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小说顾少疑惑:夫人还有多少马甲?全文免费阅读

顾言骁忍不住蹙眉。

慕晚就这样急不可耐,想要离开他?

想到其他女人对自己的趋之若鹜,在顾言骁的眼中,慕晚实在不识抬举。

看着慕晚手中染上了何欢鲜血的离婚协议书,顾言骁的心底涌上了一股无名的怒火,当即便夺走了离婚协议,冷笑着看向慕晚:“你放心,新的离婚协议书很快就会给你送过来的。”

“好的,老公。”

慕晚笑容明媚,乖巧的模样让顾言骁再度感到一阵烦闷。

离开了医院,慕晚回去别墅,瞧着这个自己已然生活了三年的地方,慕晚没有丝毫的留恋。

一直等到晚上,直到慕晚都失去了耐心,也不见顾言骁本人或是顾言骁的助理为她送来离婚协议书,这让慕晚感到了一丝烦闷。

那个男人应该不至于会临时反悔吧?

深夜,慕晚等得疲倦,即将睡着时,别墅的大门终于被人推开。

慕晚看向门口。

灯光下,男人俊朗的面容仿佛被镀了一层金,看起来倒是养眼得紧。

为了能够顺利离婚,慕晚深吸一口气,驱逐掉身体里的疲乏,含笑着走向面前的男人:“老公,欢迎回家。”

慕晚的一双藕臂松松垮垮的套在顾言骁的脖子上,口中吐纳的温热呼吸让顾言骁动作一顿,也顾不上地理位置合不合适,便将慕晚推倒在了玄关内,吓得慕晚惊呼一声,嗔道:“老公你就不能对我温柔一点吗?”

“反正也都要离婚了。”

“温不温柔已经不重要了。”

男人说着,欺身上前,慕晚推拒不得,只好再让男人享受了一把离别前的欢爱,她抬手擦掉顾言骁头上因运动而冒出的汗珠,对着他笑道:“老公辛苦了,新的离婚协议书,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你就这样急不可耐?”

“我这不是早些给何欢小姐退位让贤嘛。”

“不然,恐怕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来陷害我了。”慕晚的眼中尽是无辜,顾言骁沉吟,却道:“如果不喜欢何欢,我可以……”

“没关系。”

“再怎么不喜欢她也很快就跟我没有关系了,到时候头疼的自然是你新的小娇妻。”慕晚眨巴了一下眼睛,看起来娇俏可人。

面对慕晚时时将离婚挂在嘴边的态度,顾言骁心中有气,但还是从怀里拿出了一枚吊坠,送到了慕晚手中。

“这是……?”慕晚狐疑。

顾言骁冷然:“离婚礼物。我们好歹夫妻一场,总不好意思让你净身出户。”

慕晚哑然。

在她手里的是一条光华璀璨的宝石项链。

整条项链做工精良,用料也极为考究,晶莹剔透的光芒在慕晚的手中大放光芒,一只由蓝宝石雕刻而成的蓝鲸尽显奢华,最为精彩的一部分,是蓝鲸眼部以金石点晶的设计,使整条蓝鲸更添几分灵动之姿。

慕晚含笑得看向顾言骁:“谢谢老公。”

顾言骁挑眉,这条项链世间罕有,独一无二,由传说中的天才珠宝设计师Abyss亲自设计打造。Abyss在珠宝设计行业的造诣极高,她所设计的作品都千金难求,不少名媛贵妇挤破了脑袋,也都只为能获得一件她参与过设计的作品。

如今,这样一件稀世珍宝摆在慕晚的面前,她竟然一点都不在乎?

慕晚也反应过来自己的态度实在过于冷淡。

她忙换上一副娇羞面容,半是惊讶半是感动的看向顾言骁,道:“老公,这礼物也太贵重了。”

“无妨。”

“我顾言骁的女人就算是离婚,也要离得体面。”

慕晚有些无奈。

“行吧。”

“那……老公,我们什么时候签离婚协议?”慕晚依旧乖巧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虽然她已经等了一个晚上,满是疲倦,但为了这最后也最关键的一步,她依旧耐着性子等待。

最近,顾言骁听离婚这两个字都听得耳朵磨出茧子来了,他有些烦躁的蹙眉,扫了眼自己手中的离婚协议,手中的签字笔抬起,犹豫了半晌以后,终于落了下去。

慕晚兴奋不已,忙从顾言骁的手里拿过离婚协议,心里的一颗大石总算是落了地。

“那……顾总,后会无期。”

慕晚笑容明媚更甚平时,让顾言骁见之不由一顿。

他的双手在暗中紧握成拳,眼眸深处也尽是阴霾。

顾言骁的心头蓦然一痛。

慕晚再也不会像平时叫他老公,等他回家了。

结婚五年,慕晚永远乖巧,永远懂事,永远识大体。

她之前也爱笑,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笑得这般灿烂,顾言骁不由一愣,冥冥中他感觉自己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东西般的落魄。

甚至,当他看到慕晚推开门准备走时,他也差点没能反应过来。

“你这是去哪?”

“好像和顾总没有关系吧?”慕晚已经懒得再和顾言骁装模作样,她的眼神冷冽,整个人如一朵高岭之花,高不可攀,恣意潇洒。

别墅里的东西都是顾言骁给她准备的,她说过,走的时候不会拿顾言骁任何东西,自然也包括这些。

如今,慕晚独身一人,身上只带着那封离婚协议书,一步一步消失在了顾言骁的视野里。

她一个女人,能去哪?

慕家早在慕老爷子死后就没了,她就这样走了,不会要露宿街头吧?

顾言骁有些担心,关心则乱,让一向冷静的顾言骁追了出去,但却没有瞧见任何人。

慕晚坐在车里,身旁的夜景向后疯狂倒退,朝着另外一栋天价别墅飞驰而去。

“老大,你真的离婚了?”

盛言清一边开车,一边聊起了八卦。

“是。”

“不然呢?”

“不是……”盛言清简直为慕晚高冷的态度给惊呆了,这离婚这么大的事儿,怎么到了慕晚这里就无所谓了呢,她离婚可不是从两张结婚证变成两张离婚证这么简单,她的离婚对象可是全城炙手可热的顾言骁啊!

她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老大你跟我说说你是什么感受呗?”盛言清透过后视镜瞧向坐在后面的慕晚,慕晚笑容冷艳,薄唇轻启,吐出口的话却让盛言清一愣:“宝贝,你被人跟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