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禁忌我爹是头猪开局被宰小说 秦天张怀阳免费阅读

我爹是头猪。

后来被杀了,上了餐桌。

我记得我吃的可欢实了,特别是那猪皮和肥肠,我一块都没剩,肥肠经过小辣椒干煸之后,贼香。

不能说我爹是猪,准确的说,我是被猪养大的。

说来这件事倒也是十里八乡的一个笑谈。

我出生那天遇到罕见的大洪水,只是这洪水没从我们村子门前过,反而是改道让旁边的白云村遭了殃,后来听说在这洪水当时有一窝白蛇在我家门口不肯走,这可是吓坏了屋子里的人。

蛇在我们这里本来就是神鬼莫测的东西,据说我们后山便有一条修炼成精的白蛇。

因为有不允许成精的说法,所以大部分妖也都到了关外,也是胡白黄柳灰之流的野仙。

也是奇,我落地的那一刻,外面的白蛇竟然全部离开了!

也就是那一年,父亲开始变的疯疯癫癫,最终走失了,母亲也因为难产死了,村里人都说我是天煞孤星,克死了一家,爷爷似乎也因为我的到来而非常嫌弃,最终只能将我扔出去。

乡村守旧,特别是那些年,光是那一年,我差点被冻死,饿死!

可最后没想到居然是一头猪把我给救了,最离奇的是,那头猪竟然有五指!

而这件事,我也是后来才听说了,杀猪匠不杀五指之猪,据说这种猪是天上神官转世,不能杀,杀了会有业力缠身。

在农村,在庄稼人的眼中,庄稼看的比什么都重,若是今年的收成不好,可能这一年都白干了。

也是那一年大旱,整整半年的时间未见一滴雨,甚至就连一次阴天都没有,村里人便请教了附近的阴阳先生,不知道他们说了这么,只知道他们回来的时候将我绑了起来,架起了台子,台子下面对着干燥的柴火。

他们准备将我活活烧死!

那时候我也想明白了,父亲疯了,失踪了、母亲死了、爷爷不要奶奶不疼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呢,也就只有一个被我叫做爹的猪。

是它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

那天吵吵闹闹的将我绑了起来,就在那个阴阳先生准备点火的时候,附近的山头上忽然出现了一群白蛇,也就是在白蛇出现的时候,狂风大作,只见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女人,带着斗笠,斗笠被白色绸缎笼罩。

我只记得她的绸缎被吹起,露出一双狭长的眼睛,脸上同样是蒙着白色丝巾,根本看不清楚她的面容。

那双眸子阴毒,阴森,给我一种不像是人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蛇!

是的,蛇!

蛇独有的狭长眸子,且阴毒,我永远都无法忘记那双眸子,而我也不知道,她将会伴随着我的一生!

“他若今天少了一根汗毛,你们都得给他陪葬!”

他的声音非常好听,落在我耳中宛若天籁,可落在所有村民耳中的时候,宛若身处冰窟,无尽的寒意仿似要冻结他们的灵魂。

“蛇妖?”那阴阳先生脸色难看的问了一句,头皮发麻。

女子缓慢的转动脖子,狭长的眸子盯着他:“他这条命,天道不管,阴间不收,哪怕酆都大帝来了,也不敢轻言断生死!”

守旧山村嘛,在听到阴阳先生的蛇妖两个字,村民们也都害怕了,山头上密密麻麻的白蛇让他们忌惮不已。

每次进山,他们怕的不是野兽,而是蛇这种藏在暗中的危险,毕竟,咬上一口基本上等同于没命。

以至于我记事起,村口的老槐树旁边总是立着一尊蛇妖雕塑,每次进山都得拜上一拜。

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在这件事之后,我也就跟着这个阴阳先生学习阴阳之事,其中又包含了风水,命理等等,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大的体系,让我慢慢学。

......

“半仙儿,半仙儿,出事了,秦三爷在老槐树吊死了,死状老惨了。”

七月十五这一日,出事了!

秦三爷在我们村子里的地位很高,仅次于村长。

农村嘛,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这里大多数都是大山,也就只能靠着这些大山生存,特别是在今年上半年的时候,本来就是大旱,庄家收场不高,也就只能将这些粮食储存起来,留下一小部分吃之外,其余粮食还得留作种子,明年开春之后得继续播种。

庄稼人,把庄家看的比命都重。

因此,今年的粮食根本不够吃,所以秦三爷隔三差五就带着一行人去山里打猎,所以他在村子里的地位较高。

而现在秦三爷在老槐树吊死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下意识的就感觉不对劲。

“木属阴,槐树更阴,分开便是鬼,这秦三爷怕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在前往村头的时候,我想起这半年所学,所以直接说道。

其实在村子里,我还是不受待见的那个,只不过张半仙儿带着我学习阴阳之术,周围人不敢说什么罢了,可我心里非常清楚,他们的心中极度仇视我,恨不得将我扒皮抽筋!

但因为有张半仙在,他们什么都不敢做。

在农村,能通阴阳之人,无异于是神!

“为什么不让我拜你为师?”

我出生在这里,没有见过太厉害的人物,在我的世界里,张半仙就是顶尖的存在了。

而我也深深的明白,想要真正的活下去,只能抱住他的大腿。

“我不配成为你的师傅,秦天,你的目标绝不在此,有些人一直都只看着你,这十几年来一直都在看着你,可他们不会为你出手,除非是真正的死局,而我只是引路人。”

张半仙自嘲的笑了起来,显然,他的话里有话,可我根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些年我走过最长的路是从村子在猪爹的地方,最多不超过十公里,他现在说这么深奥的话我能听懂才有鬼了!

“半仙儿,他们把槐树给挖了!”

“槐树地下挖出来一座棺材,槐树树根都把棺材缠在一起了,你赶紧过去吧!”

村口有人急匆匆的跑过来,我认得他,去年打我的时候,他打的最狠,我狠狠的看着他,想把他弄死!

“不好!槐树抱棺必见血!这地方怎么会出如此大凶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