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的私有甜妻萍予小说免费阅读

想到这里,陆音黎唇角露出笑意。

这抹笑被宫绎陌纳入眼底,他问道,“知道他吃闭门羹你很高兴?”

“当然。”陆音黎点头,“只要是能让他不痛快的事,我都痛快,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用来形容我再贴切不过了。”

宫绎陌听完表态,原本尚可的心情蓦的愉悦起来,他手指搭在文件上,好整以暇问道,“这次我帮你这么大的忙,打算怎么感谢我?”

陆音黎接过话茬,正要开口,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这明明就是我们先前就谈好的,怎么还能另外要感谢?”

宫绎陌挑眉,调侃说,“我是做生意的,无奸不商,当然得要。”

这话没毛病,况且陆音黎本来也想再找机会感谢他的,于是就说,“那也得等事情结束再说。”

宫绎陌问,“你倒是说说,打算怎么感谢?”

这问题,陆音黎还真认真思考过,后来发现自己现在确实没什么拿得出手,就说道,“到时候宫先生想让我做什么,只要我做的到,就尽力帮你去做。”

“这可是你说的?”宫绎陌意味深长的问。

“当然,我说话算话。”陆音黎答。

“好。”

话题到此为止,宫绎陌手头还有事,吃过饭就进书房忙去了,陆音黎今天刚刚跟宫氏的人事部接洽过,等后天就要去公司报道,这会儿有空,她就开始看人事部给她发的资料。

宫氏发展到如今,囊括的产业十分之多,但最看重的,还是建筑这块行业,旗下的设计师随便哪个拿出来,那分量都是响当当的。

说实话,能够进宫氏工作,对陆音黎来说,也是个难得的机会。

这一看资料,不知不觉就深夜了,她有些口渴,出门去倒水,回来的时候发现书房灯还亮着。

看来这公司总裁也没那么好当。

陆音黎心里暗叹,正要回房间,书房门忽然打开,宫绎陌从里面走出来,看到她有些意外。

“怎么还没睡?”他问。

陆音黎举起手中水杯,“口渴,出来喝点水。”

宫绎陌点头,他有些疲倦的揉揉脑门,“要是方便的话,帮我泡杯咖啡过来吧。”

举手之劳,反正陆音黎这会儿也睡不着,“好,等我会儿。”

她重新回到厨房,找出咖啡粉,又烧了壶热水泡好,端到书房,举手敲门,“咖啡泡好了,要送进来吗?”

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打字声,宫绎陌说,“进来。”

陆音黎走进去,本来想放下咖啡就走人,余光瞥到电脑屏幕上,发现他正在和人视频会议,而对方她正好认识,是个设计行业的鬼才,名叫林恪之,她看过他很多的作品,一直颇为惊叹。

一时间,脚步就定在原地走不开了。

宫绎陌注意到她的动静,目光落回屏幕上,突然间觉得林恪之那张清隽的脸长得有些碍眼。

他不动声色坐正身体,恰好挡住陆音黎窥探的视线,屏幕那头,林恪之还在跟说着话,“这片地区的房屋设计我已经有初步设想,大概后天能给你……”

“明天再说吧,我有些累了,先挂。”宫绎陌忽然出声打断。

林恪之顿了顿,有些意外,“累了?那行,我明天把资料整理出来发你邮箱,今天就先这样吧。”

视频挂断,宫绎陌这才突然看到她似的,“你怎么在这?”

陆音黎有些不好意思,她想转身离开,但想到林恪之,那脚步就跟生根似的,怎么也抬不起来。

思来想去,她试探性的问道,“刚刚那个,是建筑设计师林恪之吗?”

宫绎陌点头,“嗯,有事?”

陆音黎眼睛“唰”的亮起来,“他也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吗?我特别喜欢他的建筑风格,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请教一下。”

请教,有什么好请教的。

宫绎陌心里涌起不爽的情绪,面上没有表露半分,“算是吧。”顿了顿又说,“他行程忙得很,不是你说请教就请教的。”

大概是受情绪影响,说话的语气也生硬了几分。

陆音黎在顾家长大的,受母亲影响,从小就学会察言观色,哪怕长大后已经能独当一面,她骨子里照旧刻着小心翼翼。

这会儿听到宫绎陌这么说,脸色顿时微僵,继而很快掩饰好情绪,她淡笑说,“抱歉,是我没考虑周到。”

她退出书房,对宫绎陌温和道,“宫先生,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

宫绎陌没有察觉到她那瞬间的情绪变化,轻轻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陆音黎回到房间,情绪半晌恢复不过来,她失落的把.玩着手机,反复告诫自己,人家这么说没有任何意思,就是客观陈述而已。

最后在迷迷糊糊中,勉强入睡。

第二天,陆音黎没什么事情,在家里陪了睿睿一天,然后收拾收拾东西,就正式去宫氏上班了。

“陆小姐,这是你的位置。”人事部经理带着她走到办公室。

宫绎陌的秘书组有十几个人,看见她来,也没过多关注,都在埋头做着自己的事情。

“好,谢谢。”陆音黎说道。

人事部经理笑着说,“客气了,那我就先走了。”

她走后,陆音黎在自己座位坐下,她旁边坐着个二十岁出头的姑娘,体型微胖,脸蛋圆圆的,看起来特别可爱。

刚刚陆音黎还在跟人事部经理说话的时候,她眼睛就不断往这边飘过来,这会儿更是忍耐不住,脚尖一蹬,滑到她身边悄声打招呼,“你好,我叫范思琪,你呢?”

“我叫陆音黎。”陆音黎回答。

“你也是应届毕业生吗?”范思琪问。

陆音黎摇头,“我都毕业好几年了,真要算起来,应该是跳槽。”

“真的假的?”范思琪满脸惊讶,“我看你才二十三四岁啊,那你今天多大了?”

陆音黎说道,“我二十八了。”

“我的天哪,完全看不出来。”范思琪感叹。

这边窃窃私语时,一个看起来将近三十岁的女秘书从办公室出来,她画着浓妆,红唇显眼,“陆音黎,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陆音黎应声,止住话题进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