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战少的神秘妻江芸媚战枭城阅读

江芸媚进了北屋,就直接脱衣服洗漱。

她觉得脏,觉得沾染了江家气息后,需要好好洗个澡来让自己平静。

做了江家二十年的女儿,面对这样无情无义的父母,她心里说不生气那是假的,可是,现在的她已经变得强大,已经不再轻易被他们所左右。

战枭城走进北屋,就看到扔了一地的衣服,与浴室里淅沥沥的水声。

“小姐在洗澡,战少您稍等片刻。”

云怀舟看到战枭城进来,恭敬说道。

“无妨,我等她就是了,她情绪怎么样?没有不高兴吧?”

坐在窗口的藤椅上,战枭城看着云怀舟问道。

云怀舟正要回答,只听战枭城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掏出手机,看到来电号码时,战枭城站起身来,扫过浴室的方向,里面,水声已经停止了。

他犹豫片刻,拿着手机快步走出去。

电话是柳潇潇打来的,战枭城走到院子里,接起了电话。

还未说话,只听那端就传来柳潇潇痛苦的哀嚎,她一声声呼救,一声声痛苦哭泣,听着语调,并不是像是装的。

而那端隐约还传来其他人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对柳潇潇施暴。

“爸爸妈妈,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啊……”

“我为了讨好你们,已经辜负了阿城哥哥,你们现在还想要我的命……”

话到这里,那端忽然传来一声惊呼。

“她打电话求救了,快,快挂电话!”

这声音说罢,电话忽然就被挂断,以至于战枭城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他是知道柳潇潇处境的。

自打那一日从战家奄奄一息离开后,就成了柳家的弃子,她无家可归,只能找了处破旧小区栖身,情况可谓是狼狈至极。

但现在,从柳潇潇这断断续续的话里,透露的信息是,柳家打算对柳潇潇下死手,打算赶尽杀绝。

意识到这一点,战枭城几乎没有犹豫。

不管柳潇潇做了什么,可她罪不至死,就算看在当初那一颗糖的份上,他也不能放任不管。

他回头望向北屋卧室,只见江芸媚的身影在灯光的照射下,投影在窗户上,小腹微微凸起,曲线依然优美。

犹豫片刻,他没有进屋,而是转身快步离开了战家。

“三河,马上将柳潇潇现在的住址发给我,然后你也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那里,她可能遇到危险了。”

这边,江芸媚洗完澡出来,在敞开的窗户里,只来得及看到战枭城匆忙离去的身影。

“他这是……怎么了?”

江芸媚望向云怀舟,眼神疑惑。

云怀舟摇了摇头,说道:“刚才你洗澡时,战少还说等你,但期间接了电话,就离开了,可能,可能公司有什么重要事情吧。”

重要事情?公司?

望向墙上的挂钟,已经晚上十一点钟了,偌大一个战氏集团,几万号的员工,还有需要战枭城半夜三更去处理的事情吗?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陌生的女佣进来,对着江芸媚恭敬行礼。

“江小姐,战少让我转告您,说今晚不用等他了,柳小姐那边出了事,他必须得过去一趟。”

柳小姐?柳潇潇?

江芸媚眉毛微微挑起,眼底闪过一抹嘲讽。

“柳小姐出什么事情了?你知道吗?”

女佣摇了摇头:“战少没说,只说柳小姐情况危急,他必须得过去,所以您早些休息吧。”

遣退了女佣,江芸媚看着云怀舟。

“怀舟,这事儿你怎么看?”

“必定是柳潇潇又在作妖,故意骗战少过去的。”

提及柳潇潇,云怀舟几乎是咬牙切齿,眼底满是厌恶之情。

江芸媚摇了摇头,指着那离开的女佣。

“我是说,这个突如其来的女佣,你就没觉得有问题吗?”

她冷冷一笑,说道:“战枭城又不与我同住,他夜不归宿也犯不着专门遣人来告诉我,而且,还说得这么详细?啧,你觉得这是战枭城的性格吗?”

听到这话,云怀舟脸色微变。

“所以您怀疑,这个女佣有问题?”

江芸媚懒洋洋靠在贵妃榻上,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

“她是不是柳潇潇的人不知道,但起码,她绝对不是我的人,这年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很正常。”

云怀舟咬牙:“我现在就将这女佣抓回来,我还就不信撬不开她的嘴。”

这边,战枭城与三河同时抵达了柳潇潇所在的楼下。

三河早到几分钟,但他并没有进去,一直在楼下等战枭城。

“总裁,您这……江小姐不会生气吗?”

换位思考,若是自家老婆半夜三更为别的男人而离家,自己大概也是会气死的。

当然,前提是他得有老婆!

听到这话,战枭城微微犹豫了几秒钟,但很快,他就笑了,笑容有些苦涩,带着自嘲。

“你觉得她会吃醋吗?从最开始,她就摆明了自己的身份,她甚至还大方说会善待柳潇潇的。”

三河:“……”

总裁好可怜哦,这么牛哄哄的一个大佬,向来都是女人仰视他的,他何曾被女人无视过?

看来,江芸媚果然是他的克星!

“我倒是盼着她能生气,她能吃醋,只是那不可能的,这个女人,根本没有心!”

战枭城一边往楼上走去,一边无奈感慨。

遇到这个女人,真不知道是自己幸运还是倒霉,但不管怎么样,这辈子都甩不掉了,或者,是他离不开了。

柳潇潇住在五楼,这是老小区,没有电梯,楼道里一片漆黑,带着发霉的气息,让人有些喘不上气来。

很快,俩人站在门口,三河抬手敲了敲门。

“柳小姐?你在家吗?”

里面并没有人回答,只隐约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连着敲了好几次门,又等待了好几分钟,却始终没有人来开门。

三河望向战枭城:“总裁,要不要找开锁公司?”

“直接破门而入啊,她应该在里面。”

战枭城眉头紧紧皱起,他抬脚踹了过去,一脚下去,那本就老旧的门顿时被踹开。

灯火通明的客厅里,只见柳潇潇脸色他苍白躺在地上,身下一滩鲜血蜿蜒开来,格外的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