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此去经年,生生不见小说_此去经年,生生不见最新章节阅读

得到命令的曹旭,在季临和林云晴离开后,强行拖拽着浑身是血的苏妤离上了车。

但他并没有带苏妤离去正规的医院做流产手术,而是把人塞到了一个私人的小诊所,并威胁医生,手术途中不要给孕妇用麻醉。

之后,曹旭抓着刚刚做完流产手术的苏妤离,像丢垃圾一样,将人丢下了车,甩到昏暗的街角。

碰的一声,苏妤离撞倒了一个垃圾桶,整个人滚了一圈狼狈的趴在泛着恶臭的水沟旁。

她躺在地上,身下因为刚才的一摔,扯到了潦草缝合的伤口,又溢出了鲜血,失血过多越发的虚弱。

她看着消失在黑夜里的车尾灯,没有一点力气挣扎,呼吸渐渐弱了下来……

等不到救援这么趴一夜的话,她会死吧?

可死了,又有什么关系。

根本没有人会在意她的死活。

苏家一向重男轻女,她从小就不被待见,六岁时母亲因劳累过度猝死后,她的生活更是水深火热。

苏父烂赌,输了钱或是喝醉后,她三天两头少不了一顿毒打,原本姐弟两还能相依为命,但苏父续娶之后,后妈有意将苏小弟养废,纵容无度,挑拨姐弟两离心,硬生生把苏小弟养成了一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

直到……她遇到了季临,她以为她抓住了那道光,从此走出了黑暗,可是季临是带有目的性的娶她为妻,只有她一个人,傻乎乎的相信那是爱情。

或许,就这么结束也是一种解脱。

苏妤离痛苦不堪,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

苏妤离终于撑开了沉重的眼皮,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有点茫然。

“你醒了?”

吱呀一声,房门轻轻推开,陈笙看到苏妤离醒来,声音略显激动,端着煮好的热粥加快脚步来到床边。

“饿了吧?有胃口吗?你身体还很虚弱,我,我喂你好不好?”

说到最后,陈笙的耳尖都红了。

他真的没想到,昨晚去东城区赴约,居然能遇上苏妤离,当时看着满身是血的苏妤离,他肺都快气炸了,恨不得立即找出那个对她行凶的家伙,一顿拳头问候那人全家!

苏妤离虚弱的看着他,“你是……陈笙?”

“对对,是我,你还记得我名字啊!”被大学时期暗恋的女神记住,陈笙内心雀跃不已。

苏妤离勉强扯唇。

她伸手摸到平坦的腹部,眼神逐渐暗淡,那个她满心期待的孩子,已经没了。

瞧着她黯然神伤的模样,陈笙难受极了,握紧的拳头青筋暴起。

“你昨天……是谁,是哪个王八蛋伤了你,我给你报仇!”

听了陈笙的话,苏妤离一怔。

原来这个世上,竟然还会有人心疼她,为她打抱不平。

“谢谢你,不过这件事情,你帮不了我。”

见状,陈笙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但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仔细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他用心想要守护求而不得的人,绝对不能平白让人欺辱。

苏妤离又看向他,“可以,找一下我的手机吗?”

陈笙忙找到她的手机,给她递了过去……

另一边。

林云晴知道曹旭中途丢弃了苏妤离的事情令季临十分不满,一大早就让人准备好了早餐,亲手拎着来到了苏氏集团。

她得好好安抚季临,毕竟曹旭这个舔狗,现下对她还有用。

“阿临,曹助理这么做,也是想为我出口气而已,难道在你心里,苏妤离比我还重要吗?”

林云晴半倚在季临身上,手指一下一下点着他的胸膛。

季临一副清心寡欲无动于衷的表情,放下手中签字的笔,淡淡说着:“当然是你比较重要,难道我表现得不够明显?”

“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可是,我的内心总是受到谴责,毕竟,她现在是你的妻子,而我……就好像是破坏你们夫妻感情的第三者,有时候我常常会想,是不是不应该回来,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林云晴楚楚可怜的说着,却拐着弯想要得到季临的承诺,季太太的名分,她势在必得。

季临仿佛没听懂她话中的含义一样,“她只是一个摆设,不用在意。”

若说季临对苏妤离有情,他做的所有事都是在苏妤离心口上插刀,若说无情,他又拖着不肯离婚。

这一点,林云晴百思不得其解。

忽然,一道手机**,打破了这份沉默,季临斜了一眼手机屏幕。

虽然没有备注,但是他知道,这是苏妤离的手机号码。

他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拿起手机接听。

那边传来苏妤离清冷决绝的声音。

“季临,我们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