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他不是你爸章节叶晚陆煜川免费阅读

一阵手机**响起,是陆煜川的保镖打来的。

“……陆总,叶小姐来月桐庄了。”

陆煜川拿着手机,眉头一皱。

他在叶家门外安排了保镖,用来调查叶晚的底细,没想到她跑来月桐庄了。

这里一帮垃圾,只会玩女人,她来干什么!

高特助急了:“陆总,要不要去找她?”

“立刻去找……”陆煜川瞬间回过神,黑着脸冷喝:“我让你说话了?给我滚到门口去站着!这女人的死活,和我无关!”

严世杭一左一右搂着两个嫩模,醉醺醺的对人群宣布。

“今天我搞到一个漂亮妞,大家一块玩。是不是啊,表哥。”

舞池里早已群魔乱舞,一片口哨和尖叫声中,只有陆煜川冷冷睨着他。

严世杭吓得酒醒了一半,连忙推开女人赔笑:“表哥,我开个玩笑,一般的女人你哪会玩。”

严家惹得起陆家,可惹不起陆煜川。

话没说完,陆煜川便站起身,抬腿就走。

无人敢拦。

……

房间很幽静。

叶晚从桌前站起身,眸子明亮犀利。

地上倒着两名黑衣男子,已经被她用银针刺晕。

这是个圈套,桌上的茶水里下了药,只要沾一点就能乱性。

真没想到,父亲居然把她卖了!

尽管叶晚知道叶则海的无情,还是冷入骨髓。

当年母亲恐怕也是伤透了心,才义无反顾带着她回到乡下,不再回江城。

“砰”

一个带着浓重酒气的人影闯进门,向她扑来。

叶晚立刻一闪。

可她正要躲,脚下忽然一软,竟然一下子被男人压倒在床上。

叶晚抵挡着,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怎么回事,自己竟然没有力气了?

视线瞟见墙角的一个香炉。

叶神回过神,暗暗后悔。

是她疏忽了,只注意到桌上的茶水有毒,没留神熏香里也下了药。

父亲这么用心,是铁了心把她送给男人当玩物。

愤怒、心寒、屈辱……交织在一起,叶晚心寒至极,咬紧牙关,拼命抵挡。

她认出,这人是严世杭,已经喝得烂醉,浑身酒气。

“哧……”

严世杭一把撕掉叶晚的裙子,若隐若现,顿时狂性大发,疯狗一样扑上来。

“滚!”

叶晚抬腿踢去,但一点力道也没有,反而被严世杭抓住小腿。

她恶心得要命,一脚踢开,心脏怦怦直跳。

满屋的甜香让她浑身发软,要是再纠缠下去,今晚就危险了。

叶晚一翻身,飞快的拿出手机。

“X,我遇到麻烦了……”

刚按下发送键,严世杭就一把夺过手机,扔到墙上砸得粉碎,狞笑着扑上来。

“你家把你送给我玩,谁也救不了你!”

……

月桐庄门口,陆煜川黑着脸上车。

他不想看见叶晚。

手下已经去宝山村,查到她的底细了,这女人比他想象中的还不简单,不但给村民治病,还能打野猪……这让陆煜川有种被愚弄的感觉。

是他小看她了!

高特助小心的问,“陆总,真的不去找叶小姐?”

话音刚落,就对上陆煜川酷寒的眼神,特助秒怂。

“她自找的,不用管!”陆煜川冷哼,重重往皮椅上一靠:“下午要开会,给我立刻回公司。”

黑色保时捷911跑车轰鸣,拐了一个流线型的弯道,飞快的离开月桐庄。

十分钟过去,陆煜川闭目养神,却越来越烦燥。

真的扔下叶晚?

今天来参加派对的,全是江城最烂的纨绔子弟,把女人玩残已经不是新闻了。

她一个乡下丫头,就算有点蛮力,可要是遇上这帮如狼似虎的男人……

这蠢货!

陆煜川在心里骂了一句,猛的睁开眼睛,沉喝。

“开回去!”

……

房间里的香气越来越浓,叶晚头晕眼花,刚跑到门口,严世杭就从后面扑上来,把她拖到床上。

“敢跑,我今天玩死你!”

叶晚反手一耳光扇过去。

严世杭挨了一巴掌,顿时恼怒,一把抓桌上的匕首,向叶晚划去。

“**,给脸不要脸,我把你脸划烂……”

“轰隆!”

大门一声巨响,四分五裂。

烟尘中,一条人影裹着寒气站在门口。

陆煜川抬眸,一眼看见叶晚衣不蔽体,继而瞟见一地工具,脸色霎时可怕到了极点。

严世杭看清来人,顿时松了一口气,哈哈大笑。

“表哥,你吃药了?饥渴成这样,想玩女人就说嘛,还用得着踹门?”

说着,他瞟了一眼叶晚,忽然一耳光扇过去。

“**,还敢跑?给我跪下!”

叶晚踉跄了一下,被扇倒在床上,嘴角渗出一丝血迹。

旁边的高逸脸都绿了。

严二少爷还没发现自己死到临头了吗?

严世杭一边解皮带,一边漫不经心的笑:“表哥,我先上了……”

话还没说完,陆煜川猛的一脚踹到他小腹上。

严世杭一下子被踹出三四米,重重撞到桌角,又惊又懵又痛。

还不等他起身,陆煜川浑身戾气的大步上前,一把揪着严世杭的头发提起来,重重往水晶茶几上一磕。

一声惨叫!

鲜血四溅!

几滴血溅到陆煜川的冷酷俊脸,杀气腾腾,檀黑眼眸一片噬血。

他像扔垃圾一样,把瘫软的严世杭踢开,然后浑身杀气转过身,讽刺的盯紧叶晚。

“跑到这里来玩?叶晚,你可真有种!”

叶晚说不出话,纤细手指紧抓着被单。

眼前的陆煜川,和此前沉稳优雅的模样,判若两人。

这才是他真正的另一面,噬血、嚣张、疯狂、冷酷无情。

陆煜川接过白手帕擦了下手,随手一扔,轻描淡写的吩咐:“打断他两条腿扔回严家,把我送的车砸了一起送过去,就说是我的贺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