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医圣手叶不凡秦楚楚小说(完整版)阅读

“当然是医生。”叶不凡说道,“不过,我是一名古中医传承者,古中医讲的是医术,武道,玄门术法三者合一。

就是说一名好的古中医必然也是一名出色的术法大师,同时还是一名武者。”

贺双双拍了拍高耸的胸口说道:“真没想到,世界上真有这种东西,我原以为那些都是骗人的。”

想到刚刚看到的恐怖情景,她不由一阵心有余悸,实在是太可怕了。

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叶不凡笑道:“我原以为贺大小姐天不怕地不怕,竟然会怕这种东西。”

贺双双瞪了他一眼说道:“这有什么好丢人的嘛,人家可是女孩子,怕这种东西是很正常的。”

“你是女孩子吗?”叶不凡故作诧异的问道,随后戏谑的在她身上扫视了一圈,然后说道,“好像还真是。”

“你……”

这让贺双双不禁又回想起刚刚的暧昧情景,脸颊一阵发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问道,“你跟我说一下,这世外桃源小区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道正事,叶不凡的神色也严肃下来,说道:“这个小区有古怪,被人布下了一种非常厉害的阵法,在这里凝聚阴气,正因为阴气充足才会滋生那些邪物。”手机端../

贺双双问道:“之前发生的几起案件和我的同事昏迷入院,都跟这个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那几个发疯的工人就是因为阴气入体产生了幻觉,所以才会做出疯狂的事情。

你那几个同事也是一样,只不过他们在小区内呆的时间短,只是陷入了短暂的昏迷,并没有失去神智。”

叶不凡说道,“阵法运行的时间越久小区内的阴气越重,如果换做十天以前,你来到这里最多就是大病一场,不会出现这种突发性的昏迷。

如果让阵法继续运行下去,这里的阴气越来越浓重,邪物也就随之越来越强大,将来对整个江南市都会是巨大的灾难。”

贺双双紧张的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她是天之骄女,再加上贺家的实力,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感觉到无能为力。

“没什么,你也不用紧张,我这次来的太匆忙了,没有任何准备,等我回去准备一些符箓和法器,三天之内必然将这里的阵法拆除。”

“哦!那太好了。”

贺双双此时对叶不凡有种没来由的信任,她松了口气说道,“那我能做点什么?”

“将这里封闭起来,三天之内不要再让其他人进入了,不然还会有意外事件发生。”

自从见识了那些东西之后,贺双双对他所说的深信不疑,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明天一早我就将这里查封,还有其他的吗?”

“没有了,你暂时要做的就这么多,其他的都交给我来处理。”

“哦!”贺双双答了一声,随后问道,“那个,我还想问一下,今天晚上如果你要是不来的话,我会怎么样?”

“这还用问吗?必死无疑!”叶不凡说道,“看过干尸木乃伊的图片吗?你到时候就是那个样子,被吸干了阳气不但会死,而且还丑陋无比。”

他有心吓唬一下这丫头,其实没有那么严重,虽然自己不来贺双双必死,但尸体跟正常人不会有任何区别。”

果然,每个女人都是爱美的,被他这么一说贺双双顿时被吓得面无血色,心中一阵后怕。

“那……那……那……谢谢你!”

贺双双低声说道。

她这个人脾气倔强的很,叶不凡之前就治愈了贺长青,又帮她收拾了铁头,那时候她虽然心中感激,但依旧没有当面表示感谢。

这次不一样了,叶不凡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救了她的命,让她彻底改变了对这个年轻人的印象。

叶不凡一脸戏谑的说道:“确实应该好好谢谢我,你知道为了救你我付出多大的代价?”

想到那些邪物的可怕,贺双双担心的问道:“代价很大吗?”

“当然大啊,你想我珍藏了20年的初吻都没了,这种代价是无法弥补的。”

“你……”

贺双双没想到叶不凡说的这么严肃,原来是在戏耍自己。

“你这个坏东西,明明是你占了我的便宜。”

叶不凡说道:“以为我愿意啊,你是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紧急,如果不是我牺牲了大量的本命真元,你现在就已经是木姨奶了。”

贺双双脸颊一红,说道:“那好吧,为了表示感谢,给你一个追求我的机会。”

经过今天晚上的事情,她对叶不凡的情感已经由厌恶变成了莫名的好感,这是之前从没有过的。

可没想到的是,叶不凡摇头说道:“还是算了,这个机会我可不要。”

贺双双神色一变,怒道:“怎么,难道本姑娘配不上你吗?”

叶不凡说道:“人家以身相许是报恩,像你这种暴力女,以身相许完全就是恩将仇报。”

“你……你……老娘跟你拼了!”

贺双双说着举起拳头就要拼命,叶不凡见事情不好,指着她身后叫道:“那东西又来了。”

“啊……”

贺双双发出一声尖叫,顾不得找叶不凡的麻烦,再次化身树袋熊,猛的挂在了他的身上。

叶不凡心中暗自好笑,终于抓到了这个女暴龙的弱点,原来就是怕脏东西。

可就在这时,突然嘴唇上传来一阵软软的感觉,还有一丝丝的甜味。

原来贺双双情急之下没有调整好姿势,两个人竟然就这样吻在了一起。

他们谁都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一时间都僵在那里,就有如两个雕塑一般。

过了一会儿,两个人慢慢从震惊中醒过神来,可是并没有就此分开,而是如同情人一般吻在一起。

之前在世外桃源小区的时候,由于有那些邪物在侧,叶不凡根本不敢提这方面的心思。

但现在不同了,夜深人静,又抱着这样一个漂亮的大美女,如果再没点儿表示就不是男人了。

严格意义上讲,这才是两个人的初吻。

过了许久,他们慢慢分开,贺双双从他身上跳下来,红着脸颊说道:“你这家伙,又占我的便宜。”

叶不凡说道:“大姐,你搞清楚好不好?是你跑过来占我便宜的。”

“懒得理你。”

贺双双抬手叫了一台出租车,上车离开了这里。

叶不凡舔了舔嘴唇,“味道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