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昭叶深重生七零小军嫂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刘院长,你过来一下!”叶芳突然对人群后喊道。

人群一静,立刻回头,然后给刘副院长让出一条路。

刘学礼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他老远就听见赵志刚老婆的声音了,还有孩子的哭声,他就知道又是赵家那点破事,他不想管。

但是现在表妹喊人了,他不敢不过去。

“你先回家吧。”叶芳对花昭说道。

“哦。”院长都被姑姑“命令”过来了,她还有啥好担心的?她接过叶芳手里的瓷器,撤了。

不过回到家,她就开始准备做饭。

叶芳的手艺,实在一般般,叶芳自己都表示,吃过花昭做的东西之后,再吃她自己做的,都难以下咽了。

厨房里很快就飘出了诱人的香味。

楼下的训话都维持不下去了。

“行了!你快别在这丢人现眼了!”刘学礼训道赵家女人:“你自己家孩子你自己有数!他们这么做是不是都是你教的?有你这么当妈的吗?你说你自己家孩子,吃过几顿你自己做的饭?年夜饭都是在别人家蹭的!

“今天你不给他们吃饭,老了他们也不给你吃饭!你就等着被他们撵出去吃百家饭吧!”

“他敢...”女人低着头梗着脖子,嘴硬道。

“他们为什么不敢?这不都是你教的吗?为自己家省粮食,光荣!”

女人不说话了。

“都散了散了,回家做饭去吧。”刘学礼对人群道。

人群散了。

赵家女人也回屋了。

不过几个孩子没有跟她回屋,而是一溜烟跑没影了,不知道又去谁家蹭饭去了。这已经成了他们的习惯了,改不了了。

不过他们走之前都抬头看着2楼的窗户,咽着口水走的。

刘学礼跟在叶芳身后上楼了。

“小花儿,多做两个菜,今天你刘叔在咱家吃饭。”叶芳说道。

“哎,好的!”花昭从厨房探出一个头来跟刘学礼微笑着打个招呼。

“这就是小花啊,叶深的媳妇?”刘学礼好好看了看花昭:“小姑娘真俊!我说叶深这小子怎么突然就结婚了!”

花昭看他说话有些随意,看了一眼叶芳。

叶芳笑道:“这是我表哥,你表叔。”

花昭一愣,又出来正式给他问个好:“表叔好。”

“哎,好好!”刘学礼立刻摸兜:“叔叔这是开会刚回来,不然早来看你了....哎你俩先等等,我回家一趟。”

叶芳笑着,没拦。

刘学礼回家找见面礼去了。

但是翻来翻去,家里也没个合适小姑娘的见面礼,他家就一堆烟酒,给小姑娘也不合适啊!

最后他实在没招,拎着两瓶茅台过来了。她不喝,别人可以喝。

合适的见面礼等着一会儿他偷偷给叶芳点钱,让她帮忙出去买点小姑娘喜欢的。

“你可真厉害,酒精上头了吧?”叶芳看他竟然拎着两瓶酒过来,毫不客气地嫌弃。

“是有点上头,是有点上头。”刘学礼捶着自己的膝盖说道:“喝酒喝的,上股骨头了。”

对于这个从小脾气不好的表妹,他向来不敢惹。

“这两瓶酒是特供酒,内需,喝着不错,回家找点药材泡酒,给你爷爷喝,正好。”刘学礼道。

他听说叶深结婚的消息有些晚,但是他立刻打听了对方什么来头,知道她爷爷是花强。

“老人,喝什么酒!”叶芳顿时瞪了刘学礼一眼,花强病入膏肓的事情她知道,还是胃病,怎么能喝酒呢?

刘学礼却有不同想法:“老人了,怎么开心怎么来了!你爷爷爱喝酒吧?不爱喝就别喝,爱喝就喝两口好的,我那还有的是,赶明你走的时候都带着!”

“谢谢叔叔!我爷爷爱喝酒,我正愁找不到好酒给他泡人参呢。”花昭真的挺高兴收到2瓶茅台的。特供的,外面确实买不到。

“你有人参?野生的?”刘学礼立刻问道。

花昭一边炒菜一边随意道:“有啊,我家在大山里头,人参可多了,基本进山就能挖到。”

她在吹牛....为以后可能多卖几棵人参做准备。

“这么多啊!”刘学礼激动了,跑到厨房门口问她:“你家现在有几棵?都多少年的啊?”

“我爷爷常进山,这么多年,攒了二十来棵吧。”花昭说道:“多少年的都有,十几二十年的最多,不过,还挖到过一棵百年的。”

“什么?你有百年人参??”刘学礼都冲进厨房了,要不是花昭是个小姑娘,他都要去拉着她问了。

叶芳也走了过来,一脸惊讶地看着花昭。

有些东西不在贵贱,就在于难得,可遇不可求。

“是啊,有棵百年的野山参,来的时候爷爷让我拿来,看能不能卖了,然后在京城买个房子,他想回来了。”花昭说道。

当然都是借口,房子是她自己想买的。

重生一回,不在京城买房子,那不是白活了吗?

而且她还打算来京城上大学呢,必须得有自己的房子。

随军什么的,她的想法其实跟叶芳一样,随军可以,但是不能天天随。

她不可能为了一个男人,放弃自己。一辈子都困在三室一厅里,等着他垂怜。

那样,也枉费她重生一回了。

“买什么房子,叶深有房子呢。”叶芳说道:“随军之后,部队肯定会分房,就是京城,他在里边还有个小院子,当年她奶奶指名给他的。”

她母亲,叶深的奶奶,曾经是个贵族小姐,出嫁的时候,给她陪送了一处房产,这处房产几经波折,在她临终前又回到了她手里。

她谁都没给,就给她最喜欢的孙子叶深了。

“是吗?那座房子在哪里?”花昭一脸惊喜:“它旁边的房子卖不卖?我爷爷说他不要跟我一起住,但是如果能挨着,就最好了。”

其实叶芳说完就后悔了,那房子是叶深的,以后是小两口的,花强要是住进去,他们不介意,她那多事的嫂子,小心眼的另一个侄媳妇,肯定就有话说了。

还是花昭好,心思单纯,从来不想着占便宜。

她那嫂子和侄媳妇,可是惦记那房子好久了,说叶深既然空着不住,不如给他们住。

是她拦着没让,她们才没住进去。

“明天我带你去看看。”叶芳说道,现在好了,这房子有正经女主人了,谁也别想挤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