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哲吴一凡扎纸匠开局扎出美艳纸妻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我……我现在在出租屋里,我快死了,你在哪?快点回话!那……那东西就要找上门来了。”

这电话是打给我那老不死的师父的,这是他失踪的第七天,打他电话一直提示留言,我不知道打了多少。

我知道他会驱鬼,虽然没有见过,可很多人都找他做法事驱鬼,如果他再不回来我这条命就算是没了。

我蹲在出租屋的角落里,两面都是墙,门锁的死死的。我已经有三天没有睡觉了,我也根本不敢睡觉。

屋子里所有能开的灯全都打开了,浴室里的浴霸连着开了得有一天,已经坏了一个。

我感觉她马上就要上来了,甚至她好像就在这个屋子里,我感觉下一刻她的手就会碰到我脖子上。

事情发生在六天前,也是我那老不死的师父离开棺材铺的第一天,那天傍晚,我准备关门,来了个唱戏的,让我给扎一个跟她一模一样的纸人。

她长得好看,端庄,穿着一件红色的旗袍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我从没见过那么美的人。

我不答应,因为从来就没有人要把自己的样子扎成纸人,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会觉得晦气。

而且她穿着的红色旗袍更让我心里有些发怵,红色在我们这个行业里,不干净!

她跟我说,她可能马上就要死了,这个纸人就是扎给她自己的,她没有家人,不希望自己孤苦伶仃的,所以才想要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纸人。

天下的稀奇事很多,可这样稀奇的却没见过,她是店里第一个自己来给自己买纸人的。

我当然还是不同意,看得出她有点着急了,她的脸颤动了几下,从名牌包里拿出来一张卡强行按在我手里。

我记的她的手有点凉,凉的不像话,好像是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一样。

她的神情有些恍惚对我说:这里边放着她这辈子所有的积蓄,她求我帮她扎一个纸人。

我当时不知道这里边有多少钱,她可能也看到我脸上那种表情跟我说这卡里一共有300万,是她一辈子的全部积蓄,只要我愿意帮她的忙就全给了我。

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我二十三岁,在这个棺材铺待了十多年,辛苦一天能赚多少我比谁都清楚。

我接下来了,全然忘了师父给我定的规矩:不能给活人扎纸人,不能给纸人画眼!

一个纸人做出来以后,我出于人道主义准备送她一个男孩纸人凑上一对,她对我也是千恩万谢,我拿出来一个以后她不要,说太难看了,她想要一个英俊帅气一点的,说是要在阴间结个婚,不孤单。

我又拿出来几个她都摇头说不好,非要一个和我一样的纸人,说觉得我就不错,就照着我的样子做。

我推辞了好久,在她的那让人充满幻想的声音还有她不断抹在我腿上的芊芊细手里我还是妥协了。

她问了我名字,我说我叫徐哲……

我做纸人,她陪我聊天聊了很多,还说要跟我交朋友,在我扎纸人的时候还要跟我学,说要亲自扎我那个纸人。

我一个扎纸匠从没有人跟我说过这么多话,她还让我拿着她的手,我当时脑子都空了,她身上的体香虽然有些怪异,但很是好闻。

纸人扎好了以后她让我去给她拿一些纸钱来,我去了,可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门口着了一摊火,我过去一看,已经烧了一半那两个纸人已经被画上了眼睛。

纸人不能画眼睛这是规矩,坏了规矩据说会有非常恐怖的后果,具体是什么后果也没人知道,毕竟没有人会真的敢去试试那么做,做这一行的都是对鬼神有些敬畏的。

刚开始我只是觉得有些晦气,但是第一次拿到那么多钱,我哪有心情考虑这些,只想着赶紧去把这卡里的钱取出来!看看300万是多大的一摞!

我去了银行,那卡里果然有三百万,可银行是有规定的,取10万以上必须要有预约,所以我只取出来了9万。

就在我出来的时候,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从天而降,血溅在了我的衣服上,她是从三楼跳下来的,我拎着钱吓得愣在了原地,腿都有些发软,感觉完全就是靠小腿的骨头坚强的支撑着的……

她脸朝下,却突然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那眼神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就是那个唱戏的……

她脸上都是血,腿以一种极其诡异的角度扭着,可是嘴角上还在笑……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我家里都有很多的怪事发生,先是我的狗死在了浴室,晚上传出来女人唱戏的声音,梦里经常出现那女人的脸。

我害怕,拿着钱赶紧换了一套房子,谁知道,只安静了一天,那种感觉又来了,我清楚她就在我身边,我清楚她就在盯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