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瑜大都督写的小说重生之世子掌上娇最新阅读

修长削瘦的身影立在门口,周身泛着一股子慑人的凉意。

不知是雨水打湿了他的衣裳,还是因为姜钰被罚跪祠堂,让凤卿远心下不满。

姜钰忙站起身,看着外面越来越大的雨,对凤卿远问道,“你,你怎么来了?”

“你的腰好了吗?居然可以下地走动了?”

她的眼中,似乎闪过一抹担忧。

凤卿远面色清冷,眼神直直的落在了姜钰手中的,被咬了大口的点心上面。

天知道,方才打开房门,看到里面这一幕时,他有多震撼。

露珠靠坐在门边打盹儿,睡得迷迷糊糊。

姜钰倒是跪着,却在吃供桌上的点心。

瞧着她吃的狼吞虎咽,嘴边还有点心屑,凤卿远的眼神微微闪了一下。

他从未见过,被罚跪祠堂,还能跪的这般若无其事的人。

“你可知错?”

凤卿远开口问道,声音有些沙哑。

不知,是先前咳嗽的剧烈,咳坏了嗓子,还是这一路过来又着了凉。

“还请世子明示,我究竟错在哪里。”

姜钰索性站起身来,将吃了一半的点心放回供桌上的盘子里,走近凤卿远身边,抬头看着他……的下巴。

这是她第一次,与凤卿远面对面站着。

原来,这个男人身量竟然比她高出了大半个头!

姜钰的头顶,堪堪赛过他的嘴唇去。

她的身量,在姑娘堆里已经算高的了,这个男人竟是比她还要高出这么多!

姜钰心下震撼。

凤卿远的目光,从她脸上,移到了供桌上。

供桌上的盘子里,被她啃了一口的点心,在点心堆里格外显眼,格外突兀。

姜钰似乎发现,凤卿远的眼角,轻轻抽动了一下。

凤卿远收回目光,看着面前这张表情生动的小脸。

她脸上布满愤怒,衬得一张小脸上的神色愈发灵动,“你倒是说话呀!今晚我救了你几次了?”

“你报答我的方式,就是任由晋王妃,让我罚跪祠堂?”

“凤卿远,你倒是说说,古往今来,哪个女人的新婚之夜是跪祠堂?”

“你还说是我错了,你倒是说说我错在哪里?”

姜钰越说越生气,越说越理直气壮。

“你答应会医好本世子,怎能说离开就离开?”

半晌,才听到凤卿远淡淡的答道。

他的语气听不出喜怒,脸上神色却是愈发阴郁。原本苍白的脸,在这雨夜中愈发流露出病态,让姜钰心下一软,忍不住生出一抹怜惜来。

真是见了鬼了!

她一个女人家,居然会怜惜一个男人?!

而且,这个男人此时气势凛然,分明是来找她吵架的!

姜钰轻哼一声,“是你的祖母与母妃要赶我走的!我若是不走,岂不是会被骂死皮赖脸?”

凤卿远答不上话来。

他只觉得,这个问题与“我与你娘掉在水里,你先救谁”一样难回答。

回答不上来,这位爷便开始又弓着身子咳嗽了。

撑伞的小丫鬟,吓得说话都带着哭腔了,“世子妃,还是先回去吧!世子定是一路过来受了寒气,所以又开始咳嗽了!”

姜钰定睛一看,看着他发梢上的确是挂着雨珠,微微蹙眉,“明知自己身子弱不能淋雨,还出来做什么?”

凤卿远不语,小丫鬟哭丧着脸,“世子妃,世子是怕您身子受不住,所以才特意来接您回去的!”

姜钰目光一紧,抬眼看向凤卿远。

男人已经转眼看向别的地方,只淡淡的说道,“本世子答应过你,会护着你。便不会食言,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包括,他的母妃。

两世为人,这是姜钰第一次,从一个男人嘴里听到这句话。

这句令人动心的话。

尽管,凤卿远护着她,是她用条件换来的。

可仍是让她控制不住,一颗心悸动了一下。

“可是,你母妃让我跪祠堂,我还能怎么办?她如今到底是我婆婆。”

说着,姜钰就叹了一口气,“你还是先回去吧!夜里凉,当心身子又不好……不过是跪祠堂罢了,跪上一夜不碍事的,我这身子骨硬着呢。”

她相信,自己跪上一夜,定是能让晋王妃消气吧?

不管如何,她是凤卿远的母妃,也是自己的婆婆。

这第一次见面,彼此印象都不好,可凤卿远的面子,姜钰到底是要给。

谁让她今晚,摔折了他的腰?

见姜钰不肯跟他回去,凤卿远脸脸色有些恼怒,又低低的咳嗽了几声,语气不耐,“你若是喜欢跪,那就跪着吧!”

“只怕跪上三天三夜,母妃也不会消气。”

姜钰原本甩手跪了下去,听到这话,又连忙站起身来,“你说什么?”

祠堂里朦胧的烛光下,她灵动的神色,像是刻进了他心里一般。

凤卿远背过身去,高大的背影让姜钰心里,无端添了一抹安全感,“我只给你一次机会,若是要跟我回去,现在就走。若是想跪,就继续跪着吧。”

说罢,他又开始咳嗽起来,咳得一双眸子里也染上丝丝红血丝。

看起来,像是病入膏肓似的,吓得姜钰一个激灵,“走走走,我现在就跟你回去。”

“不过,若是明日母妃追究起来,你可得替我挡着!”

她嫁入晋王府,可不是来跪祠堂的!

凤卿远没有应声,姜钰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听到了没有。

不过,他却是直接伸出了手,示意姜钰搀扶着他。

于是,姜钰搀扶着凤卿远,一溜烟回了寝院。

因着今晚凤卿远又受了凉,一整夜咳嗽都没有停下来过。

露珠说新婚当晚不能分床睡,否则是不吉利的。

于是,姜钰便“勉为其难”的与凤卿远同床共枕。

只是,在看到凤卿远拿着玉枕,横在两人中间后……

“世子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姜钰问道。

凤卿远给了她自行体会的神色,默默的躺了下去。并且转身面向墙壁,将后背对着姜钰,又用手肘压紧了胸口的被子。

就连脚下,也用双脚紧压着被子,将自己裹成了个蚕蛹。

他虽未答话,可这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明确的回答了姜钰的问题。

凤卿远分明,是怕姜钰夜里对他欲行不轨!

姜钰一乐,捉弄他的心思又蠢蠢欲动了。

她转身扑了过去,“世子爷,你当真以为用玉枕就能拦得住我?哪怕银河也阻挡不了,我对你美色的觊觎!”

她一边去拉扯凤卿远的被子,一边将手伸进了被子里。

谁知,房门在这时被人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