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谋将我主公是曹孟德小说 田信曹操 完本阅读

“战!战!战!”

黑压压的士卒高举着兵器狂吼,哨塔上的士卒们更是不断的舞动旗帜。

一时间,呼声雷动,士气冲天,刺激的所有人都涨红了面庞,目光死死的盯着场中间。

场上,田信与纪灵同一时间打马冲向了对方。

“杀!”

纪灵挥舞三尖刀,踢打战马杀向田信,这一次他打起了百分之两百的精神。

胯下的黑色宝马踩踏地面,宛如黑色闪电一般,带起了无与伦比的冲击力。

劲风呼啸扑面,马后卷起尘土。

一骑绝尘。

纪灵面皮颤动,狰狞的笑容重新浮现在了面庞上,双眼赤红如光。

这一刻,纪灵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与之前判若两人,威猛的气势宛如猛虎出笼,手中的三尖刀探出,快若惊雷。

死。

“死!”

纪灵一声爆吼,宛如金刚怒目,气势不凡,引动的周围士卒们更是声嘶力竭的狂吼。

“吼!吼!吼!!”

田信的心也在此刻跟着躁动了起来,热血在胸膛之中翻涌。

这纪灵蛮横,确实有他蛮横的资本。

可惜,却是到此为止了。

换了宝马的纪灵虽然速度提升,但是在田信的眼中却还是那么的缓慢。

充其量就是按了一倍的快进。

“呼——”

田信深吸了一口气,手中的长戟猛的冲着纪灵的三尖刀捅了过去,冰冷的寒芒在戟尖绽放。

空气嘶嘶作响。

隔得远的感觉不到,但是近在咫尺的纪灵却是后颈上的汗毛瞬间倒竖,头皮发麻紧皱到了极致,眼中的瞳孔更是瞬间就缩成了针尖。

要败?

要死。

死就死吧!

纪灵目眦欲裂,心中一横,口中轰然吐气一声:“一起……”

说话间,一股强横的力量忽然间就从四肢百骸流淌而出,手臂上的肌肉隆起了一寸。

刺啦、刺啦的声音里,甲胄下的衣袍瞬间破裂,整个人宛如膨胀了一圈一样。

手中的三尖刀不退反进的朝着田信劈砍了过去。

“……死吧!”

话音都还没有完全的绽放,但是手中的三尖刀却是已经和长戟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砰的一声。

火花迸溅。

一声暴鸣在场中响起,但此刻却是大音希声,根本就没有传递出去。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变的慢了。

所有的人瞪大了眼睛。

挡住了?

“挡住了?”纪灵的心中一喜。

但是,下一刻一股惊涛骇浪的力量顺着三尖刀涌了过来。

三尖刀猛的弯折而回,撞在了他的甲胄上,纪灵瞬间就被打飞了出去,翻滚间在地面上飞出了十多米。

尘土飞扬间,场上的宝马发出了一声长嘶,惊的人立而起,旋即就站在原地开始了打晃。

但是,田信此刻却是没有丝毫的停顿,手中长戟一拍战马,向着飞出的纪灵杀了过去。

“纪灵死来!”

双目凶厉,气势如龙。

凛凛模样让直面他冲锋的士卒们下意识的一声惊呼,生出了转身就逃的想法,而后面的士卒却是齐齐的欢呼了起来。

“彩!”

山呼海啸的声音里,田信宛如天神一般前冲。

而地上的纪灵却是从地上吐血的爬了起来,头盔滚落,披头散发,甲胄破裂,身上的衣衫更是碎成了碎布。

此刻,他更是全身颤抖的抬起双手,鲜血顺着破裂的虎口滴落地面,手中提着的三尖刀已经扭曲成了‘U’形。

若不是镔铁打造的武器,此刻早就断裂。

但即便如此。

纪灵望着冲击而来的田信,摇摇晃晃间,口中怨毒的嘶吼一声:“噗……竖……子……”

田信双眼一眯,杀气爆发:“找死!!”

