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上小说重生1997风青杨最新章节阅读

陈震……他真的变好了么?

他昨天喝酒昏睡过去后突然就转性了?

不会吧?这怎么会?

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喜得林婉措手不及。

林婉看了眼陈震,又瞧了瞧贝贝,唰的一下,两行热泪滚流而落。

“怎么了?”陈震停下筷子柔声问道。

“没,没事儿,我这是高兴的。”林婉抹了抹眼泪,露出一张笑脸。

林婉的确是高兴,她从未奢求过什么大富大贵,更没指望过陈震能有多大的本事,她只盼着陈震能改过自新,能像别人家一样和和美美的过日子!

“高兴就好,快吃饭吧。”陈震笑道。

“嗯!”林婉喜滋滋的应了一声,眉眼弯弯的露出一片灿烂的微笑。

陈震见她终于笑了,堵在心里的阴霾也散了几分。

前世里,陈震家富亿万,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是他求而不得的。

可他的内心世界却极度独孤。

七岁那年,一场车祸带走了双亲。

他寄人篱下,他受尽白眼,他奋力挣扎!

终于,他闯出了一片天,他笑立峰巅。

可那又怎样?

海景豪宅中明晃晃的月亮,巨厦顶端肆意飞舞的狂风,他经受了太多太多死寂一般的孤独,感受了太多太多无泪的痛哭!

当然,在他成功之后,也有各色人等接踵而来。

可陈震却很清楚,这些人无非是名利流蝇罢了!

若他不是商业巨子,身怀亿富。若他不是谈判权威,享誉天下。如果他仅是一个没钱没名的穷小子,谁还会对他感兴趣?恐怕早就远避不及了!

躺在病床上那几年,更是让陈震看清了世态炎凉,人清冷暖。

可是……

直到重生之后,直到看到林婉,陈震才明白。

这世间的确有真情,只是有人不懂得珍惜!

前身那混蛋整天游手好闲,酗酒,烂赌,动不动就对老婆孩子大打出手。

可林婉呢?满心委屈,一身伤痕,带着孩子辛辛苦苦的上班。

一听他饿的肚子响,丝毫没犹豫马上做好热乎乎的饭菜。

知道公公病重,不管平日里经受着怎样的折磨,还要省出钱来寄回去……

这是他从未感受过的真情!

从未感受过的温馨!

孩子眼中的惧怕,林婉脸上的淤伤,一贫如洗的困境……

陈震被深深的感动着,即便他内心强大的坚如山岳,也不由得瞬间崩塌!

“我……我去洗碗。”陈震掩着泪目,借故抓起碗筷。

林婉再次惊愣了住,呆呆的望着陈震的背影,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他竟然……还主动做起了家务?

这下,就连贝贝都有些难以置信,闪动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小声问道:“妈妈……他,他真的变好了么?”那张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期许的渴望。

林婉紧抿着嘴,猛一下把孩子抱进怀里,奔涌而出的泪水再次模糊了双眼。

陈震一边蹲在地上刷着碗,一边脑筋飞快的思索着。

既然老天又给了我一次重生为人的机会,而且还有这么一具完好的身体,如此温馨的亲情。我如果再不好好的活出个人样儿来,和那个混蛋又有什么区别?

面对如今这种状况,最要紧的事儿,就是想办法赚钱。

可在这一九九七年,我又该从哪下手呢?

“你是骗人的吗?”突然,一道奶声奶气的童声打破了陈震的思绪。

陈震扭头一看,可爱至极的小贝贝与他相隔四五步远,咬着手指头,歪着小脑袋,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望向自己。

“啊?骗人?骗什么人?”陈震有些奇怪。

“你说,再也不打我们了。是真的么?”贝贝仰着小脸,很是期待的问道。

“嗯!”陈震重重的点了点头,脸皮有些发烫:“保证不会了!”

“那……你敢拉钩么?”贝贝伸出一根小手指,格外认真的问道。

“敢啊!”陈震笑了笑,也伸出了一根手指。

大小两根手指勾在一起,高低两个声音同声叫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完勾了,可不许骗人的!”贝贝嘟着小嘴,一脸郑重的说道。

“那当然!”陈震笑着在她粉嘟嘟的小脸上轻捏了一下道:“说话算数,骗人是小狗!整天就这样,汪汪汪……”

“哈哈哈……”贝贝开心的笑了笑,随即凑前一步道:“那你把眼睛闭上。”

“好!”陈震听话的闭上了双眼。

贝贝翘起小脚,趴在半蹲的陈震耳边小声说道:“你说话算数,我就叫你爸爸。”说着在陈震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陈震刚一睁眼,贝贝却有些害羞,转身就跑。

跑出几步,又转回头,晃着小手指道:“爸爸,说话要算数,骗人是小狗哦!”

这一声“爸爸”,叫得陈震酥的一下就醉了!

坐在远处的林婉,一手捂嘴笑的眉眼弯弯。

她真的好开心!

这才是家,这才是幸福的感觉!

彭!

突然间,一声爆响。

房门被一脚踹开!

“妈妈……”贝贝吓了一跳,一头扑进了林婉怀里。

刺眼的阳光直射而入,一道粗胖的人影正堵在门口。

林婉一见,不由得脸色大变。

来人正是处处刁难她的班长刘丽娟。

刘丽娟三十多岁,体型微胖,烫着一头波浪卷。手里挥舞着一件深蓝色的工作服,堵在门前大叫着:“林婉!你这个不要脸的小骚货!给老娘滚出来!”

被人欺上门来,陈震有些愤然,甩了甩手刚要起身。

却被神色慌张的林婉赶忙拦了住:“班长可能找我有事儿,我去看看。”说着快步走了出去,反手关了门。

“班长,您找我有事吗?”林婉赔笑问道。

“有事吗?”刘丽娟毫不客气的张嘴就骂。“他吗的!你个小骚货真不要脸!自己男人不顶用,就勾搭别人老公?”

“我,我没有。”林婉唯唯诺诺的回道。

“还他妈嘴硬!这是不是你洗的?”刘丽娟晃了晃手里的工作服道,厉声大骂道:“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还他妈骚到我家来了!你说吧!给我男人洗衣服算个怎么回事儿!”

“这……”林婉急道:“班长,不是你想的那样。那天贝贝不小心弄停了机器,是张大哥爬上爬下帮我修好的,我看他脏了一身的油,挺过意不去的。”

“然后,然后……昨天你不是让我拖洗车间么。我去涮拖布的时候,看见张大哥的工装就泡在水盆里。我,我顺手就给洗了。班长,我真没别的想法,就是想感谢……”

“感谢?”刘丽娟挖苦道:“洗个衣服算什么感谢啊?你咋不陪他睡一觉呢?反正你这小骚货也不是头一回干这事儿了!”

“班长,我真不是……”林婉既羞又急。

“呸!”刘丽娟一口口水吐在了林婉的脸上,左右看了看围观的人群,高声大骂道:“小骚货,你都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自己还不清楚么?”

“正好大伙儿都在,我就说给你们听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