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大唐帝师》妖人小千小说免费阅读

程咬金笑嘻嘻的回兰州去了,临走前把程处默打了一顿军棍。

说是治他私自出兵之罪,但看在救了林北辰,立下大功的份儿上,从轻处理,只打十棍,但就这十棍,还是打得程处默龇牙咧嘴,皮开肉绽。

大唐铁骑,军法如山。

林北辰算是见识到了。

程处默挨了军棍,**疼的不行,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因为程咬金把守护盐矿这事儿交到了他的手上,这不仅是个肥差,还是个能让全军上下都念他好的美差!

林北辰没跟程咬金走,他得留下来制盐。

夜深人静时,他独自一人走出了帐篷,望着漫天繁星,眉头深深的绞在了一起。

这制盐的法子,实在是太过简单,要怎么样,才能尽量长时间的保守住这个秘密呢?

奶奶的,大唐也没个专利保护法什么的,真是头疼啊!

一天之后,五百辅兵便带着大批制盐所需的物资来到了营中,同时带来的还有任命林北辰为左武卫校尉的文书。

一天之前,林北辰还只是个白丁,这就摇身一变,挂上鱼符,成了一名光荣的大唐军官。

而且他这个校尉还跟别人不同,别的校尉只能带两百兵,他可以带五百,虽然都是辅兵,但也足见程咬金对他的看重。

再然后,便是制盐的事儿了。

林北辰按照分工合作,流水生产的原则,给五百辅兵各自安排了工作,还让程处默颁下军令,制盐步骤,需得严格保密,谁也不许透露半个字出去。

当第一批盐水过滤完毕之后,他又装模作样的当着所有人的面,念了一段奇奇怪怪的咒语……

“碳氮氧氟氖,氢氦锂铍硼,急急如律令,盐来!”

没办法,毕竟这是自己当下的立身之本,只能糊弄一天算一天了。

这些人,应该不会知道化学元素周期表吧?

做完了这些,一条青盐生产线就此开始运转了起来。

又过了几天,程咬金再次到来,同时也带来了李二郎的回信。

林北辰的份额想怎么卖,李二郎不管,而且属于他的那四成,也让林北辰不用管了,一并交给程咬金就是。

程咬金问林北辰如何回信,林北辰想了一想,便提了个建议。

也很简单,你李二郎不是跟左武卫大军关系好么?

那就定个价钱,请左武卫帮忙,将那四成青盐就地发售,同时在长安宣传宣传,鼓动一批商人来陇右购盐运回长安自行出售,这样一来,不但省事,还能少担许多风险,做生意嘛,风险越低越好!

程咬金立刻便照着他的意思写了回信,让人送出之后,便笑眯眯的问道:“兄弟,你的盐怎么卖啊?”

林北辰早就猜到他会有此一问。

林北辰这几天一直在盘算这事儿,心里早就有数了。

把购买麻布、木炭、水缸、大锅等等工具的费用平摊下来,再算上损耗,一斤青盐的成本只有区区的三十文不到。

本着不赚黑心钱的原则,林北辰便笑眯眯的说道:“大哥,眼下的行情你也知道,长安的细盐可是三百文一斤,我想着咱这青盐定价百文,不过分吧?”

“绝不过分。”

“那么按照先前所说,左武卫买盐半价,也就是五十文一斤,大哥觉得可还行?”

“行,这可太行了。哈哈哈,好兄弟,你这可是帮了哥哥大忙啊!”

林北辰心里想笑,但面上却装出一副心痛的样子:“能帮哥哥的忙就好,少赚些钱不打紧。”

“兄弟你放心,哥哥一定在别的地方给你找补回来。”

“那就多谢哥哥了。”

“行了,这事儿以后再说,我问过了,这几天一共制出一千六百斤青盐,俺先跟你结一回账,以后咱一月一结,如何?

“听哥哥的!”

“可以打欠条?”

“可以。”

“好,上笔墨!”

须臾之后,一张当朝卢国公亲自打下的欠条便到了林北辰手中,而且还盖上了左武卫大将军的将印。

八百千斤青盐,五十文一斤,四十贯铜钱。

林北辰的嘴角微微翘起,自己这便算是走上致富之路了,将来回了长安,再把高度酒弄出来,打造一批铁锅,培养一批会炒菜的厨子,再开开连锁店,。

正自畅想未来,耳边又想起了程咬金的声音。

“嘿嘿,兄弟,回去之后,哥哥让家将四处逛了逛,又找着一块盐矿,虽然比这一块小了许多,但估摸着出个十几万斤盐不在话下,这事儿没人知道,俺是悄悄让人干的。”

“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之前我家丑儿那事儿……嘿嘿,你看,要不咱爷三儿也干一票,俺也不然你吃亏,所得利钱,咱们五五分账如何?”

**!

果然是个人精!

不过正合我意,林北辰便也嘿嘿一笑:“如此甚好!”

程咬金心下大悦,立马又拿出一物塞到林北辰手中:“兄弟你先收着,等回了长安就给你兑现。”

竟然是一张早已备好的欠条,足足一千贯!

“大哥这是何意?”

“嗨,兄弟,咱们这生意没钱可做咋做嘛?只是哥哥现在身边拿不出,只能让兄弟你先垫着了。”

林北辰立刻明白过来,程咬金这是怕自己反悔,只要自己收了这钱,就算是跟程咬金坐到一条船上了。

不过也无所谓,自己若是不收这钱,估摸着这青盐生意也做不顺畅,毕竟这里可是他程咬金的地盘。

“既然如此……”

营帐之中传出几声奸笑,程处默恰好路过,心中好奇,便伸了个脑袋进去:“爹,你们在笑什么呢?”

啪的一声。

程处默的脑袋便又狠狠的挨了一巴掌。

“滚,今晚你值夜,方圆五里少一块石头,我打死你!”

程咬金又走了。

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林北辰本想想跟着回去去看看张成,听说他已经能下床了,但程咬金却觉得制盐之事才是头等事,张成那边有他看着,让他放心。

这话倒也在理,林北辰便又留了下来。

休息了一会儿,便先出去走走,刚出营帐,就被程处默逮了个正着。

“小北,我很慌!”

经过几天的相处,程处默已经把林北辰当做了兄弟,小北的称呼也便应运而生。

至于林北辰要求他称呼自己为叔的要求,直接被他忽略。

程处默一再坚持要各论各!

对于程处默,林北辰也打从心眼儿里喜欢,这小子虽然有些憨,但胜在耿直,讲义气,更何况人家还实打实的救了自己一命!

“说吧,怎么了?”

“小北啊,你说,我到底是不是我爹亲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