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不凡秦楚楚天医圣手全文全章节叶不凡小说阅读

叶不凡回头一看,站在自己身后的正是在古玩街遇到的那个老道。

看来自己刚刚因为得到储物戒指太兴奋了,没有注意到这老道一直跟在自己后面。

此时老道双眼放光的看着他手上的戒指,神色激动的叫道:“芥子须弥,容纳百物,果然是个好东西。

赶快把它交给道爷,我可以饶你不死。”

叶不凡冷声说道:“赶快给我滚,我也可以饶你不死。”

老道神色阴狠的说道:“小子,你知道在跟谁说话吗?惹恼了我,不但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还会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如果把这只戒指交出来,道爷少不了你的好处。”

老道心中其实还是有几分顾忌的,既然眼前这个年轻人能够使用芥子须弥的法术,肯定不是普通人。

而且神情淡定让他看不透虚实,所以没急着出手,想摸一摸对方的底细。

叶不凡皱了皱眉:“太磨叽了,你到底是抢还是不抢?不抢我可走了。”

“既然你想死,道爷就送你上路。”

为了眼前的宝贝,老道再也顾不得许多,一掌拍了过来。

如果放在筑基之前,叶不凡还会对老道高看一眼,但现在不同了,两个人在武道修为方面完全差着一个级别。

他没有任何躲闪,迎着老道的手掌一掌拍了出去。

两只手掌对碰在一起,只听砰的一声,老道顿时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后飞出去十几米,扑通一声摔落在地,紧接着哇地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

他从地上爬起来,大惊失色的看着叶不凡,怎么也没想到眼前的年轻人修为如此之高,竟然一招便让他受内伤吐血。

“你竟然是玄阶武者?”

叶不凡获得的是古医门的武道传承,对现在的武者级别并不清楚,不明白这玄阶武者是什么意义。

他说道:“死牛鼻子,就这么点本事还想学人家做强盗。”

“小子,别以为到了玄阶就了不起了,道爷一样可以杀了你。”

老道擦去嘴角的鲜血,然后双手一翻,一连串儿的符箓出现在掌心。

“给我去死。”

老道一声大喝,那些符箓顿时如有灵性一般飞上半空,连成一条长龙,随后忽的一下燃起火焰,化作一条火龙向叶不凡扑了过来。

火龙发出后,老道一脸的得意,这些都是他精心炼制的符箓,虽然火龙的火焰还比不上先天之火,但比普通的火焰也要强大的太多。

虽然对方是玄阶武者,但也绝对挡不住自己的术法攻击。

看着呼啸而来的火龙,叶不凡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他获得古医门的传承,精神力异常强大,在术法方面的修为远远要高于武道。

“米粒之珠,也敢放光!”

面对扑过来的火龙,他轻轻挥了挥手掌,那条火龙不但立即停止了攻击,相反掉转头来,向着老道扑了过去。

“虚空结印,掌控乾坤,你……你……竟然是术法大师!”

老道震惊的无以复加,但此时火龙已经扑到面前,他赶忙拼命抵挡。

只可惜火龙威力强大,他可没有叶不凡那样强大的法力,眨眼之间便被火龙包围,眉毛头发都烧了起来。

老道再也顾不得许多,一道道符箓从掌心飞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将身上的火焰扑灭,他不敢再做任何停留,飞也似的向远处跑去。

这么年轻的玄阶武者外加术法大师,绝对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

叶不凡得到了储物戒指心情大好,也没有理会这个老道,转身离开了聚宝园,向着自己租住的酒店走去。首发....

老道跑了,可刚刚那番话却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什么是玄阶武者?什么又是术法大师?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少个武者和修法者,级别又是怎么划分的?这个老道处于哪个层次。

不过他身边现在都是普通人,这些问题只能先存在肚子里,以后有机会再弄个明白。

回到酒店后,叶不凡心念一动,朱砂、黄标纸等画符的工具出现在桌上。

他拿起毛笔,开始在黄表纸上绘制符箓。

符箓这东西是以本身的法力引动天地灵气,将能量以画符的形式事先储存在黄标纸上。

可以说,符箓就是一种能量的提前储备,关键时候可以一股脑的砸出去。

虽然是第一次画符,但他获得了古医门的传承,术法造诣高深,绘制符箓并不是什么难事。

仅仅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他便绘制了20张驱邪符、20张烈火符,20张五雷符,零零散散的其他符箓也绘制了一些,一股脑的都收进了储物戒指。

这些东西多准备点儿没有什么坏处,关键时候有备无患。

比如说那些五雷符,就算是遇到修为比他高的武者,一股脑的砸出去也会让对方手忙脚乱,为自己争取逃走的机会。

刚刚做好这些,放在旁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好兄弟韩帅打过来的。

电话接通后,立即传来韩帅的声音,“老三,今天晚上八点,东城区夜未央酒吧,你可千万不要迟到啊,事关哥们终身大事,你一定不要迟到。”

叶不凡说道:“放心吧,虽然你没我帅,但有兄弟我在,一定能帮你抱得美人归。”

作为一个传承者,他绝对有这个自信。

“谁给你的勇气连这种话都敢说,不知道我是咱们寝室的颜值担当吗?”韩帅说道,“不说了,我还要给玉婷打电话,晚上见。”

韩帅说完挂断了电话。

叶不凡刚把手机放到桌上,电话便又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这次是江南医院的院长马海东打过来的。

按下接听键,他说道:“马院长,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叶医生,我有个表叔病了,病得非常严重,想请你出手给医治一下,您看有时间吗?”

马海东可是江南医院的院长,手中掌握着江南市最优质的医疗资源,连他都无法医治,可见对方得的一定是疑难杂症,这一下子勾起了叶不凡的兴致。

他说道:“可以,我下午刚好有时间。”

“那真是太好了,我现在过去接你。”

问清了叶不凡所在的位置后马海东挂断了电话,半小时后开着一辆黑色的奥迪6来到酒店门前。

接上了叶不凡,两个人一起向着江南市的南城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