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战少的神秘妻江芸媚战枭城章节免费阅读

江芸媚的猜测没有错,第二天中午,就有人找上门来。

彼时,孙景飒正在工作室里忙碌,年轻帅气的男秘书敲了敲门,恭敬说道:“孙总,有人找您。”

“不见!”

孙景飒下了决定,哪怕是天王老子来,她也不见,让战枭城这王八蛋吃屎去吧!

男秘书一脸为难站在门口,犹豫说道:“对方说,您不见也没关系,他就一直在外面等您,等到您愿意见他为止。”

“那就让他等,等到死吧!”

孙景飒咬牙说道,战枭城派来的狗腿子还真是尽职尽责,锲而不舍的精神真是惊天地泣鬼神。

但很快,孙景飒就有点崩溃了。

当她去卫生间时,路过门口时,看到身形高大又壮实的年轻男人正站在门口对着她笑。

然后,他就很自觉的跟在她后面,一直跟到卫生间门口。

“怎么?要一起进去参观女卫生间吗?”

忍无可忍的孙景飒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男人咬牙问道。

“您要是不介意,我也是可以的。”

男人笑,一口白牙很是晃眼,看得孙景飒心里更来气。

“可以你大爷个腿!死变态!”孙景飒骂完,自顾自进了卫生间里。

磨磨蹭蹭一番之后出来,只见男人就那么直挺挺站在女卫生间门口,像是个尽职尽责的厕所神。

孙景飒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这男人的脸是橡皮做的吗?

“你,你,你,你跟我进来吧!”

当看着下属们看热闹似的凑在门口往这边张望时,孙景飒终于被打败,她扶额叹息,示意这男人跟她进办公室。

真是,战枭城的一条好狗啊!

“你好,孙小姐,这是我的名片!”

进了办公室,男人二话不说就先递上名片来,奈何孙景飒现在一听到名片就害怕,她后退几步并不去接那名片。

“有事说事,我又没问你是谁。”

男人对孙景飒这不友好的态度毫不在意,他依然笑到露出一口白牙。

“孙小姐你好,我叫武三河,是战氏集团总裁办公室的秘书。”

武三河?

孙景飒对这个名字是有印象的,江芸媚先前提过几句,说战枭城身边有个随从叫三河,敢情就是这个人咯?

“我的来意想必您也是知道的,请问,贵公司的‘美人’是不是真名叫江芸媚?”

三河知道自己兜圈子没用,索性也不绕弯,一开口就直奔主题。

“与你有毛线关系?我们公司的人轮得着你打听?怎么,战氏集团想挖墙角?”

孙景飒的语气很冲,尤其是想到战枭城对江芸媚的那些伤害,她就更生气,生气到想将这个三河摁在地上狠狠揍一顿。

谁让他是战枭城的属下呢?

“想必您也知道江小姐与我们总裁的关系,所以我今儿个前来,是遵照我们总裁的吩咐,来探望江小姐的。”

三河站在那里,恭敬说道。

“她现在好得很,能吃能睡吃嘛嘛香的,不用你家总裁惦记!”

孙景飒不耐烦说道,这男人还真是有意思,还这么不要脸来说探望?探望你奶奶个腿哟!

三河上前了几步,又说道:“我专门向妇产科医生打听过了,孕妇嘴挑,所以您看需不需要我给江小姐安排个厨师,专门照顾她的饮食?”

“安排个厨师?怎么,你觉得我的手艺伺候不了孕妇?你这人真是不要脸,她和你有关系吗?轮得着你来照顾她吗?怎么,你家总裁被他的白月光甩了吗?”

孙景飒嗤笑说道,这武三河真不愧是战枭城的人,自以为是,让人讨厌!

说罢,孙景飒看着三河眯眼警告:“我告诉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就通知保安了!”

本以为三河还要纠缠不清,但谁知道她这话一说完,三河竟然很是爽快答应了。

“好的,那我就不打扰您了,我们回头再见。”

三河笑着对孙景飒颔首,彬彬有礼的告辞离去,留下一脸懵逼的孙景飒。

不是,他就这么走了吗?就,就守了一早上,就为听她几句骂?这怕是个心里不正常的受虐狂吧?

从离开孙景飒的办公室到进电梯,三河一直都保持着冷静,只是那上扬的嘴角怎么都压不住。

下了电梯直奔停车场,当他关上车门的刹那,他那副冷静模样就破功了。

这个孙景飒看上去风风火火,其实是个没心眼的耿直少年,他三言两语间,就将她的话都套了出来。

他笑得嘴角都快咧到耳后根,找到手机就拨通了战枭城的电话。

“总裁,查清楚了,‘美人’确实就是江……江小姐,而且她与腹中孩子都很好。”

那边,战枭城坐在办公室里,一边接着电话,一边面无表情看着坐在他对面哭泣的柳潇潇。

“我知道了,你回来后再细说,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处理。”

挂了电话,他皱眉看着柳潇潇,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柳潇潇哭得梨花带雨,她哀哀看着战枭城,说道:“为什么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都能得到你的金名片,而我,陪伴你这么多年,却什么都没有?”

“你想要什么?金名片?是你想要呢,还是你家想要呢?”

战枭城面无表情看着柳潇潇,声音很冷,很凉薄。

“我……我不是想要金名片,阿城哥哥,我就是害怕,害怕刚走了一个江芸媚,你又弄来一个什么‘美人’。”

顿了顿,柳潇潇含泪看着战枭城,哽咽说道:“你是不是看上那个‘美人’了?你是不是又想让她做你的情妇?”

战枭城不说话,只看着柳潇潇。

“阿城哥哥,我,我也愿意做你的情妇,只要你愿意,现在我就能伺候你,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说着,柳潇潇竟然站起身来,颤抖着手解开扣子,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连衣裙。

她背光而立,颤巍巍的双臂护在心口,泫泪欲滴看着战枭城,那道新伤疤很是刺目。

“别的女人能做的事情,我也能做,别的女人能给你的快乐,我也能给,阿城哥哥,让我做你的女人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