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少的神秘妻全文小说江芸媚战枭城免费阅读

江瑾萱这一句话吼出口,现场忽然变得一片死寂,孙景飒与云怀舟皆是望向江芸媚。

然而江芸媚却是一脸平静,甚至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她盯着江瑾萱的眼,一字一顿说道:“那太好了,我骨子里没有流淌着江家的血,那是我的幸运。”

“你,你这个疯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江瑾萱一时没反应过来这番话的意思,她死死盯着江芸媚的眼睛问道。

江芸媚依然在笑,却笑得很冷。

“我的意思就是,江家的血脉实在太肮脏了,肮脏到让我觉得自己都是脏的,但今天听你这么一说,我忽然就觉得解脱了,幸好,我是你妈捡来的。”

盯着江瑾萱的脸,江芸媚一字一顿说道:“你呢,也别洗脸,就这副模样回家去见滕萍与江正华,然后将我的话一字不落告诉他们,知道吗?”

说罢,江芸媚挥手,示意云怀舟把江瑾萱丢出去。

战枭城一直都坐在角落里没有动,他冷眼看着江瑾萱被云怀舟踹得满脸是血,脸色很是难看。

三河不敢说话,只坐在对面,努力让自己变成空气。

因为只有三河知道,这个看上去战无不胜无所惧怕的战枭城,心底也始终扎着一根刺,这么多年,始终都没拔出来。

而这根刺,就是战枭城的过往。

整个北城的人都知道战枭城是任清的小儿子,是战连城的弟弟,他们一母同胞,却只因为战连城自小身体虚弱而更受宠一些。

在两年之前,所有人都以为战连城要继承战家产业,但没料到,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忽然出了一场车祸,虽侥幸捡回一条命,却双腿残废,已然成了个废人。

同时,原本不受宠的小儿子战枭城横空出世,以凌厉强势的手段夺取战氏集团总裁的位置,并在极短时间内坐稳了这个位置。

外界谣言四起,都将战连城车祸的原因归咎在战枭城身上,是,所有人都认定战枭城是残害亲生哥哥的凶手,包括亲生母亲任清,亲自报了警,指认战枭城是车祸的幕后指使者。

当然,警方在经过缜密调查后,确定那起车祸只是意外,但战枭城心狠手辣戕害亲哥哥的罪名,早已无法甩脱了。

战枭城也从未解释过,他只是变得更加沉默,更加手段狠厉,那些不顺从他的人,从来都没有好下场。

此时此刻,江芸媚的处境与当初的战枭城何其相似。

都是被家人欺辱抛弃,都是被亲情这把利刃一次次捅到了心底最痛的地方。

江瑾萱对江芸媚说的话,战连城又何尝没对战枭城说过。

三河记得清楚,就是在战枭城刚坐上战氏集团总裁没多久,战连城坐在轮椅上闯进会议室。

他指着战枭城的鼻子破口大骂。

“你这个野种,你这个生母不详的野种,你就是我爸一夜风流的产物,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呼风唤雨,这个位置,本该是我的!”

当时的战枭城也是用那种阴森冰冷的眼神看着战连城,嘴角带着笑,却笑得那么阴鸷,像是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魔鬼。

“说完了吗?说完的话,就给我滚出去,你这个站不起来的废物!”

后来,战枭城就成了整个北城谁都不敢惹的人物,即使他名声很臭,即使背后那么多人骂他是杀人凶手,但不得不说,这种身份省去了许多事,起码,那些人在恨他的同时,都很怕他。

“三河。”

战枭城的声音,将三河从回忆中唤出来。

他忙站起身来说道:“总裁,我在。”

“我记得,去年给了江氏集团三个项目,而且还给了他们五个亿的投资,是吗?”

三河恭敬回答:“是,当时您说,看在江小姐的面子上,不能太亏待江家,不能看着江氏集团破产,所以就帮了他们一把。”

“但现在,你觉得江氏集团还有继续资助的必要吗?既然江芸媚都不再是江家的人了,那我帮江氏集团还有什么意义?”

战枭城冷声说道,他眯着眼睛望向被云怀舟拖出去的江瑾萱,像是一条被惹怒的毒蛇,正丝丝吐着芯子。

听到这话,三河心中了然。

“是,我马上就安排,中断项目,撤回投资。”

战枭城冷冷“嗯”了声,没再说什么,只看着江芸媚那张脸。

她明明一直在笑,只是那笑容为什么如此让人心疼呢?她的笑未达眼底,那双清澈的眼眸中,此刻盛满了悲凉与痛楚。

“走吧,飒飒,我累了,我想回家休息。”

江芸媚站起身来,声音微微沙哑。

“媚媚,你别听那女人胡说八道,那就说个疯子,就是嫉妒你。”

孙景飒与云怀舟各自扶着江芸媚两侧,一边往外走,一边安慰着江芸媚。

“我没事,我不生气,我只是觉得……心里有些空。”

江芸媚叹息一声说道:“从小到大,我一直很羡慕江瑾萱,为什么她什么都有,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那时候的我什么都不懂,只以为是自己做得不够好。”

说到这里,江芸媚停下了脚步,扶着桌子喘了几口气。

“于是我就拼命的讨好我父……讨好江正华与滕萍,我想,只要我听话懂事,肯定能赢得他们的欢心,肯定能让他们多看我一眼,但是有什么用呢?飒飒,你也看到了,我被他们当做礼物送上了男人的床。”

江芸媚抬起头,眯起眼睛努力不让眼眶的泪水落下。

“从前无法理解,当父母的怎么能这么狠心?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的女儿?但现在,这一切都有答案了,因为我不是他们的女儿,因为,我是他们捡来的。”

江芸媚惨然一笑,哽咽说道:“所以飒飒你说,我的父母在哪里?我的家又在哪里?我这被陌生人偷走的二十年人生,到底算什么?”

“但是飒飒啊,我又觉得很庆幸,就像刚才我说的,我庆幸自己不是江家的女儿,庆幸我骨子里没有江家的血脉,我终于能肆无忌惮去恨他们,去报复他们!”

“当年他们对我的折磨,总有一天我要加倍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