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小说先婚后爱:将军夫人带球跑元梦最新阅读

莫栖悦一把拽住挥下来的鞭子,冷笑出声:“您真是好大的长辈威风!替我娘教训我?呵,你有什么资格代替我娘?是凭你卑鄙下流的手段,还是磋磨继女的肮脏心思!”

“还有凝香妹妹这桩亲事,也不知是您没有羞耻心,还是她过于厚颜**?”

莫凝香也随之赶来,听到这句话嘲弄地说道:“姐姐自己没本事勾到男人,怎么还怪妹妹呢?”

只见莫栖悦淡然说道:“我虽然自小没有亲娘护佑,却也是知道礼义廉耻的侯府嫡长女。可万万学不会妹妹这副勾栏里的作派…”

莫凝香气急冲过去准备打她一巴掌,被莫栖悦牢牢抓住手腕,捏得她疼痛不已。

“**,快给我松手!”

莫栖悦凑近她轻声说:“妹妹果然是不通礼教,左一句**右一句**。我若是**,那你岂不是小**?”

“够了!都给我少说两句!”

被何氏派人叫来的武平侯对她们怒目而视,今天他真是丢了八辈子的脸了!

纳采的日子还在这打群架!好好的大家闺秀跟乡野泼妇似的!今日不知道多少人在暗地说他教女无方…

连一向愿意给点面子的何氏都被武平侯一把推开,他气得面容充血嘴角紧抿,将何氏手里的鞭子抢过来:“你后娘没资格,你亲爹总有资格了!还有你,我看我往日是太宠你了!”

躲在门外的两个妹妹偷偷缩起身影,被吓得瑟瑟发抖。

莫栖悦见状躲在莫凝香身后,牢牢抓住她腰间的衣角,一边拿莫凝香做挡箭牌一边嘴里大喊:“哎呀,爹打得也太轻了!”

武平侯闻言大怒,太轻?好,狠狠地打!他挥向莫栖悦的鞭子都打到了莫凝香身上。

眼见着莫凝香险些脸上都挂伤,何氏跪下死死抱住武平侯的双腿,哭喊着说道:

“老爷!别打了!再打下去香儿可就出事了!”

莫凝香委屈巴巴地含着泪,又对黏在身后怎么都甩不开的长姐愤恨不已。

武平侯一时脸面拉不下来,只恨恨地说道:“你们俩跪在这好好反省!什么时候悔过了再起来!”

何氏见侯爷甩袖走人,只好带着剩下那两个女儿出去招待客人。今日媒人上门,娘家亲戚也来了几个,只能找个借口推说凝香身子不适了。

侯府正厅。

何氏娘家长嫂正和二嫂窃窃私语:“方才陈夫人怒而离去,怕是府内有什么不对…”

何二嫂幸灾乐祸地吐槽:“让她何氏得意忘形!因为结亲了礼部尚书府就天天炫耀,不过就是身无功名的幺子而已。”

何大嫂接过话头:“看妹夫现在一脸不痛快的样子,我估摸着应该是凝香闯了什么祸。”

两人接连叹气,也不是她们爱看热闹,实在是何氏母女做事令人相当不痛快。

就连凝香那丫头也都承那何氏的作风,眼高于顶目中无人,连何家都看不上了。

何家媳妇又开始替莫家长女可怜的时候,莫栖悦正坐在跪垫上吃着点心。

莫凝香不甘不愿地跪在垫子上,见长姐如此不重礼仪,忍不住刺她两句:“祖宗牌位前还敢造次,也不知姐姐哪来的胆子,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讲完又一脸狐疑地继续回想:“说起来,姐姐这两日倒真是放浪形骸无所顾忌了?”

莫栖悦一脸神秘莫测地注视着她:“你真想知道?”

见莫凝香愣愣地点了下头,她脸上笑容渐渐淡去,语气变得幽深:“其实,前几日我被冤魂附体,看到了不该看的…”

莫凝香被她轻飘飘的呢喃声吓得一激灵,身子不自觉地挪动远离。

“上一世,你蠢笨如猪自甘**,我为了挽救你不堪的命运决定下凡…”

听到这段话才知道被驴了的莫凝香脸上逐渐扭曲,指甲硬扣在手心里略有些弯折。

莫栖悦却突然起了兴致:“你知道你再上一世是什么吗?是那撞死在树上的蠢兔子,天天蹦哒蹦哒,最后把自己蹦死了。而我作为仙女赐你灵光让你往生…”

她接着说道:“你知道你本要投生哪里吗?是那稻草田间的麻雀,成天叽叽喳喳,最终被人药死…我还是那仙女助你成人…”

莫凝香脸色不善地质问她:“为什么我前世都是动物,你却是仙女?”嗯?好像有哪里不对?

