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小说爱尽心灰全文免费阅读

他噙着一抹冷笑,俊美的脸在我眼前放大,直接压了下来,毫不顾忌的开始放肆。

“这身体倒是很有诱惑力,但是你技术太差了。”他一边享受,一边讽刺的看着我。

“那还请墨总找个技术好的吧。”我忍着疼。

“颜烟!”他抓着我头发,逼我看向他。

“你凭什么这幅样子?你哭丧着脸给我看?是想博取我同情吗?”

“不敢,还请放开。”

“要走也可以,伺候到我满意你才能走。”说完他又卷土重来,不带一丝情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实在是累极了,睡了过去。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墨明霁已经走了,床边放着一套新的衣服。

我穿上衣服,想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我开了门,门口有两个保镖。

“颜烟小姐,墨总吩咐了,您醒后,请随我们走。”

“你们要带我去哪?”

“不好意思,请跟我们走。”他们一人一边,架起我的胳膊,就把我塞上了车。

墨明霁坐在办公室冥想,还以为怎么也找不到她了,不成想在自己的地盘遇见。

更可恶的是,自己对她居然还是这么念念不忘。

知道她狠心,知道她嫌贫爱富,知道她持靓行凶,知道她心机重重,但却还是忘不了她。

多少年过去后,她容颜依旧,只不过,她变了。

“墨总,查过了,颜烟小姐昨天是来参加活动的,举办活动的是琳达,她们是朋友。”助理宋轶走进来说道。

“查到她现在做什么了吗?”墨明霁揉着额角问。

“她有自己的工作室,设计后专门给各个网红店供货的。”

怪不得怎么都找不到,原来是转到幕后去了。

“住哪里?”

“还没查到,那个沈思霆承认了,是在宴会上见到颜烟小姐,想追求,颜烟小姐不愿意,所以他就给她的果汁里加料,他说这件事都是误会,希望您不要追究他。”

“查查她身边现在还有什么人。”墨明霁挥挥手道。

宋轶听完,赶紧去查办了。

墨明霁给保镖拨了个电话,“人带过去了?”

“墨总,我们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把颜烟小姐带到西山的别墅里了。”

墨明霁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子,是,既然找到了,怎么会放手!

***

我不知道墨明霁为什么让人把我带到这个地方,直觉他对我有莫名的恨意。

他现在结婚,继承家业,生意蒸蒸日上,呼风唤雨。

之前,我为了他背了多少骂名,受了多少委屈,在他眼里都是风淡云清吗?

呵,最该恨他的人是我才对。

我打量着这屋子,应该是他独居,暂时没看见女人用的东西。

茶几上还放着他的烟,我点燃,靠在阳台上抽了起来。

外面好山好水,我感叹有钱就是不一样,都活在世外桃源里。

“几年不见,变得真是风尘!”墨明霁暗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回过身来。

“墨总觉得我又老又风尘,那把我弄到这里做什么?”曾经那么相爱,如今却言语刻薄。

“做我情妇,我给你钱。”墨明霁近前道。

“抱歉,我不缺钱。”我把烟掐了,随手弹出窗外,郑重的告诉他。

“工作室,我给关了,还有厂子,停工了。”他波澜不惊,不徐不疾道。

“你查我?”我心里一惊,挑着眉稍看他。

想让六年前的事,再故伎重演?

“怎么?用着当初我爸给你的那笔钱,花着还舒服么?”

“可惜,我一个字都听不懂。”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一脸阴霾的他。

“他嗤笑一声,“忘了你们这样的女人,脸最会骗人了。”

“你随便关,还可以再点一把火烧了,我不会做你的情妇,也没什么可以威胁到我。”

十六七就出来闯社会了,我混了十年有余,如今我都28岁了,不是吓大的,最难得日子我都捱过去了,现在会怕一两个小小的威胁不成?

