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当场被亲完结版叶筱兮戈衍小说阅读

寒风瑟瑟。

天气太冷了,对做手工活也是一种考验。

想想吧,手冻得跟筷子似的僵硬,捏针都不好捏,怎么做活儿呢?

这时候,叶筱兮就羡慕北方的炕和暖气了。

可惜秦岭淮河以南都没有暖气,偏偏南方这边冬天是湿冷的冷,穿着厚厚的衣服也感觉那带着水汽的寒风只往衣领里钻,那叫一个透心凉。

空调地暖只存在于后世,如今也只有炭盆能拯救一下了。

叶筱兮也没有抠门,买了几大蛇皮袋木炭回来,每个房间角落里放上一个烧得红旺旺的炭盆,把房间里烤得温暖如春。

房间窗户也特意处理了一下,白天插上一根木棍就关不拢的那种,防止窗户误关导致干活儿的人一氧化碳中毒。

只是做工的女人们还能呆在温暖的室内,叶筱兮却还得在外面感受寒风的无情。

既然从家庭作坊升级成了乡村作坊,她的硬件设备除了增加一个院子之外,别的也得同步跟上啊。不论是材料升级,包装的升级,又或者品牌的建立,这都需要操心。

最主要的是,生产效率还是太低了。

也是这时候,她才突然想起自家大男人来。

这一阵她总是在外面跑,不是在学校里和同学沟通,就是在外面采购布料和各种其他材料,在村子里的时候也忙得不行。

有时候戈衍打电话回来她忙得脱不开身,有时候她没在家里接不到,而戈衍在广东也没个固定接电话的地方和时间,两人算算也有十来天没联系了……

这不应该!

叶筱兮深刻反省了一下自己,然后决定拿两天时间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守株待兔等自家大男人的电话,顺便问问他能不能从广东给她弄一批缝纫机回来。

对,缝纫机只是顺便的……

在家白等了两天,这天好不容易等到有小孩儿在门口叫她名字,叶筱兮眼睛一亮就往门口冲。

“是不是便利店老板叫我去接电话?”

“是的!”

“谢谢你跑一趟呀,来,吃颗糖。”叶筱兮笑眯眯地从口袋里拿出两颗大白兔奶糖给传信的小孩,然后快步朝着村口便利店走去。

等了一会儿,电话铃一响,她第一时间接起了电话。

“衍哥……”

叶筱兮这一声跟放了蜜一般的甜,甜得便利店老板都情不自禁瞅了她一眼,感觉有点浑身发毛。

电话那头的戈衍被冷落了十几天,晚上睡觉脑子里都想着自家小娘们儿是不是要飞了。

如果不是便利店老板说她在搞什么饰品生意忙得很,就连便利店老板娘都去她那边做事,据说他家也没什么野男人出没……他怕不是要丢下广东那一摊子事直接回湘南!

现在突然听到叶筱兮这么一声含娇带嗔的喊声,他顿时心脏一抖,然后无数的委屈像是蚕茧抽丝一般将他的心脏给团团捆住,让他感觉胸口闷闷的。

这女人,还记得他啊?

“呵……现在喊这么好听,之前怎么整天不见人?”戈衍忍着满心委屈,故意冷冷淡淡地问道,“说吧,你是不是……”想我了。

“是啊,有事求你!”叶筱兮声音更甜了,“衍哥,我真有一件十万火急的事情要拜托你哦,那个……你有没有办法给我弄二十台缝纫机呀?要是有多的,那更好,有多少我要多少!”

戈衍:“……”

“衍哥,你怎么不说话啊?”

戈衍并不想说话,然而还是开口道:“你想要缝纫机?”

“嗯嗯嗯,是啊。之前陈伟军赔给你的那一批布料,你不是给我了吗?我就用那些布料做了一批衣服,然后剩下一些碎布头加缝纫店买的一些一起做起了饰品。”

“没想到饰品生意还挺好做的,我就打算把这个生意扩大。现在工人们手工给布料锁边太麻烦了,如果有缝纫机的话,生产力肯定会大大提高,所以……衍哥你就帮帮我嘛!”

