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岁月可回首章节沈清浅屠斐免费阅读

沈清浅苍白着脸色正要说话,却看到屠斐身后站着一个穿着素雅的中年妇女。

她一怔,脸色瞬间涌上几缕拘谨。

“姑妈。”沈清浅小心翼翼唤道,像个做错事的小孩,“您别生气,我这就走……”

她知道,自己在姑妈眼里是个罪人,没有资格在这一天来祭拜父母。

“该来还是得来,姑妈哪次又真的赶过你?”沈秋萍看着她,微微叹息一声,“阿斐到处都找不到你,我就猜到你今天在这里。”

沈清浅愣了愣,她怎么都没料想到,屠斐联系不上自己,竟然会直接去找姑妈。

“叨扰姑妈了。”她嗓音中带着歉意。

沈秋萍摆了摆手,脸上没有太多情绪。

“你们年轻人的事自己把握好,我去陪你爸妈说会儿话。”

她捧着手中的花束走上台阶,途径一直沉默的高航身侧时,微微顿了顿随即往墓地走去。

屠斐的视线一直在沈清浅身上。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他压制着怒火问道,“我找了你一天,你一直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沈清浅不想在这种问题上和他多言,更不想当着逝者的面和他争执。

她正要说话,一侧的高航率先开了口:“你就是这么做清浅丈夫的?”

以前他觉得沈清浅嫁给了爱情,所以才将自己在心底生根发芽的情愫封印住。

可现在,哪有什么爱情?!

屠斐听着高航对沈清浅的称谓,一时间怒火更甚。

“清浅?他都叫得这么亲热了?”

眼瞅着两个男人硝烟四起,沈清浅连忙拦在中间。

“高航,你先回去吧,今天谢谢你了。”她对高航说道。

高航眉头一蹙:“可是我还要带你去……”医院。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沈清浅迅速打断:“我会考虑的,到时候联系你。”

高航没办法,眼下这情况他再赖着不走也于理不合。

他抬步走到车里,启动引擎离开。

墓园大门口,只剩下沈清浅和屠斐两人。

“你要跟他去哪?”屠斐一瞬不动的盯着她。

沈清浅看着半山腰上灰蒙蒙的细雨,面色沉寂如水。

“斐爷,你还记得我们的过去吗?”她的嗓音带着空洞的苍白,“六年前我拖着行李箱离开父母跟你走南闯北,你说只要有你一口饭吃,绝不饿着我。”

“四年前你创业成功一夜暴富,你买了别墅做我们的新家,我说别墅太大太冷清,你二话不说又买了市中心的一套公寓,你说清浅想要的,就算是天上的星星你也会摘下来。”

屠斐听着沈清浅说及过往的种种,心底猝不及防狠狠一痛。

“清浅……”

沈清浅仰着头,认真的凝视着身侧的男人。

英气俊朗的五官,棱角分明的脸庞,处处都是她爱的模样,却不知在什么时候变得越来越陌生。

“斐爷,你能把曾经的屠斐还给我吗?”她缓缓问道。

屠斐呼吸一滞,密密麻麻的疼意让他喘不上气。

“清浅,斐爷一直都在啊。”

他的清浅把女人最美的年华都给了他,在他最艰难的时候不离不弃。

过去的情分,他都记得。

所以不管在外面怎么逢场作戏,屠斐心里都有数。

玩归玩,浪归浪,能和他并肩而站的人只有沈清浅。

“斐爷是怕失去你,才口不择言……”他的嗓音里带着愧疚之意。

沈清浅看着他,没有去猜测他话中有几分真情几分假意。

“离婚吧。”她一字一顿道,“每天守着空荡的破房子,受够了。”

屠斐愣住,眸底的情绪起伏不断。

“你什么意思?想和那个男人远走高飞与吗?!”

沈清浅扯了扯嘴角,带着一抹荒唐的苦笑。

她终于能够确定,过往岁月的种种,早已无法挽回的崩塌彻底了。

她深吸一口气,从包中拿出一份皱巴巴的离婚协议,递给了屠斐。

“字我已经签好了,你抽时间去趟民政局吧。”

屠斐瞳眸骤然紧缩,先前压抑下来的怒气都被这份文件瞬间带了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行,连这都早准备好了!沈清浅,你够狠!”他语气恶劣,眸底淬着冰寒,“你不稀罕斐太太的位置,一堆女人抢着要!”

说罢,他拂开沈清浅手中的协议,面色阴沉地朝路边停着的越野车走去,驶车离开。

沈清浅垂着眼帘,被雨水淋湿的睫毛在眼睑下印出一片阴影。

姑妈沈秋萍不知何时已经走了下来,她静静看着沈清浅,心情有些复杂。

“你跟阿斐不是一直都很幸福吗。”

沈清浅看着姑妈担忧的眼神,刚要说话却感觉头昏目眩,鼻血毫无征兆的流了出来。

“清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