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傻妻,要逆袭沐玖在线阅读-重生八零:傻妻,要逆袭全文免费阅读

第6章

冯秀小心翼翼跟在苏柒身后,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不在她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

苏柒完全感觉到了,一直注视着她的那道目光,不过她完全不在意,按着记忆中的方向走着。

当她看到面前半截矮墙里面杂草丛生,还有摇摇欲坠的三间土坯房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这种房子在她的记忆里面,根本就是不存在的“灭绝建筑”。

“柒柒,你是不是又不记得了?这就是咱们家啊,快进去吧。”

冯秀温柔着声音,好像对她现在的反应,司空见惯了一样。

苏柒满脸嫌弃,可是却架不住冯秀那双,想要把她融化了一样的眼眸。

房子老,破,小。

屋里的情况,甚至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更加糟糕。

土坯地面,土坯墙面,头顶竟然是那种她叫不上名来的稻草一样的东西。

木头窗上糊的是纸,一张矮桌,两个板凳,一口水缸,便是外屋的全部。

“柒柒,你听话,去屋里等着,妈给你煮鸡蛋吃。”

“我不爱吃鸡蛋。”

苏柒直接敷衍一句,现在她根本没办法回神。

“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回屋吧。”

冯秀又小心翼翼的看她一眼。

她,今天似乎更不对劲了。

苏柒进了里屋,脸彻底“黑”了。

一条炕,一个木头箱子,仅此而已。

如果非要在这里找到什么“亮点”,也就只有墙上贴的那张,已经泛了黄的大头娃娃年画了。

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离了,“瘫”坐在了炕边。

**咯的生疼。

难道这就是她以后要生活的地方吗?

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更没有网络,甚至连电视都没有?

此时此刻,她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她要回去。

回到那个她可以呼风唤雨,为所欲为的世界!

......

冯秀端着水瓢进来,里面放着刚刚煮熟的鸡蛋。

然后就看到苏柒躺在炕上......睡着了。

刚才的事儿,她肯定是受到惊吓了。

“柒柒,醒醒,吃鸡蛋了......”

苏柒的两只眼睛顿时就睁开了,失望至极。

睡了,也回不去。

所以她是注定要留在这里,成为这个傻丫头吗?

“柒柒,来吃鸡蛋。”

就在她愣神的功夫,冯秀已经把剥好的鸡蛋,递到了她的嘴边。

白白的鸡蛋,冒着热气,应该还很烫手,可是她却只顾着让她赶紧吃下。

苏柒看着女人干瘪而布满皱纹的脸颊,明明狼狈的不得了,但她的表情,眼神却是她见过的最温和,最慈祥的。

一股完全陌生的情绪,在她的心里缓缓发酵。

这就是亲情吗?

上一世的她什么都有了,更是什么都经历过了,却唯独从来都没有过体会到亲情。

作为一名杀手,作为杀手之王,亲情,爱情,是最奢侈的,是会要命的,也是最不敢去触碰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她突然对自己的身份,觉得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

苏柒度过了自己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夜。

大院里公鸡的叫声响起的那一瞬,她就睁开了眼睛。

身上的肌肉说不出的酸疼。

一个晚上她终于把所有的记忆,全部都整理完毕。

原来她并不是出生就傻的,至少小时候的记忆非常的完整。

她的童年似乎还很幸福,父亲在一家化肥厂工作,母亲在纺织厂。

家庭条件很好,住在工厂的大院。

后来似乎有一年发大水,父亲去参加抗洪强险,然后就一去不回了。

剩下她们母女的日子,便开始捉襟见肘,后面又发生了很多事情,以至于让她妈在四年后也丢了工作。

之后她们母女两人,便彻底开始了悲惨的生活......

至于她到底是怎么傻的,却是一点儿记忆都没有的......

“柒柒,怎么醒的这么早?我去给你做饭。”

冯秀睁眼就看见她直愣愣的坐在旁边,也赶忙起身。

她平常也是这个模样的,睡醒了就会呆呆的好久。

......

“这是我?”

正在添柴做饭的冯秀,被院子里苏柒的一声大喊,吓了一跳,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

“柒柒,你怎么了?”

苏柒站在手盆前面,眼珠子瞪的老大,完全一副惊悚的表情。

干枯的短发,蜡黄的脸色,瘦到皮包骨的脸上,好像只剩下一双大大的眼睛。

以前的她,叱咤风云,无数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甘心情愿为她而死,可是现在......

“柒柒,你看看妈,没事的,别害怕。”

冯秀以为她是又犯病了,颤抖着声音,把她抱进怀里。

“这么丑的一张脸,我要怎么出去见人啊。”

这一次苏柒是真的要“哭”了。

......

“柒柒,你自己去上学可以吗?路还记得吧?”

冯秀一脸的担忧,早饭她也没吃,嘴里一直嘟嘟囔囔的,她是真的不放心她。可是偏偏她还要去工地上做工,实在没时间送她去学校了。

“行。”

苏柒回答的简短意赅。

看着冯秀单薄的背影,破旧的衣衫,她的目光闪烁。

第一次对钱有了渴望......

......

苏柒站在学校门口。

她所就读的学校是县城里的唯一一座高中,学校很普通,但是在这个年代,能够上高中的,可是整个县城里最有出息的孩子了。

当然除了她之外。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她不是正常程序考试进来的,而是“空降”来的。

所以从她来的第一天开始,对她的议论,也从来都没有停下来过。

有人说,她是花钱走了后门。也有人说,她家里是社会人。更有甚者,说她是学校校长的私生女。

不过随着时间的过去,她又傻,又穷,那些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随之而来的,就是所有学生对她的鄙视和欺负。

这里没有一个人待见她,甚至以学校有她这样一个傻子为耻。

但是今天,所有看到她的学生,都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她的身子不在佝偻,脚步也不在畏畏缩缩,脊梁挺的直直的,双手抄在裤袋里,迎着清晨的阳光,犹如一位漫步的王者,缓缓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