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萌宝爹地不要跑免费小说_林念傅斯年全文阅读

陆欣晴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正和人通话,她的声音突然拔高:“你说什么?人没死?”

手机那头是一道粗犷的男声:“事情我们做了,她人没死被人救了,我们也没办法,你答应要给我们的报酬什么时候给?”

陆欣晴狠狠攥紧手机,气得手都在抖,竟爆了粗口:“人没死,你们他妈给我办的什么事?还敢问我要钱?”

“我们按照你的意思把她绑了,手腕也割了,谁想到那么快有人去救她?再说我也牺牲了两名兄弟,那是两条人命,这钱你不能少给!”男人态度也十分强硬。

“你们死不死人关我什么事?这么一点事情都办不好,死了也活该!我告诉你,钱我就给那么多,其他的没有!”陆欣晴发狠的和男人对骂。

她只是想要林念的命,那么简单的事,这些人都办不到,还有什么脸问她要报酬?

他说林念被人救了?是谁的速度那么快?

难道是傅斯年?除了她,她想不到还有事那么神速,这么说,这事惊动的傅斯年?

如果是那样,那就棘手了。

她还没来得及惶恐,对方骂骂咧咧的声音从手机传来:“臭女人,你想翻脸不认账是不是?你就不怕我们把这事抖出去,让那个女人知道是你雇人杀她!”

陆欣晴还真不怕林念知道,她唯一忌惮的是傅斯年,不过……她敢做这种事自然不会留下什么把柄。

她阴冷一笑:“好啊,那你尽管去跟她说,你们休想从我这拿到一分钱!”她狠狠掐断电话。

可恶,一群废物,还敢要挟她!

林念在医院休养了三天,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她要求办理出院,她想回家和儿子在一起。

这三天,傅斯年下班后就会来看她,她没让他在医院过夜,让他回家陪儿子。

她给小家伙打过电话,他相信她真的出差了,在电话里一直嚷着要她快点回去,还说想她。

其实她也很想儿子,一天不见,心里就想得厉害。

所以即便她身体不算真的好,她也要出院了。

傅斯年这两天又开始忙碌起来,他没过来,而是派人接她出院。

林念回到靳家,小家伙跑过来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妈咪,你终于回来了,想死我了!”说完还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林念也抱着他,学他那样亲一下他的脸:“我也想你。”她没有完全恢复,说话的底气不怎么足。

林星辰听出了异样,一双酷似傅斯年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打量着她:“妈咪,你很累吗?怎么说话有气无力的?”

林念眸光闪了下,小家伙观察力那么强?

她故作疲累的靠在他的小肩膀上:“嗯,很累,出差一次累坏我了。”

“那我帮你按摩一下。”小家伙马上就伸出小手帮她按肩。

林念怕痒,连忙抓住他的小手:“妈咪休息一下就好了。”

她随后和儿子回了房间,靳远东在房间休息,她不便打扰,现在不是下班时间,傅斯年和大姐都不在。

儿子听说她要回来,特意请假在家等她。

晚上,她终于又可以和儿子一起好好吃饭,餐桌上就母子俩和靳远东三人。

傅斯年今晚要加班,靳凡佩也说要忙事情,他们都没回来。

靳远东对她的态度还是冷冷淡淡,如果不是因为孩子,他不会让她住靳家。

林念对他也就维持尊敬,她不会讨好人。

许是分别了一下,小家伙这会非常粘人,吃了饭又缠着她要和她搭建航模。

林念身体有点吃不消,躺在房间的沙发里不想动:“我看你玩,我累了。”

林星辰撇撇嘴:“要是爸爸在就好,他一定和我一起搭建。”小家伙眼睛一亮:“妈咪,你打电话给爸爸,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好不好?”

看到小家伙请求的眼神,林念自然不忍心拒绝,看来她不在家的时间,傅斯年又和儿子增进了感情。

傅斯年后来给她买了新的手机,办了新的手机卡,她丢失的手机彻底找不到了。

“好,我给他打电话。”这么晚他还没回来,莫名的,她心里竟然有点担心他。

林念的新手机只有傅斯年一个的号码,她拨通他的号码。

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她暗忖,他有那么忙?她会不会打扰到他?

就在她以为他不会接电话了,那一头却有了动静,电话接通了。

她正要开口,对面却传来一道轻柔的女声:“你好。”

林念怔了怔,他的手机怎么会是女人接?

林念听到从手机传来的女声不禁怔了怔,这不是傅斯年的号码吗?

她看了手机,确实是他,她没打错呀,那这女人是……

她记得易繁帮她办好新手机的时候跟她说,他们靳总的手机从没给别人碰过,尤其是女人,他的意思是她非常荣幸成为那个第一人。

这话换做别人说,她不信,但从易繁口中说出来,不由得她不信。

所以现在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她才会怀疑是不是自己打错了?

许是她一直没出声,对方再次问:“你好,你是哪位?”

这一次林念听出来了,这声音是陆柔儿。

自从靳远东下了命令,陆柔儿就成了傅斯年的秘书之一。

如果傅斯年在公司加班,陆柔儿接他的电话应该不奇怪,他有可能在忙什么事情。

林念没发现她心里自我安慰的那样想,腹诽易繁竟然说谎骗她,害她以为傅斯年的手机不是谁都能碰。

陆柔儿接的电话,她突然就没了心思要找他,只是儿子还在等着,那她就帮小家伙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好了。

“我是林念,靳总呢?”

陆柔儿闻言不禁惊讶了,竟是林念?

可为什么靳总的手机里显示的是陌生号码,他连个备注都没给林念?

她蓦地想到梁雁跟她说过,傅斯年和林念是隐婚,他不过是为了孩子才和林念结婚,他根本没把林念这个妻子当一回事。

也就是说他心里没林念。

这么一想,她就明白为什么林念的号码在他这里是个陌生号了。

陆柔儿红唇勾了勾,声音突然变得非常娇媚还有点羞涩:“原来是简设计师啊,靳……斯年他在洗澡,要不你等等再打过来?”

“洗澡?他……不是在加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