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婚久必合:墨少请你放过我免费阅读

“十天后就是我和北城婚礼的日子,说来我还要感谢你呢,要不是有你这么一个替罪羊,我怎么能这么顺利地除掉墨家那两个老不死的,又怎么会这么快就成为墨太太呢?”

顾芷然话音轻柔,却也说不出的刺耳。

什么?是她!?

陆今欢满目震惊,脸色更白了几个度。

“那场车祸是你设计的对不对?为什么?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死我父母?还要墨叔叔和墨阿姨,你为什么这样对待他们!?”

陆今欢红着眼睛,挣扎着起身就要飞扑上前。

顾芷然眼疾手快地接连退后几步,让陆今欢彻底扑了个空,整个人狠狠摔在地上,猛地咳出一口鲜血。

看到这一幕,顾芷然波光涟漪的眼底荡起了更加浓烈的笑意。

“因为我恨他们!”她陡然拔高音量。

“从小到大,你都是众星捧月的公主,是所有人眼里最耀眼的那颗星,可是我呢?陆家所有人都只把我看作最低贱保姆的女儿!就连你也是一样,你把我当作是你的附属品!是你可以随意差使的对象!”

“墨家那两个老不死的百般阻挠我跟北城在一起,可他们却偏偏喜欢你!凭什么!?就因为我的出身不好?”

“他们该死!他们全都该死!包括你!哈哈哈……”

顾芷然突然放肆大笑不止,面目狰狞而又可怕。

她是……顾蕊?

眼前的女人和记忆中那张清纯可爱的脸渐渐重合,陆今欢才终于恍然大悟,难怪她在看到顾芷然的第一眼是就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她真的是顾蕊!

过往种种美好的回忆陡然袭来,陆今欢哽咽地开口:“要不是我爸妈资助,你连初中都上不起,你还有没有良心?”

“他们真的是好心资助我吗?根本不是!他们为的是让我陪你一起上学放学,做你的跟班!”

顾芷然话音一顿,唇角突然弯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哦对了,差点忘了告诉你,我后来报考了医学院,一直以来,陆心心都是我负责的病人。”

“你……你……”

“没错,陆心心并非是从一出生就患有血癌,而是被我长期有药物所引发的败血症,是我,是我害得你女儿几次三番踏进鬼门关,都是我!”

因为愤怒,陆今欢整个身体都在止不住地微微颤抖。

是顾芷然!

是顾芷然害得她父母双亡,害得她女儿如今性命垂危,更害得她如今落到这步田地!

陆今欢也不知哪来一股力气,拼了命地扑到顾芷然的身上,使尽全身力气地挥舞着拳头砸在她的脸上,一下,两下……

自始至终,顾芷然都没有丝毫反抗。

“砰!”

突然一声巨响传来,响彻整个别墅。

陆今欢甚至还来不及看清来人,一个巨大的力道就将她整个人足足踢出了一米远。

“北城……我……我好怕……”

陆今欢强忍晕眩抬眸望去,只见顾芷然哭得梨花带雨,窝在墨北城的怀中止不住地啜泣着,暗暗向她比了个胜利者的手势后,两眼一闭,昏睡了过去。

“芷然!芷然!”

墨北城紧张地摇晃着顾芷然的身体,没有看到她有丝毫反应。

一把将顾芷然拦腰抱起,他脚步匆匆径直朝门外走去,只是在经过陆今欢身边时,他的脚步一顿:“要是芷然出了什么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北城,伯父伯母是顾芷然害死的!她是骗你的!你相信我!她……”

“滚开!”

陆今欢连话都还没有说完,被又一次踹翻在地。

她无力地望着男人挺拔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当中,墨北城,等到有一天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希望你不要后悔……

躺在冰冷的地板上,陆今欢解脱地闭上双眼。

……

“陆小姐?你醒了?”

头痛欲裂的陆今欢缓缓睁开双眼,只见满面慈爱的王妈正端着一杯水站在她的床前:“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王妈是墨家的管家,三天前照例来打扫别墅,就看到陆今欢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

直到现在回想起来,她都还心有余悸。

“快喝口水吧,你都已经昏迷三天了,真是吓死我了。”王妈轻抚胸口,吐了一口浊气。

已经三天了!?

听到这句话后,陆今欢猛地撑坐起身体跌跌撞撞地朝门外跑去。

“陆小姐……陆小姐,你这是要去哪……”

不论王妈怎样呼唤阻止,陆今欢都没有想要停下脚步的意思。

她还有重要的事要做!

血液科医生办公室。

陆今欢连门都忘了敲,横冲直撞地跑了进来:“我要给陆心心办理转院手续,同时我还要她最近两年所有的诊疗记录!”

她话音坚定,透露着不容忍拒绝的威势。

办公室里一共四名医生,在听到这句话后,无不惊讶地看着她。

“陆小姐,你女儿的病情非常严重,以她现在的身体情况,要是转院的话,她很有可能在路上就支撑不住了,你确定你还要这么做?”

这一刻,陆今欢突然犹豫了。

她不能拿着心心的性命去开玩笑!

冷静下来,她冷眼环顾四周:“你们医院有一个叫顾芷然的医生,我怀疑她恶意报复,在为我女儿治疗过程中动了手脚,才导致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这件事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闻言,几名医生互相对视一眼,同样满目惊诧。

“这不可能,顾医生是我们医院最权威的专家,她绝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其中一名医生从柜子中翻找出一个文件夹递到顾芷然面前:“这是陆心心两年来的所有诊疗记录,你大可以拿去调查,或者报警处理。”

陆今欢突然沉默了。

她相信,顾芷然既然敢跑到她面前说出那些话,就一定已经做到了天衣无缝。

想要查清这其中的真相,绝非易事!

良久,陆今欢小心地把文件夹塞进包里,转身大步离去。

走廊里,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该怎么揭发顾芷然的丑陋罪行,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迎面走来,与对方撞了一个满怀。

“对不起,你……顾芷然!?”

“是啊,这么巧,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