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婚前任:秦总宠坏小娇妻小说 林澜秦颂完本阅读

林澜看见手机屏幕上映着“杜皓”的名字,一瞬间差点没绷住,特想哭。

电话一直嗡嗡地响着,林澜不敢接,即便是接了,她也不敢开口说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响铃变成了未接来电。

好不容易调整好情绪和语气,她悄悄地开了门,看看门外没动静,又俏**地拖着不太利索的腿脚,溜进了女盥洗室,躲在最里面的那一个隔间里,给杜皓回了电话过去。

“澜澜,你去哪儿了?你还在酒店吗?”

杜皓几乎是立刻接通了,说话的声音也有些焦急,像是站在马路上,隐约还能听见汽车喇叭的声音。

“我……我肚子疼,去洗手间发现那个……生理期来了,我……没带卫生棉。你可不可以……帮我去买?”

跟杜皓在一起,林澜就从来没有撒过谎,这么几年来,这是头一回。

“哦,原来这样啊,我就说你怎么老半天都没个人影儿,这宴席都快结束了,我还以为你先溜了呢。

“那你等我会儿,我去车上拿给你啊,上次你丢了一包在我车上,我一直给你备着呢。”

杜皓顿时就放宽心了一般,语气平缓了很多。

林澜一听他这么说话,心里就揪得不行,她无比懊悔,也万分痛苦,强忍着不哭出声来,抖着手把电话挂了。

浑浑噩噩地坐在隔间的马桶盖上,腿间还有点苏麻胀痛的体感,时刻在提醒着她,刚才发生的那不堪的一幕。

林澜努力平复心情,她有点害怕自己会在看见杜皓的时候绷不住痛哭出来,她不想让杜皓知道她与秦颂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纠葛。

没过一会儿,手机又响了,是杜皓发来微信说已经拿了卫生棉,但是不知道该怎么送进来。

莫名地,林澜就觉得有点好笑。

她突然想起程亚森刚才说的,凌之茵应该会要杀过来,估摸着这个点儿,人是不是也该到了?

林澜就问杜皓,有没有一个短发的很活泼的女孩子来找程亚森?

林澜对凌之茵的印象还停留在五六年前她离开潜川的时候。

记忆中的凌之茵一直都是短发,结合她精灵鬼马的个性,整个人都显得俏皮可爱。

也不知道现在凌之茵是不是还像以前那样?

过了一会儿,杜皓发来微信:

「是她吗?」

顺便拍了一张照片。

林澜看着手机屏幕上跃出的凌之茵,灿烂的笑容和窈窕精干的模样,站在程亚森身边笑着说话,眉眼弯弯,莫名地又红了眼眶。

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很久没有像今晚这样不停地流眼泪,林澜曾经一度怀疑,年少时经历的那些痛哭与沉沦,已经耗尽了她前半生所有的眼泪。

她吸溜着鼻子给杜皓回微信:

「嗯,她就是凌之茵,是我特别特别好的朋友。」

没过多久,林澜就听见走廊里隐约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凌之茵还是和以前一样,走路超快。林澜记得她上中学的时候就是这样,走起路来步步生风。

当脚步声迈进女盥洗室的那一刻,同时飘来了一个清亮的女声:

“林澜!!你给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