莫栖悦见她被绕进去险些憋不住笑,故作沉稳地说:“那都是你罪孽深重,好不容易修成人身又继续造恶,下辈子怕是要做猪喽!”

莫凝香怒气填胸地指着她:“**!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

莫栖悦终于笑出声来,哈哈大笑:“哈哈,我全家不就是你们吗?你这头蠢驴!”

逗弄逗弄这又蠢又毒的傻子倒挺有意思,莫栖悦心情开怀不已。

“你!”

“其实我要是你,就不再盯着我这个无依无靠的长姐了…”

“家里姊妹众多,兄弟也有好几个。你好不容易抢了这门亲事,若是嫁妆不够体面,那日后恐怕有点难过…”

莫栖悦挑起眉头看她:“我的嫁妆从我娘那处得来,与你并无利益纠纷。你却得同那么多个兄弟姐妹相争…”

“依我看,你娘再疼你,估计也没打算给你多少吧!更何况华哥儿是长子,家产还得拿大头…”

毕竟侯府可是落魄许久,这位侯爷又平庸无能,嫡庶加起来也有八个子女。

见莫凝香若有所思,莫栖悦简直巴不得她和何氏几人起内讧,别整日来烦她!虽然她也不是没法子对付,但就像苍蝇一样嗡嗡绕实在是恼人。

她见状又下了一记猛药:“你若是不再整天惦记着我,我日后也愿意助你一臂之力。”忽悠归忽悠,做不做就是另一回事了。

莫凝香又是一脸的狐疑:“你有那么好心?”

莫栖悦勾起嘴角:“谁让我人美心善呢!”

莫凝香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但也不得不认为她说得没错。自己亲娘自己知道,表面疼她不过是因为她懂得吹捧撒娇,她娘最爱的只有弟弟!

而她从小就看长姐不顺眼,一方面是嫉妒她貌美,另一面则是因为何氏的心思罢了。

莫栖悦也不指望就这几句话能决定什么局面,她只是把这个念头扎在这继妹心里,让它若隐若现,总会有生根发芽的一天。

莫栖悦坐得无聊了,干脆起身出门。莫凝香见她走开惊讶大喊:“姐姐去哪里呀!”

她百无聊赖地说道:“不是说悔过了就能起来吗?我深刻地反省到自己的错误,决定回房好好自我唾弃一番。”

还跪在祠堂“兢兢业业”的莫凝香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该跪着还是起来了。

莫栖悦则光明正大地从外边青砖路走过,大大方方的样子让下人们有些疑惑,难道老爷放大小姐出来了?

她一回到梧桐苑就受到小铃铛“窒息”的拥抱,再看那满是脚印的破字帖,一时也有些无奈。

想练个字都被踩烂,万幸书籍笔墨都没被殃及到。

莫栖悦见小铃铛正“勤勤恳恳”地使唤着杂扫丫鬟做卫生,招手让她凑近来。

小铃铛纳闷地问道:“小姐有什么吩咐?”

莫栖悦摸了摸下巴低声说:“哪个门可以让我偷溜出府?”

小铃铛:又是为胆大包天的小姐作马前卒的一天…

小铃铛无奈,完全拗不过自家小姐。还好这杂扫丫头平日里闷得很,也不是那种喜欢取巧告密的性子。

莫栖悦稍微叮嘱一番,便带上寥寥无几的银两,跟着小铃铛从院子后方不远的北侧门溜出去。

盛安城是天子脚下,商业繁华人流量极大,小铃铛险些看花了眼,但还是记得牢牢抓住小姐的衣袖,免得一不留神,小姐就跑没了…

莫栖悦倒是接受良好。这就跟现世那些古风商业街差不多,只是更有韵味些。

莫栖悦经过书铺时下意识瞧了一眼,脚步微顿。再买付字帖和医书好了…

她拽过小铃铛问道:“你知道这盛安城最大的书铺在哪吗?”

小铃铛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是文松堂书肆了!文松堂不但占地最大,经营也是我朝最广的!”

莫栖悦让小铃铛带路,好在文松堂离这处不远,大约走一刻钟就到了。

她正准备迈步进去的时候,身边经过的一个秀才小声嘀咕道:

“女子不好好待家里,跑来书肆做什么?”

莫栖悦嘴角上扬走在那秀才身旁说道:“公子恐怕家境贫寒,没见过才貌双全的女子了!”

秀才被这么直接地挑明家境,面红耳赤地冲她驳斥:“自古有云,女子无才便是德!”

莫栖悦呵呵一笑:“非也!看来这位公子真是学艺不精了!此话寓意是德行应该摆在才华前面,而非特指女子无需求学。”

那秀才一时哑口无言,停顿片刻又说:“这不过是你自己所言罢了,往日可不曾听说这种解释!”

“古语有云,所谓才何必为女子累,特患恃才妄作,使人歎为有才无德,为可惜耳。故有才之女,而能不自炫其才,是即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