现在买缝纫机也要票,除了戈衍,谁都难弄到这么多缝纫机来。

“……哦。”戈衍更委屈了,声音都忍不住低落起来,“行,我给你找找货源。不过,临时要找这么一批缝纫机不容易,可能又要耽误几天甚至小半月才能回来了。甚至,也有可能这次根本拿不到货,如果让你失望了怎么办?”

叶筱兮立刻道:“没关系啊,我可以等的!”

“哦……”

“对了,衍哥你在外面要注意安全啊,好好照顾自己,我等你回来。”

“恩,知道了。”哼!

挂了电话,叶筱兮倒是开开心心的,可戈衍却站在电话面前站了半晌,一双黑眸盯着电话机看,仿佛要把电话机给看出一个洞来。

这小娘们儿就记得要缝纫机,知道他这次出门多少天了吗?!

好气哦。

作为一个身高腿长、胡子拉渣的糙汉子,他这眸光冰冷,浑身冒黑气的架势看得身材矮小精瘦的便利店老板瑟瑟发抖,生怕他一个不如意就要砸了电话机,或者就地收保护费……

小本生意,不容易啊!

“先生,这一单你不用付了,算我请你吼。”老板试探着开口。

这么好?

戈衍一愣,旋即点了点头,哥俩好地拍了拍老板的肩膀,领了这份情:“那谢了。”

看吧,人间自有真情在!

广东这边一个素不相识的便利店老板,那都比家里那个小娘们儿有人情味儿!

富源村这边,叶筱兮心情明媚得不行。

终于等到了自家大男人的电话,还把缝纫机的事情给交代了下去,感觉又解决了一件大事,心里别提多轻松,走路都轻快不少。

她刚走进自家院子,端着茶杯的老钟正好准备去厨房倒水,见她回来就问道:“筱兮,戈衍那小子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他这都出去二十多天快一个月了,怎么还呆在广东呢?”

“啊?”叶筱兮一怔,惊讶得瞪大杏眸。

二十多天了吗?

好像,大概,也许……还真是……

哎呀!

她就说这一次自家大男人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这怕是委屈上了呀?

戈衍一月中旬才启程往家里赶。

他回来的时候湘南的天气已经很冷,又降了几场雨,泥土路都冻起来了,车子开着容易打滑。道路很不好开,怕出事,他只能又放慢点速度。

这样一来,又拖慢了回家的速度。

这一次之所以耽误这么多时间,主要是他在广东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熟人的信,连续运了两车电器去了湘南和广东交界处的另外一个城市,又运了一趟货到广东,这才耽搁了。

不过也值得,因为他借此赚了不少,腰包又更厚了。

运了这两趟货之后,很幸运的是叶筱兮让他采购的缝纫机也到了,他这才带着一车子电器往回家的路上开。

这一次在外面,他呆了有一月有余,归心似箭。

开到省城的时候,是下午三四点的样子,戈衍干脆趁着时间还早把货都给送完了,只带着二十台缝纫机回家。

远远的看到自家小院子的影子,戈衍就按了按喇叭。

他心里憋着一腔委屈,也想有人来接一接他。

特别是那个没有良心的小娘们儿……

叶筱兮刚好在家里,一听到动静就飞快跑到大门口,看到戈衍从车上跳下来,顿时忍不住眉开眼笑地迎了上去。

“衍哥,你们总算回来啦!”