“是么?的确有本事了。”墨明霁笑的的邪气,接着问道“你的那些小姐妹也不管了?”

“你什么意思?”我这才收起佯装的无所谓,认真的看他。

“顶多就是让她们做不了生意而已。”墨明霁慵懒的伸出修长的手指把玩起了我的黑发道。

“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我反手抓着他的领带,如今不同以往,他一米八三的个子,我看他还得仰视。

“怎样,这个是不是可以威胁的到你?”他握着我的手,仔细的端详,呢喃自语,“哪里都这么迷人,手还是这么漂亮,时间还真是善待你!”

我抽开手,用指尖戳着他的心口说道“墨明霁,我颜烟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当年是你不辞而别,是你害.......”

“够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那些事?为了钱你跟我爸上床,还害的盛媛双腿不能走路,你这种心肠歹毒的女人,坏事做尽,现在想躲起来一走了之?”

“我听不懂......”他说的这些事情,哪一件跟我能沾上边呢?

“怎么了?提起当年事,不敢承认了?”他看见我踌躇,逼问道。

“你不辞而别,对我做过什么,你心里不清楚?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提起当年,我就语无伦次,我甚至都不想回忆那年。

如果可以,我都后悔认识他!

“呵。”墨明霁抬起我的下巴。

“好不容易找到你,怎会放你走的,折磨道让我满意了再放你走。别耍花样,封掉你那些小姐妹太容易。”

他松开我,我觉得浑身毫无力气,像是低血糖了一般,我跌坐到地上,眼前一片黑。

他说话的声音也忽远忽近的,这几年每当情绪激动,我都会这个样子。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床上。

我揉着头,我的这些朋友们,不能有事,当年,是她们帮着我一步步走出困境的,我不想连累她们。

“你醒了?”床前站着一个上了点年纪的妇人,她看着我神情,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我炖了鸡汤给你,你赶紧趁热喝了吧,凉了我可不管。”她端起桌子上的鸡汤。

“不用了,墨明霁呢?”我问道。

“墨总去公司了,你以为你什么身份,他能天天陪你?”

不晓得这保姆对我莫名的敌意哪里来,我也懒得跟这些不相干的人计较。

毕竟连钱这么好的东西,世界上都有人讨厌,更何况人呢?不招人喜欢太正常了。

我下了床到了院子的游泳池前,盘算着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对他这人,爱不起来,唯有怕。

我看着池中的水,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倒影。

我回过身来,是盛媛,在杂志上见过,身后跟着那个上了年纪的保姆。

原来那个保姆是盛媛的人吧,所以对我有莫名的仇视?

“想不到你居然又出现了!怎么?你父亲死这代价不够是吗?”盛媛轻蔑的问我。

“怎么,我们见过面吗?有这么熟悉吗,墨夫人!你的腿不是好好的吗?怎么走不了路,也懒上我这个素未蒙面的人了。”我伸了个懒腰到道。

盛媛站在我跟前,自觉优雅笑着说道“只要明琛觉得和你有关系就可以了。”

“是谎言,总有被拆穿的一刻。”这种小把戏,有本事就装一辈子瘸腿好了?我眯着眼睛,继续晒太阳。

“王姨,打电话给明琛。”盛媛依旧保持着她自认的优雅。

这个王姨拿起电话迅速的打给了墨明霁,语气惊慌道:“墨总,不好了,那个,桑....颜烟把太太推到游泳池去了。”

她打完电话,一脸赢了的表情,对盛媛汇报“墨总说,一会就到。”

盛媛得意的看着我,一头蓬松大卷发在风中摇曳。

我笑了一下,“是不是等他快要进门的时候,你自己跳下去?”

“是呢。”她定定这望着我,一副必胜的神情。

“然后让墨明霁误会我推你,你再博取他的同情?”我以为这样的戏码,只会存在在宫斗剧里,那种愚蠢的男主,看见白莲花被欺负,二话不说,就会甩女主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