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夜芷瑶发现自己成为了一名婴儿一颗小豌豆呀全本小说最新阅读

她想起自己第一次吃辟谷丹的时候,也和她差不多。

“嫣冉,以后还是少吃这些凡食,毕竟会产生杂质,等以后有了贡献点再来吃灵食吧。”芷瑶难得说这么多话,显然比较担心嫣冉的修行。

离嫣冉抬起头,还未来得及回答,便听到一声冷笑。

芷瑶侧过头,便看见三个同样身着外门服饰的女童站在过道处,为首的女童更是眼带嘲讽的看着自己。

“哎哟喂,人家可是夜家子弟,哪里看得上这些粗鄙凡食?离嫣冉你也好意思带人家过来。”齐兰溪看向离嫣冉嘲讽道。

离嫣冉闻言猛地站起来,脸涨得通红,指着齐兰溪道:“芷瑶才不是这种人!”话一说完眼泪便掉了下来。

齐兰溪撇撇嘴,她就看不惯离嫣冉这动不动就掉眼泪的性子。

“走吧。”芷瑶站起身,递给嫣冉一张手帕,便拉着她走出了膳堂。自始至终都未曾正眼看过齐兰溪一眼。

齐兰溪看着芷瑶如此做派,气得胸膛起伏,指着芷瑶的背影,硬是没能骂出一句完整的话。

膳堂包厢内

“啧啧啧,现在的小师妹都这么厉害么?昨日才入门,今天就练气一层了?”李泽元看完闹剧,颇有些兴趣道。

“可不是嘛,人家可从头到尾都没将那个小师妹看在眼里。”石齐附和道。

“晋师兄你说是不是?”李泽元戳戳晋黎的肩膀。

晋黎却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接着埋头吃饭。李泽元见状,顿觉无趣。

洞府门口

芷瑶看着嫣冉有些手足无措,她从不是一个善于与人打交道的人,更不懂如何安慰别人。只得干巴巴的开口说道:“你别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努力修炼才是正事。”

“我知道的,齐兰溪那个人惯是会挑拨离间的,我才不会上当。”离嫣冉气呼呼的说道,脸上还有未擦干的泪痕。

齐兰溪?刚刚那个嚣张的小萝卜头竟然是齐兰溪?如果是这样,她刚才针对自己倒也说得通了。

齐兰溪,乃是文中的一个小女配,齐家家主的女儿。在北域地位仅次于四大宗门的便是八大家族,分别是夜家、齐家、林家、赵家、上官家、晋家、洛家、司家。

八个家族互相合作,互相掣肘,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而很不巧的夜家与齐家是竞争对手,尤其最近几年,更是摩擦不断。

文中的齐兰溪虽为齐家家主的女儿,却因为金木火三灵根选择剑修。其中,金灵根纯度较高,而她在剑道方面还有些天赋,最后竟被一位元婴真君收入门下。

在一次历练中,被万剑宗首席大弟子“洛川”所救,从此一见倾心。可惜,作为我们的重要男配,洛川心里却只有女主一人,齐兰溪自然也走上了夜芷瑶的老路。

不同的是,最后她乃是被洛川亲手斩杀。

想起齐兰溪嚣张的面容,芷瑶摇摇头,有的人天生就比较欠揍。

“最近一段时间,我要闭关修炼,便不去膳堂吃饭了。”芷瑶拍拍嫣冉的肩膀,鼓励道:“你也加油,争取早日练气四层。”

说完便回到了洞府中。

两年后

芷瑶从入定中醒来,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经过这两年时间的修炼,自己总算是将修为提升到了练气四层。

这两年来,芷瑶大部分时间都在打坐修行,或者练习木剑最基础的砍、挑、劈、刺等动作。

只有在每个月领取修炼物资和听前辈讲课的时候才会出去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