戈衍眉眼低垂,一边擦着手,一边冷淡地应了声:“嗯。”

庄伟跟着从车上跳下来,大声道:“筱兮,戈衍给你带了二十台缝纫机,都是蝴蝶牌的,质量可好了!当时这批货差点拿不到,还是戈衍想了很多办法才最终到手的。如果不是你要这一批货,他指不定不会那么拼,他为了你的事可尽心了。”

“真的啊?”叶筱兮杏眸水盈盈的,悄悄去拉戈衍的手,“衍哥,谢谢你啊。”

戈衍耳根子莫名有些泛红,轻轻挣脱了她的手,粗着声音反问:“谢什么谢,你不是我女人?就喜欢说这些有的没的。”

叶筱兮忍不住抿唇笑,瞥了一眼他发红的耳根,没再说什么了。

把车上的缝纫机都弄进院子,几人也都进房间烤火。

外面天寒地冻的,家里却很是暖和。

堂屋角落里放着一个炭盆,红红的火光烧得旺旺的。靠墙还放着一个外面罩着木围栏的单孔煤炉子,再在木架子上搭上一层厚厚的棉被,人就可以坐在椅子上烤脚,浑身都能烤得暖洋洋的。

叶筱兮让他们三人赶紧到火上烤烤脚,可卫怀农和庄伟都拒绝了。

“我们在外面洗澡不勤快,身上都有味道,别把火桶被子给弄脏了。”

戈衍原本都开始脱鞋子了,闻言也立刻停止了动作。

“我要洗澡。”他一双黑眸看向叶筱兮,“你给我拿衣服。”

又来了。

叶筱兮无奈了瞪了他一眼:“衣服我都给你准备好了,现在就去给你拿。你要是着急洗澡的话,去厨房把火弄大点,再去烧点水。”

戈衍才不会去烧水,他亦步亦趋地跟着叶筱兮到了房间,不过也没有对她动手动脚,只用一双幽深发沉的眸子看着她。

叶筱兮倒是自己忍不住了,把房门一关就扑进他怀中,双手环住他精悍的劲腰,脸在他胸膛上蹭了蹭:“衍哥,我好想你啊。”

“想我还是想我带回来的缝纫机?”

“……”叶筱兮忍俊不禁,“我突然觉得,我还是比较想缝纫机。”

戈衍:“……”

“好啦,我当然最想你啦!”叶筱兮踮起脚尖小跳了一下,在他唇上亲了一口,然后又在他领口处闻了闻,“哎呀,有点臭,你快去洗澡。”

戈衍:“!!!”

他这时候也顾不上跟人算账了,整个人都僵硬了。

他,他,他臭吗?

“我这是有男人味!”他涨红了一张脸,眼睛里都有小火苗在愤怒地闪烁。

“好啦好啦,是男人味。”叶筱兮拿好了衣服,敷衍地塞到他怀里,“快点去洗洗干净,晚饭多吃点,吃饱点儿,嗯……晚上好好表现。”

“……”戈衍好想生气,可是运了半天气,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等着吧,看他晚上怎么兴风作浪!

主要是浪!

有了二十台缝纫机,叶筱兮的手工作坊如虎添翼。

等妇女们掌握了缝纫机的使用方法之后,工作效率大大地提高了,每天产出的发圈和发卡数量增加。这也意味着叶筱兮的生意越做越大,日收入越来越高。

因为作坊里增加了二十台缝纫机,在这时候也算是一大笔财产,于是年轻力壮的庄伟就搬到了这边院子住,还带着小黑狗一起,防止缝纫机被贼惦记。

这季节外面天寒地冻的,跑车很危险,叶筱兮不让戈衍再出门了。

就算跑车赚钱,那也得有命跑不是?

