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小说病娇太子偏要宠我乙卿最新阅读

香卉的哭声戛然而止,习惯性的脱口而出道:“没有,等着我去厨房看看趁空偷些回来,主子忍忍。”

眼泪都没顾上擦,起身就要跑,可没几步,猛然刹住脚回头,双眼溜圆的对上了陆华兮那带着暖笑的眼。

她猛然扑了回来,满脸都是惊喜之色,“主子,你,你醒啦?”

“废话!”

香卉可能吓坏了,顿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震得陆华兮的耳膜子嗡嗡响。

好在这小院里就她们两个,又离其他的院子甚远,也不怕她的哭声被人听了去。

可听一会还好,可时间稍稍有些长,陆华兮有些受不了,不得不打断她道:“你再哭一会没准前院的人可能会误以为我没挺过去,就开始给我准备后事了。”

下一秒,香卉破涕为笑,胡乱的抹了几把脸上的泪,“啊呀,我忘记了,姑娘等一会,奴婢这就去给你找些吃的。”

陆华兮本还想嘱咐她两句,让她小心点的,谁知她已然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惹得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本要等香卉回来的,可她这没经历过磨砺的身体哪里经得起这般折腾,眼皮沉重的很快睡了过去。

能掌着丞相府厨房这肥差之地的,都是有些关系的,陈妈妈是夫人的陪房之一,整个厨房由她掌管着。

可丞相府里她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平素里有不少巴结奉承的,再加上其他房里的小姐姨娘的出手阔绰,赏钱不断,使得她的心气也高了起来。

今儿二小姐刚刚落了水,午时吃饭的时候听说还未醒来,晚饭还早,其他人都回了房歇着了。

陈妈妈也不等夫人吩咐,暗想着二小姐应该随时可能会醒,将做的那好克化的流食一一装进了食盒,虚掩了厨房的门便提着往二小姐的兰锦阁方向走去。

她暗自得意,能得这个肥差,关系是一方面,眼色也是顶重要的,若是如方妈妈那榆木脑袋拨一拨转一转的,哪个还会如此敬着她?

“哎呦……真是……”陈妈妈走着走着突然一拍脑门子,竟然忘记了那盘玫瑰酥,掉头又往回来。

本就没走多远,等回来的时候,谁知她掩好的门此时却是开着的,她心里一动,垫着脚到了门口。

一看竟然是香卉,正在往帕子里装她落下的那盘点心,顿时火冒三丈,尖声道:“你个小贱蹄子,竟然敢偷到老娘头上来?我就说厨房里总是少东西,原来被你这贱坯子偷的……”

香卉被陈妈妈这一声吓的一抖,忙不迭的跪下哀求,“陈妈妈饶了我这次吧,我家姑娘饿了,我来……”

精致的玫瑰酥掉了一地,陈妈妈更是大怒,哪里还会听一个小丫鬟的解释,上前就是就是几脚。

这边的嘈杂引来不少午歇的厨娘还有仆妇,自然有捧臭脚的,“陈妈妈您仔细累着,收拾个贱婢哪用得着您老动手啊……”

说着话七手八脚的对香卉又是一通拳打脚踢,跟着咒骂香卉的同时还捎带上她家小姐。

对于香卉来说怎么骂她还好,可捎带上主子就不可原谅了当即奋力挣扎着高声道:“我家小姐再不得老夫人和老爷的宠,也轮不到你们这些奴婢在这里不敬,我现在就去找老夫人评理去!”

陈妈妈哪里会放她走?更气恼香卉拿老夫人来压她,当即火冒三丈的道:“好你个贱坯子,偷东西还有理了?今儿若不好好整顿整顿,以后厨房还怎么管理?掌嘴!”

有人往后退去,自然也有人趁机买好,反正也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丫头。

因这岔子耽误了不少时辰,陈妈妈见差不多了,主要还是食盒里的东西,再不送去,等夫人派人过来要就不美了,顿时对着香卉啐了一口,“行了,让这小蹄子长长记性,今儿老娘就先放过你,再有下次必然把你送到夫人那里去,夫人非把你卖进勾栏里不可,哼……”

香卉自然知道陈妈妈不是夸大其词的,夫人一般情况下处置那些不听话的侍婢都会送进勾栏里。

待人都走净了,香卉才费力的爬了起来,身上到处都是痛的,最痛的还是脸上,她却顾不上自己,急急的往回走,心里懊恼自己不小心被陈妈妈发现了,主子还饿着呢……

可都接近采薇苑了,香卉也没想好该如何对主子说……

正在安睡的陆华兮陡然间睁开双眸,眸光凛冽如刀,此时即使身体再是脆弱,可多年的训练却不是白来的。

脚步虽轻,深一脚浅一脚的瞒姗还是泄露了她,来人应是个女子……

不像是陆华兰等人,若是她们来找茬,定然不会如此小心翼翼……

等了片刻,听到来人站在了门外,想进来又不敢进的样子。

陆华兮眯眸,她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危险的气息,可也猜不到这人是谁,若是香卉她也用不着如此……

不知对方又在犹豫什么,可她有耐心,故而她闭上了眼。

良久,那人才犹犹豫豫的,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一点点的向她这里靠近。

陆华兮敏锐的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腥气,腥气?

瞬间,陆华兮突然睁开眼,看到的是香卉那胖了一圈的隐忍又压抑落泪的脸,当即心里一紧,猛然坐起身,寒声道:“香卉,你……谁打的你?”

香卉的脸上红肿,嘴唇也破了好几道口子,身上的衣衫全是土哄哄的,本就毛茸茸的脑袋上沾了土挂了草屑。

香卉本不知该怎么回来见主子,此时被主子看到了更加难过,本能的想藏起脸上的伤,但又知道来不及了,咧嘴想笑却扯痛了破的嘴角。

疼的她嘶的一声,苦了脸含糊不清的解释:“都怪我走路不小心,摔倒了,手里的包子也掉在了地上……没,没法吃了……不过主子不用着急,我,我一会再想法子……”

香卉说着说着再也说不下去了,她眼看着主子的脸一寸寸的冰了下来,那陌生的冰寒比寒冬的风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