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咸鱼王妃是锦鲤》雪啾啾小说免费阅读

“陛下操心过头了。”

温北乱斜斜的扫了皇帝一眼,毫无尊敬。

然皇帝不恼,甚至还哈哈笑起来。

“不错,竟愿意同朕说话了,这小姑娘果真是个妙人!”

周围的人,眼睛都要嫉妒红了。

方才是他们故意冷落这贱人,没想到竟被她捷足先登?

慕蓉安越发愤怒,嫉妒的心都炸了。

就在这个时候,她扫到一旁的宫女似乎正在泡茶。

她唇角微勾,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茶水泡好,宫女恭恭敬敬的端过来。

慕蓉安这个时候笑眯眯的凑上前:“悠悠,摄政王殿下对您这么好,怎么着也应该以茶代酒,敬他一杯,对不对?”

慕悠悠皱眉,不知道她又想做什么。

然而皇帝也是个好脾气爱玩闹的,起哄道:“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悠悠快来,逸王可从不喝朕的茶,说不准,就喝你的了呢!”

他带着关切看向她。

慕蓉安越发高兴起来,心里隐隐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一幕。

慕悠悠强压下心里的不适,站起来行礼,这才将茶盏端起来。

然茶盏太烫,她只轻轻端起来便摔在了桌上。

滚烫的茶水溅了满桌子。

慕蓉安心里冷笑,嘴上却温和的开口:“悠悠你别紧张啊,面前这可是陛下和逸王,若是将他们烫出个三长两短,你可怎么办?”

虽然语气是关切的温柔,但实际上,却是隐隐在煽风点火。

慕悠悠扫了慕蓉安一眼:原来在这儿等着她呢?

不过——

“这是什么?”慕悠悠愣了一下,指着桌面上冒出来的气泡。

皇帝大惊:“有人下毒!来人!”

一瞬间,场面就变了。

早早预备好的禁卫军迅速将整个御花园围了个水泄不通,京城贵女们吓得脸色惨白。

慕蓉安不过一瞬间就恢复过来。

“悠悠,这该不会是你干的吧?”

她连忙拉住慕悠悠的手:“好悠悠,你平日里捣乱就罢了,可眼前这可是皇上和逸王殿下,怎容你如此胡闹!”

其他京城贵女们也纷纷附和。

“我们可一直没接近那边,只有慕悠悠从头到尾在那边坐着!”

一边说着,还一边退的更远了。

企图和慕悠悠划清界限。

慕蓉安摇晃着慕悠悠的手臂:“悠悠,快磕头赔罪!现在还没到非罚你不可的时候!”

不等其他人说话,她飞快的开口。

“你毕竟做贼心虚把茶水打翻了,想来也是有改过之心的,快认罪啊!”

她心里暗爽——也不知道是谁助了她一臂之力,今日定要将这慕悠悠死死的摁在地上,这样慕家就是她的了!

温北乱微微皱眉,狭长的眼眸里带了几分肃杀之意。

皇帝也神色不悦:“查,现在就查,朕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慕悠悠在这个时候缓缓站起来。

慕蓉安心里一喜——她最了解这贱人,只要稍微发生点事情,她就会吓得六神无主,什么黑锅都会背。

这说白了,可是死罪!

“既然我最有嫌疑,就先从我开始查吧。”

说着,她张开手臂,坦坦荡荡。

皇帝愣了一下,火气消了不少:“你距离近,但也最容易被看清,哪儿可能是你。”

他呵呵一笑,想让宫女去搜别人。

慕蓉安却在这个时候叹息一声:“悠悠,你算好了是不是?知道陛下和逸王殿下人好心软,才故意这么做的?”

慕悠悠简直烦死这张嘴了。

“查吧,现在就差,以免某些人出去胡乱造谣。”

说这话的时候,她淡淡的扫了慕蓉安一眼。

皇帝不悦的瞪了慕蓉安,这才把宫女唤过来。

后者双手冰凉,心里却隐隐期盼着,这该死的贱人就是脑子不清醒下了毒。

宫女将慕悠悠带到一旁有遮掩的地方,仔仔细细的搜查一番,这才把人带回来。

“回禀陛下,逸王殿下,慕小姐身上干干净净,并不半点可疑之处。”

紧接着,又看向慕蓉安:“也没有毒药的味道。”

这话明显是说给她听的。

慕蓉安脸色一白,连忙跪下来。

“陛下赎罪,小女只是太担心了才会这么说,毕竟人言可畏,若今日不搜查,迟早会出事的啊!”

说着,她赶紧的磕头道歉。

紧接着,她又伸手拉扯了一下慕悠悠的衣摆。

“悠悠,你最了解我了对不对?”

慕悠悠后退两步,直接把她手里的衣摆拽出来。

她眼眸微眯,声音温和:“当然。”她伸手把人从地上扶起来,表情越发亲昵,“我家表妹,可是最盼着我出事了呢!”

慕蓉安原本已经带了笑意的脸,迅速僵住。

吴御凌却在这个时候冒出来,大声叱责:“慕悠悠你这是什么意思!真以为安安好欺负吗!”

说着,他将慕蓉安护在怀里,丝毫不理会周围人的眼光。

“慕悠悠你可真是蛇蝎心肠,你没嫌疑,就要给别人泼脏水吗!”

他谩骂着,又厌恶的扫了她一眼。

“本王就算是瞎了眼,也绝对不会喜欢上你这种人!”

人群中发出几声讥笑,是在嘲讽慕悠悠。

就在这个功夫,宫女和侍卫们就将在场所有的贵女和公子查了个遍,并没有发现下毒者的踪迹。

皇帝听着他们吵闹,只觉得头疼的厉害。

他和善的看向慕悠悠:“今日,慕家小姐立了大功,赏!”

慕蓉安原本得意的表情,再次僵住。

宫女们端着一个个精巧的托盘,鱼贯而入。

每奉上一个,就会有宫女报出名字。

“陛下赏慕家小姐,贡缎一匹!”

“陛下赏赐慕小姐,纯金首饰一套!”

“……”

不念出来还好,一念出来,小姐们的眼睛通红,死死的盯着她。

慕蓉安更是贪婪的望着这些赏赐,嫉妒的发疯!

这该死的贱人,凭什么有这么好的运气!

等赏赐给完了,皇帝又笑盈盈的看着慕悠悠:“悠悠,朕今日许你一个愿望,只要不过分,朕全都依你,如何?”

现场的人倒抽一口凉气。

任何愿望?

慕蓉安更是疯了——万一她当场要求不和吴御凌解除婚约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