庄伟闲下来了刚好就可以干保安的活,也不用另外再请人。当然,叶筱兮也没有亏待他,给了他五十块一个月的工资,算是亲情价加补贴。

知道叶筱兮在做饰品,卫红也兴奋地说要来打寒假工。

如今在叶筱兮作坊里上班的女人们每天工作七小时,作息时间分为冬季作息和夏季作息时间,并不算严苛。

她们每月保底工资是十块,绩效工资还是按照之前的来,做一个发卡一分钱,一个发圈两分钱,坠珠子的再加一分钱。

因为有了缝纫机之后工作效率大大提高,这也意味着来上班的女人们单位时间内能做出来的成品更多了,她们的收入也因此翻倍。

要是认认真真工作的话,一个月拿个几十上百块也不是白日梦。

就连林可佳这样私下做活的,每月也能拿到二十多块的工资,生活质量肉眼可见的提高。

周蓉比林可佳更敢拼,她拿上成品发卡发圈去省城的纺织厂等女工比较多的地方卖,每月竟然能攒下上百块。尝过这个甜头之后,她之后就情愿顶着寒风出去卖东西了。

卫红向来就喜欢做手工和缝纫的活儿,听说在作坊里上班工资这么高,她也想过来试试手。她想努力一把,要是顺利的话就能给自己存下学费和生活费了。

她自己能干了,就能不用叶筱兮总是补贴她。就算她分不到缝纫机也没事,她用手工缝就行,手工缝一月也有二三十块呢。

不仅卫红惦记着,富源村里惦记的人多了去了。

她们是都想进作坊,用缝纫机干活儿。

因为叶筱兮工资给得这么大方,进入手工作坊的二十个女人在村里得意得不行,其他没有选上的就见天儿地问叶筱兮什么时候能扩大规模,把她们也给招进去。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为了世界和平,叶筱兮当然不会傻得说以后不扩大规模了,让村子里其他女人别惦记了。

要是这样的话,这不激发矛盾吗?

万一有眼红做点什么手脚,岂不是会给她带来麻烦。

所以,她还是给了其他女人们很多希望,除了保证以后做得好一定会扩大规模之外,还保证扩大规模之后优先选择村子里的女人。

这样的话,村子里的女人们才算满意。一心一意盼着叶筱兮发展得好,也不会添乱子。

然而让叶筱兮没想到的是,村子里的女人是淳朴地盼着她好,眼红病也并不一定就是村子里的人,还有可能是她身边的另外一伙人。

不知不觉间,时间过去,眼看着到了一月末。

湘南大学要期末考试了。

叶筱兮提前一个星期就没再管生意上的事情,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马上要到来的考试上。

好歹是湘南省的文科状元,她还是有点形象包袱的,就算这一次不能拿到校内第一,怎么也不能考得太差吧?

成绩下滑一点她还能说是学校里人才济济,要是下滑得太多,那她就要做好被别人看笑话的准备了。

一连几天,叶筱兮都复习到很晚。

晚上戈衍也不闹她了,反而体贴地给她端茶倒水。对视的时候默契一笑,两人像是回到了叶筱兮高考之前的那一段时光。

二月三号,考试的第一天。

叶筱兮背着挎包匆匆走进教室,正准备寻找自己的位置坐下来,突然周蓉急匆匆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一见到叶筱兮就脸色苍白地跑到了她面前。

“筱兮,大事不好了。”周蓉双手冰冷,紧张得发颤,不等叶筱兮问就继续说道,“有人在公告栏里贴你的大字报,说你是资本主义,开办作坊剥削劳动人民!还说你不务正业,好好的学生不读书,尽想着邪门歪道,还诱惑其他的学生跟你一起堕落,要学校开除你!”

周围人有不少将目光投过来,可周蓉顾不上。

她气得眼眶发红:“究竟是哪个人那么不要脸,那么没良心?!你这也叫资本主义,你这叫剥削人?也不看看你让多少同学改善了生活,让他们从每天吃糠咽菜到能隔几天吃一顿肉!别人不记得你的情,我记!”

“我周蓉如果不是你照顾着,我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好日子,谁想□□你,我第一个不答应!”

叶筱兮还没有说话,就被周蓉一通话给弄晕,等她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再看到周蓉这一副急红了眼的模样,顿时觉得心里有些暖。

她握住周蓉冰冷的手,温声安抚她:“你先别着急,这事情闹不大的。考试要紧,我们先把这场考试给考好了。要是我们考试都没有考好,那些小人才会得意。”

“……嗯!”周蓉被安慰得冷静下来,重重点头。

她跟叶筱兮在一个考场,很快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来,一副严正以待的模样,看得叶筱兮忍不住唇角微翘。

笑完,叶筱兮自己又是一怔。

现在她还能笑出来,也算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吧?嗯,重生一次,她的心理素质也越来越不错了!

