,一直注视我等。”

刘备闻言,面带疑惑的看了过去,望着身穿甲胄的田信,眉头一皱,低声道:“观其甲胄,定是曹公官宦家子弟。但我却并不认识。”

恰在此时,三人却见对面的田信却是抬手朝着他们遥遥一礼。

顿时,三人受宠若惊的连忙拱手回礼。

他们三人可都清楚,能够进入此间大帐的人,身份俱都不俗。

曹操在边上看见,低声疑惑的问道:“孝先可是与白马将军麾下有旧?”

田信压下心中兴奋,沉声说道:“我观白马将军身后三人样貌不俗,尤其黑面与红脸者,都是万人敌,乃吾之敌手!主公若能收服,破董卓易而。”

田信是见猎心喜。

那毕竟是张飞和关羽。

三国之中武力排在前面的武将。

“哦?”曹操当即大吃一惊,抬眼仔细的打量向了刘备三人。

却见,三人中间一人白面、短须,双臂过膝,于此间里,一众诸侯环伺之中,却是依旧一派从容。

左侧一人面如重枣,卧蚕眉下丹凤眼微眯,单手捋长髯,气势岿然如山。

右侧之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黑脸带煞,眉宇张扬间有桀骜之气扑面而来。

“此三人,果真俱都不凡!”曹操惊叹一声,心中顿时有了收为己用的意思。

恰此刻众人安座,曹操端起酒觞站起来沉声说道:

“我观太守身后三人俱都不凡,今天下离乱,正是英雄奋起之时。敢问太守,此何人也?”

说话间,曹操的酒觞更是朝着刘备三人示意。

公孙瓒闻言,当即哈哈一笑,拉着身后刘备之手就说道:“此乃吾同舍兄弟,平原令刘备是也。”

曹操顿时眼前一亮,说道:“可是昔年大破黄巾的刘玄德?”

“正是。”公孙瓒拍手赞叹一声,旋即继续说道:“玄德乃中山靖王之后,汉室宗亲。”

此话一出,大帐内所有人顿时高看了刘备一眼,袁绍更是开口吩咐道:“既是汉室宗亲,取坐来。”

言罢,袁绍看向刘备道:“非是敬你名爵,乃是敬你汉室宗亲。”

话音刚落,当即就有一名仆从在末尾添上一席,刘备谦逊拱手一礼坐下,关羽和张飞叉手立在其后。

同为汉室宗亲的刘岱见此,却是撇了撇嘴。

中山靖王是出了名的能生,光是儿子加起来都超过百人,到了刘备这里都不知道隔了多少代,算的是哪门子的汉室宗亲。

当即,他就出言讥讽道:“玄德跟随公孙太守此来,定是为除国贼董贼,不知道带兵马几何?莫不是身后两人?”

却是刘岱看的分明,刘备身后两人虽然容貌异常,但却是小卒打扮,定然是手下无人。

此话一出,帐内哄笑声起。

“为国除贼,忠义为先,岂在人多!”刘备却是面不改色的拱手,接着拉着身旁张飞和关羽说道:

“吾之两位义弟,皆乃万人敌。有此两人足抵千军万马。”

此话一出,顿时帐内众人色变。

刘岱更是涨红了面庞,刘备的话语简直就差指着他说他的人全都是酒囊饭袋了。

简直忍不了。

当即,刘岱就拍案而起,张嘴喝骂:“竖子……”

但是关羽和张飞却是齐齐的看了过去,冰冷的杀气瞬间让刘岱如坠冰窟,僵在了原地。

正此时,一道冷笑响起。

“嘿,万人敌?”

袁术满是讥讽的望着刘关张三人,口中说道:“你们两个是万人敌?那边还有一个败尽天下英雄的狂徒?今天可真是开了眼界了。”

说话间,袁术的目光却是扫向了曹操后面的田信,言语中的讥讽之意,就是傻子都听的出来。

见此,众人全都将目光看向了田信,又看向了曹操,目光之中闪过怪异之色。

败尽天下英雄?

这可比万人敌还狂。

刘备闻言一窒,关羽都忍不住睁大了眼睛,张飞的眼睛更是瞪大如铜铃,口中嘀咕一声:

“这比俺还狂啊……”

但是,被众人注视的田信却是冷笑一声:“你若不信,大可上来领死。”

袁术面上冷笑僵硬,旋即勃然大怒。

可是,比他更加愤怒的却是身后一直站着的纪灵。

“放肆!”说话间,纪灵就提着三尖刀跳将了出来,指着田信怒斥道:“竖子,敢对袁公无礼,找死!”

“嘿!”田信冷笑一声,也不见如何动作,原本竖立的九尺长戟就已经被提在了手中,猛的暴喝:

“土鸡瓦狗,怕你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