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成了病娇反派的后妈by花花良子在线阅读

曲宁看她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不动声色的笑。

步伐走到晏连殊的面前,将他护在身后:“苏姑娘,殊儿正守孝期间,若是闹出不好的传闻来,那他可是要受万人唾弃,所以苏姑娘请回吧。”

她的语气已经相当不客气了。

苏清怡嚅嗫着:“清怡有个不情之请。”

“请说。”曲宁得体地拢了拢袖子。

想来这苏清怡也是不愿意白跑一趟,还在耍小心思呢。

“到底是姑父出事了,我进去上一炷香安抚一番姑母就走。”苏清怡柔声说,眼睛微微泛红。

按照礼数来说,这要求是理所当然的。

而苏清怡也断定曲宁不能拒绝,不然传出去谁不说她刻薄?

可曲宁却毫不客气说:“苏姑娘,你这穿金戴银、满身华丽进灵堂,到时候老夫人还不知道怎么骂我不会做事。”

苏清怡的路彻底被堵死,她放在袖子里的手微微攥紧。

这晏连殊的小继母还真是不好对付!

“殊儿,你先进去守灵吧,我找人送她。”曲宁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

晏连殊也不再逗留,转身就走。

苏清怡咬着下唇,一脸不甘心的模样。

“苏姑娘在这稍等片刻。”曲宁淡淡说罢,就来到了屋子外头。

见一个仆人贼头贼脑地往这边看,曲宁立即对着他招了招手。

人走近,曲宁才发现对方是私下和苏莹有联系的仆人,想来是苏莹派来的。

正好。

仆人一过来,便一脸恭敬的躬身喊道:“小夫人,请问有什么吩咐小的去办?”

“找一个靠谱的家丁随从送她回家。”曲宁看着屋子里的苏清怡吩咐道。

仆人连连点头:“是,小的这就去办。”

曲宁转身就走,然而才过了一道门,她便靠在门边,悄悄伸出一个脑袋看。

很快,仆人和苏清怡就一起离开。

曲宁摸黑跟了上去。

两人走到没人的地方,仆人带着苏清怡走到一处隐蔽的地方。

他们在交谈,曲宁就躲在后面慢慢等待。

一刻钟后,仆人回来了。

他步伐轻松,然而刚过一个月洞门,就被前头双手拢在袖子里的曲宁吓了一跳。

“人送走了?”曲宁柔声询问,看起来无害又温柔。

仆人紧张的心慢慢放松,他连连点头:“是,送走了。”

曲宁露出一个满意的笑来:“正好有个事情找你帮我办一下,你跟我过来。”

说着,她已经率先走向了后花园的地方。

仆人心中打鼓,但也不敢表现出来。

两人来到绿植茂密的后花园,曲宁转身,她语气带着几分严厉:“说吧,那姑娘给了你什么?若是你不说,我立即就喊人,说你非礼我,让你被乱棍打死!”

仆人哪里见过这种女人,当即吓得一下子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的趴着求饶:“小夫人饶命,她什么都没给我!”

曲宁居高临下睨着他:“真想死啊?”

仆人瑟瑟发抖。

“啊!”曲宁说喊就喊,但她是捏着嗓子的。

“小夫人!求你饶命,我说,我说!”仆人立即扑过来要抓她的裙子。

曲宁其实根本不担心后花园会有人来,她不过是唬这家仆的。

“她给了小的这个,小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仆人颤抖着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荷包。

曲宁伸手接过,松开荷包看了看,发现里面都是折叠的银票,她唇角微勾。

只是下一秒,她的脸色更加吓人:“一个跟你素不相识的姑娘,给你这么多银票?”

仆人浑身发抖,额头豆大的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

“主子犯错尚且有活命的余地,可仆人就不一样了。”曲宁继续吓唬他。

“小夫人……”仆人的声音都在发抖:“是……是苏姨娘,苏姨娘缺钱,叫苏姑娘送来的……”

“这晏家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还缺钱,这可稀奇了。”曲宁摇晃着荷包。

“小的……小的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仆人不敢往下说。

曲宁轻叹一声,她弯身将仆人扶起来,面上又恢复了温和的模样:“这事情你不要说出来,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苏姨娘那边你应该知道怎么说,对吧?”

“我会说没碰到苏姑娘,后头苏姑娘送来的信我也会替小夫人留意的。”仆人声音颤抖,他低着头简直不敢看曲宁。

“嗯,你是聪明的,往后会一生顺遂。”她说完,施施然转身离开。

现在,她就要来个瓮中捉鳖。

这钱虽然足够她升级空间,但曲宁要的可不远不止如此。

夜渐渐深了起来。

苏莹哭灵哭得满身疲惫回到房里,喝了一口茶她怒目瞪向跪在自己面前的仆人。

将手中的茶盏摔到地上,她怒声道:“钱没拿到,我怎么跟老夫人交代?!”

仆人瑟瑟发抖:“小夫人盯得太紧了。”

“又是曲宁那贱人坏我好事!”苏莹眉目狰狞怒骂。

仆人大气都没敢出一声,苏莹满心愤怒,一看他好趴在那,一脚踹到他身上:“还不给我滚!没用的废物!”

被踹得身子一歪,仆人赶紧爬着往门边移动。

“曲宁,我要你不得好死!”苏莹狠毒的声音从房里传来,随后又是一通乱摔乱砸的声音。

而灵堂这边,晏连殊跪得膝盖发麻的时候,肩膀忽然落下一只手。

察觉到是曲宁,他抿着唇无视了她。

“殊儿,吃点热粥。”曲宁蹲在他身边,另一只手端着一碗香喷喷的瘦肉粥。

晏连殊从傍晚跪到现在,没有进食也没有喝水,早就饿得发晕,双腿又疼又难受。

“来。”曲宁舀起了一勺粥递到了他的薄唇边。

烛光映照下,曲宁发现这小少年还真是俊美非凡。

锋利的阴郁眉眼,高挺的鼻子和薄情的唇,还没张开就这么惊艳绝伦。

“不用你喂。”晏连殊立即伸手拿过了勺子。

曲宁也不强求,把碗顺便递给了他。

“你这孩子也太实诚了,没人就歇一歇,还有一天呢,你这么跪下去,这膝盖还不得废了?”曲宁坐在一边的蒲团上。

晏连殊吃得一点声音都没有,但速度却很快,可见是饿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