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大佬偏宠我章节苏俏沈子宴免费阅读

听我说这话,沈子宴危险的眯了眯眸子,问我:“是谁?”

“你猜?”

他哼笑,捏捏我的脸颊,“这还用得着猜吗?除了陆辰华还能是谁?”

“你知道还问?”

“我想听你说。”他凑近我,在我耳畔轻轻地落下一吻,道:“想听你说,你是怎么为了我拒绝别人的。”

我脸一红,推开他,“你不要离我这么近!”

“这就近了?”

“保持安全距离!”我又往后退了两步。

“好,听你的。”他无奈的道:“现在可以跟我走了?去透透风吧,刚才的事,我很抱歉。”

“你说什么抱歉?”我摇头,心里无奈。

我想过我爸妈可能会生气,但我从没想过,我妈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想要给我一巴掌。

更没想到,这一巴掌没落到我脸上,落到了沈子宴的脸上。

我抿了抿唇,走近他,伸手触碰了一下他微微泛红的脸颊,“还疼吗?”

他失笑,摇头,“我又不是你,男人怎么能那么怕疼?”

“我是怕疼啊,可不还是为了你,一身伤痕?”我笑的眯起眼睛。

本来我也不是特别介意。

当时去酒吧爆炸那次,应该算我连累他。

要不是他及时的发现炸弹,把炸弹丢出去,自己逃了出去,说不定我们两个就已经尸骨无存了。

他跳下去后,也没抛弃我,只是我自己心如死灰,自己留在了房间里。

那次受伤,纯粹是我自找的。

而李总……应该就是单纯意外了,找了这么个公司合作。

我叹气,“沈总,以后和公司合作,不能单纯的只看利益,也要看人品啊,可持续发展才是硬道理!”

他脸一黑,拉着我就出了休息室,“我现在不想和你谈工作!”

“那谈什么?”

“谈情!说爱!”

??

我发誓,我刚刚是真的在问他想谈什么的!

他一句话堵得我脸红心跳,都不好意思再问他要带我去哪儿。

直到他将车开到临江的碧水湾,我下车才愣了愣,“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我知道这里是碧水湾,还是因为去年我在大学的时候,这里就开始建筑了。

当时宣传满天飞,我跟同学还一起来发了一天的传单。

而碧水湾,就是沈氏集团旗下的一个房地产合资项目。

“我在这边有套河景房,带你去看看,之前就装修好的,你应该会喜欢。”

“送房子啊?聘礼?”

他哼笑一声,带我上了电梯,录入了我的指纹,道:“聘礼给你了,嫁妆呢?”

“人都给你了,要什么嫁妆?”

我越过他,走进房子里,一进门,就看见客厅巨大的落地窗,窗外视野开阔,江面上薄雾蒙蒙,异常梦幻。

我以前从没在这么高的地方看过江景,一时看久了,还有些头晕。

沈子宴见状,忙扶住我,“别看太久。”

“嗯。”我应了一声,瞥见他从扶着我变成搂着我的姿势,笑了笑,“我这不把自己当嫁妆送给你了吗?”

他搂着我腰的手一紧。

接着,眸子变得危险起来,“苏俏,你要继续这样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不不不,我没有,我就是字面意思!和你订婚,就是你的人了!”

他一把将我打横抱起,往卧室边走:“既然是我的人,那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是吧?”

“啊——不是!”

“今晚就留在这边,别回去了,我陪你看江景,陪你看江上生明月。”

“人家那是海上!”

“江上也可以。”

他说完,忽然又补充一句,“除了看明月,江上也可以做别的事。”

!!

刹车!

我要刹车!

我最后还是被沈子宴留在了碧水湾一夜。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他神清气爽的,反而是我,累的腰疼,坐起来都难受。

他见我实在难受,过来替我按摩了一会儿,道:“要不今天在这边休息,别去公司了?”

“不行,我要是今天就不去公司,公司的人怎么说我?何况秘书的工作也不用干什么体力活,乔茹还会帮我。”

他微微蹙眉,“你别和乔茹走太近。”

“嗯?”

我不明白他意思。

他却也没解释,转移话题,“我考虑过,虽然你是应届生,但你的学历和你在学校里获得的奖项,只做一个秘书确实是屈才了。”

“我觉得还好吧。”

做他秘书挺轻松,当然,除了他故意折腾我的时候。

我悄悄看他一眼,现在他应该不会和之前那样了吧?

他精准的捕捉到我那一眼的眼神,眸子里带着几分无奈。

“之前我说特助的位置还空着,你有意向吗?”

“这和秘书有区别吗?”

我纳闷。

特助说白了也就是特别助理,工作内容上,除了能接触到更核心的东西,和普通的助理秘书没任何区别。

“至少比秘书高一个级别,还是说,你想继续和刘佳宜平级?”

想到这个问题,我就一阵头疼。

之前沈子宴只是稍稍关照我,刘佳宜后脚就来‘关照’我了。

要不是我不是那个包子脾气,恐怕还不知道要在她那里受多少气。

“我觉得吧……我经济学的还是可以的,你确定不考虑一下我简历上的工作企划吗?”

“暂时不太想考虑,沈氏集团的策划部,呵,那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他揉揉我头发,“我不舍得你去。真喜欢,就等我肃清了沈氏集团,想去哪个部门随你。”

“真的吗?”

“真的。”

彼时,我以为我们刚刚订婚,即使称不上恩爱,但也是彼此情浓之时。

把他的一字一句,都深深记在了心里。

我从皇爵被他带出来,连换洗衣服都没带,洗完脸,却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乔茹喊过来了。

乔茹拿了一套新的衣服,递给我,看了看沈子宴在准备早餐,啧了一声,“苏俏,我还是小瞧你了。”

“说什么呢?”

“你看沈总那双手。”

厨房门没关,听见乔茹的话,我下意识的就往厨房那边去看。

只看见了沈子宴的背影。

“看不到啊,你能看见?”我怀疑的看着乔茹。

她语气无奈,“都说谈恋爱让人降低智商,我寻思,你这只是订个婚,也没谈恋爱,怎么也降低智商了呢?”

我把衣服拿到床边抖开,懒得搭理她。

“你看沈总这双手,看他这个人,像是会轻易给人下厨的人吗?就算你怀孕了,他还不是一个电话,就能顺便让我给你买早饭过来?”乔茹揶揄的看着我。

我抿了抿唇。

脑海里忽然想起一样东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