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仙尊有点稳精彩小说(道吉竹林)全章节阅读

从局里出来,秦希恩老实地跟在陈浮身边,毕竟把柄在他手上!

希望刚才这一切,都只是陈浮的心血来潮,今晚过后他还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

“你表哥李医生应该认识精神科的人吧?”陈浮问道!

李医生是陈浮的主治医师,正是他们有这层关系,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在药水袋里注射慢性毒药!

秦希恩一愣,“可是我精神没病啊!”

陈浮坚持道:“我说你有病你就有病!你要是没病,怎么让陆子岳坐牢?”

秦希恩再次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

只要证明我有病,那我是不是自愿的,陆子岳都得进去了!

刚才陆子岳反咬自己的行为,让她没了一丝愧疚!

而且那药水袋的证据就很充分,陈浮若是死了便一了百了,可现在,只要追查下去,那是很容易查到自己头上的!

所以秦希恩不得不先配合陈浮!

“那,告倒了陆子岳,你是不是就……原谅我了?”

陈浮满脸溺爱地看向老婆:“陈家因为有秦家帮忙才维持住,这个恩我是记着的,只要你保证以后不再犯,咱们俩好好过日子,我会慢慢淡忘掉这些的!”

秦希恩稍微松了口气,陈浮还是以前的陈浮,只要自己放低姿态还是很好糊弄的,翻身的机会不会太远!

她迫切证明自己脑子有病:“我现在就联系我表哥,时间还早,今晚应该就会拿到证明的!”

几人回到医院,并且找到了李医生。

此时的李医生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不过对于秦希恩的话还是言听计从的!

他确实认识精神科那边的同事!

精神科这种比较玄幻的科目,只要钱到位,就没有什么整不妥的!

现在是晚上9点钟,在李医生和诱人价格的督促下,精神科的同事马上连夜赶了过来。

给秦希恩走一下检查流程,当晚就开出了一张间歇性精神失常的证明!

看到医院有了记录,手上也拿到了证明,陈浮就放心了——这,是他给秦希恩送大礼前的预热!

回到家里,陈浮把秦希恩骗回房休息,自己还有事情要做!

“这是楚洪刚以及其他股东的所有详细资料!”

福伯按照陈浮的吩咐,回家后就将这些资料打印出来;以前的陈浮木讷呆板,福伯知道股东们会行谋朝篡位之事,所以提前收集了大量的资料!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楚洪刚身为陈氏集团二股东,在陈浮接手集团后迅速与秦希恩勾结,野心切底暴露——毒死“陈浮”的慢性药水,是由楚洪刚资助的一个女孩研发,并未上市发售!

想要快速了解敌人,只能通过记忆和资料,不算完全准确,但很有帮助!

每个人都有弱点,他的言行举止,说过的话吃过的饭,夫妻是否恩爱,喜欢几点拉史等等与子女的关系如何等所有的行为、关系,都能成为陈浮击破对方的点!

陈浮特意细查看楚洪刚的资料。

但擒贼先擒王,只要压制住楚洪刚,其他股东们也就不敢放屁了!

可,自己是临时起意,楚洪刚却是有备而来。

应该怎么做,才能在这场搏亦中稳操胜券?

这时,陈浮看到了一个人的信息,是楚洪刚私生儿子的,这私生子有点故事!

让陈浮一下子找到了突破口!

“五个打一个……真有这事?”陈浮问福伯道!

福伯严肃点头:“确实有!”

“能不能弄到证据?最好还是视频!”

“嘶~这恐怕,有点难度!”福伯为难道,“这是在校园里面,调查取证不仅困难而且周期太长!不确定因素太多!”

“学校进不去,就从他们身上入手!你收集这几个同学的资料,最好明天中午能给到我,不需要太详细,大概就行了!”

“这个好办!”

……

次日。

陈浮坚持到公司!

他要确认一件事,对于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至关重要!

直接推开门进办公室!

“陈总?”楚洪刚一愣,随后调整姿态,像长辈关心晚辈道,“你刚出院身体虚,不好好调理来公司做什么?这里一切有我就够了!”

楚洪刚昨天就收到了风声,只是想不到陈浮刚出院就杀回公司,明显来者不善!

陈浮背着双手走来,“这么快就搬进我的办公室接替我的位置,你也是老江湖了,就不怕重蹈我的覆辙吗?”

这总裁办公室,是陈浮的。

楚洪刚身为陈氏二股东,和秦希恩同流合污,最大的诱惑,就是楚洪刚看得见当得着的——总裁!

他神色淡然,被揭穿,被正面刚,却是一点也不意外,处变不惊,足见其心志强大!

“呵呵呵你装什么逼?听了几句耳旁风就以为自己变聪明了?”楚洪刚冷笑:“我不是你,更不是陆子岳,别自不量力。”

唰!!!!

蓝色火焰喷涌而出,难以点燃的雪茄很快冒出火星。

蓝焰背后的双眼轻蔑地瞧了一眼陈浮,“我给集团创造那么大的价值,你这种蠢材没资格与我相提并论,更没有资格来威胁我!”

摸爬滚打多年的经验让他相信自己在稚嫩的陈浮面前蒙胧且神秘,光是这一点就足以吓唬这年青的玩意儿!

“我真没资格吗?”

陈浮微笑着甩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青秀的少年,眉宇间和楚洪刚多有相似!

见到这,神色得意在那抽雪茄的楚洪刚顿时板起了脸,接着脸皮狂跳。

“你什么意思?”

“只是想向你证明,我并不蠢而已,没别的意思!”

这私生儿子自己原配连老婆都不知道,陈浮是怎么知道的?

“他少一根汗毛,我就把你爹妈的骨灰挖出来拌屎让你吃掉!”

见他这么激动,陈浮也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他很在意这个儿子。

牵挂,是强者的拌脚石!

没理会他的威胁,陈浮笑道:“现在是法制社会,我还有大好年华,哪敢做得太出格?”

“哼,量你也不敢!”楚洪刚往椅子上一靠,说道!

再怎么说老子也摸爬滚打了几十年,吃过的饭比陈浮吃过的盐还多,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长,一个陈家的遗子,还是个笨蛋,敢和我叫板?

这小子太嚣张了,敢来威胁我?!

不弄你都对不起我吃过的盐还有那些走过的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