声如霹雳。

人马如龙。

手中长戟如同狂蟒甩尾一般,凶猛无比的朝着纪灵的头颅抽了过去。

“戟下留人。”

“田信敢尔!!!”

两道声音同时间响起。

一雄浑,一尖锐。

但是田信却是丝毫没有理会,手中的九尺长戟不退反进的加速朝着纪灵抽了过去。

嘶嘶作响中,这一下已经用了全力,一下就能将纪灵抽爆。

纪灵浑身僵硬,全如坠冰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戟携裹大势当头抽过来。

“啊……啊……啊……”

拉长的喊声尖锐而恐惧,纪灵苍白的面庞都扭曲的不似人脸,面庞都在颤抖。

忽然。

田信全身汗毛一竖,眼底有寒光闪过,目光猛的看向了纪灵身后。

一道高大的黑影猛的从人群中撞出,一杆丈八蛇矛如同毒蛇吐杏一样擦着纪灵的头颅,径直点向了田信的长戟。

空气嘶嘶作响。

噹的一声爆响。

两人的武器瞬间擦着纪灵的头颅刮过,带起点点血腥间,战马长嘶间,两道人影各奔东西,呼啸的劲风将原地站立的纪灵带倒在地。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间。

等到尘埃落地,周围观战的人才终于是反应了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旋即哗然。

“嘶!挡住了?他竟然挡住了,他挡住了田信啊!”

“天啊,这个黑汉子竟然挡住了田信!!!”

“嘶!!此人是谁?”

“若是没有这黑壮汉,纪灵将军就要死啊……”

“这黑汉子看着就不弱啊,说不定能打败田信啊。”

顿时,哗然的声音渐渐的低沉了下去,所有的人目光紧紧的看向了场中。

此刻,校场中间。

田信调转马头,到提着手中的长戟,面无表情的看向了对面豹头环眼的黑汉,冷漠吐言:

“为何阻我?”

胸膛起伏间,田信双眼杀机凛然,纪灵他杀定了,谁挡谁死!

“好大的力气!”对面的张飞却是咧嘴一笑,说话间双眼不屑的扫了一眼纪灵,丈八蛇矛一抬,粗豪的声音响彻:

“他虽然是个废物,但却不能死在这里。你若战,我燕人张飞陪你一战!!!”

张飞声音洪亮如同雷霆,说话间铜铃似的双眼发亮,丈八蛇矛提起,胯下的战马更是不断的在地面摩擦四蹄。

田信闻言,握着长戟的手逐渐的握紧,身下的战马也感觉到田信的杀机,前蹄踏地,口中不断的打着噗噗的响鼻。

正此时,被人遗忘的纪灵却是猛的开口:“张飞,你敢辱我?”

双眼通红,眼角流血不止。

纪灵现在已经是彻底的癫狂了。

输了。

一败涂地。

但是,现在却是随便冒出来一个黑汉,也敢辱他?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辱我?”

说话间,纪灵就要提着手中弯曲的三尖刀要去与张飞厮杀,但下一刻耳边风声呼啸。

一道冷哼却是先一步传来。

纪灵闻声转头。

却见,一柄青色的刀刃在他的面前放大,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就已经被拍飞,撞翻在人群之中。

噗的一口吐出鲜血,纪灵双眼瞪大,怨毒瞪着骑马而来的红脸汉子。

“你……”

却见,关羽一双凤眼眯起,单手捋须,冷冷的吐出一句话:“插标卖首之辈,滚!”

杀气扑面而来。

纪灵一口逆血没有忍住,瞬间就从口中吐出来,两眼一翻,晕倒在了士卒怀中。

但是,此刻却是已经没有人去注意纪灵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望向了场上的三人。

一股无形的气势逐渐在校场中弥漫,观战的士卒渐渐抿紧了嘴皮。

场中间,张飞猛的抬起手中丈八长矛,怒目圆瞪,口出霹雳:

“战!”

一声冷喝,两道人影瞬间冲向了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