周蓉来了之后,赵灵仙也跟着来了。

照样是一通跳脚。

只可惜赵大小姐从小教养就好,学不会泼妇骂街那一套,绞尽脑汁想不出粗话,憋得一张脸都红了。叶筱兮哄了她半天,眼看着快到考试时间了,赵大小姐才气哼哼地去了自己的座位。

寝室里另外三个人,林可佳是最后一个来的。

她目光扫到叶筱兮之后,对她点了点头,然后快步走向自己的座位。她坐下之后,考试铃马上就响了,监考老师抱着一大叠试卷过来。

林可佳歉意地对着叶筱兮笑了笑,叶筱兮也对她拍了拍胸口,回了一个“我很好,别担心”的笑容。

试卷发下来了,叶筱兮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摒除所有杂念,将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试卷上。

她这一学期虽然做了很多事情,但并没有荒废学业,加上最近的突击复习,她有把握自己能考出一个不错的分数。

叶筱兮沉浸在题海之中,安静地开始做题。

考试时间很快过去,当叶筱兮在结束铃声响起来的那一刻放下手里的笔,心里竟然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她是那种情况越是危机越冷静的个性,这一场考试,她觉得自己发挥得很不错,之后几场也只会发挥得更好。

如果有人想用大字报干扰她的情绪,等着她考个低分,那不好意思,肯定要失望了。

考试结束,周蓉和赵灵仙第一时间走到叶筱兮身边,林可佳也跟着来了。

四个人一起去叶筱兮被贴大字报的公告栏,叶筱兮也看到了那张白底黑字,看起来特别醒目的大字报。

大字报的内容,就是周蓉说的那些,只是用词文绉绉的,像是一个酸人在刻意卖弄半瓶子文采。

把大字报的内容来回看了几遍,叶筱兮一边在心里思考着对策。

很快的,她心里有了一个模糊的想法。

她没有把大字报给撕掉,也让赵灵仙几人不要冲动,她留着有用。

撕了,别人反而说她心虚。

改革开放提出来才两年时间,这时候国家还有很多人没有反应过来,甚至把个体户当成羞耻的行业,经济发展的阻碍依旧在各方面存在,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

前世,这时候应该是经济复苏前的迷茫期,就像是春天到来之后还有倒春寒一般。这时候的思想认知高度还不足以支撑经济的发展,改革开放的先进思想在具体实施的时候碰上了冷冽的寒潮。

可是,为什么今生一定要循规蹈矩,按照前世的步调来呢?

既然有争论,不如来一场辩论?

有了后世的眼光,知道未来的走向,叶筱兮自信自己不会被驳倒。

叶筱兮正在心里想着具体的对策,林可佳突然一脸不好意思地走到她身边:“筱兮,以后我应该不会再给你做事了,你……也别做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衍哥暗搓搓地表示好委屈哦,老婆好像不爱自己了……更爱缝纫机!

ps:

今天小区停电,晚上才开始码字,迟了这么久,不好意思啊小可爱们,道个歉~

爱你们~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猪事大吉2枚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压根不出现20瓶、3558327616瓶、苏子珞15瓶、玲子酱10瓶、李狗蛋10瓶、绝尘肆杀8瓶、不送酒6瓶、小茉莉5瓶、啦咔5瓶、hmhtje5瓶、南安木子4瓶、小酒窝~3瓶、liv95283瓶、糖小囧2瓶、285302432瓶、爱吃面面2瓶、rainbow2瓶、krisue1瓶、春泥又护花十全大补药1瓶、滴滴小呆瓜1瓶、不午休的、猫1瓶、娉娉婷婷1瓶、陆娆七1瓶、鬼灯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