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风水师陆炎宋佳佳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一十九章出门没看黄历啊

我表面装作波澜不惊,其实心里已经思前想后一会如果有什么情况该怎么处理,打?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出手,伤了谁都不好交代,不打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办法。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没一会,在大强子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本市较为豪华的一个酒店,应该不比上一此宋瑶带我去的酒店差,酒店的大门高大雄伟,门口停了一排排我根本没见过的汽车。

“来来来,我在这里定了房间,咱们边吃边聊”,大强子说着话,一把缠住我的胳膊,好像生怕我跑了一样。

进入酒店,我还没有来得及看一下周围的景色,就稀里糊涂的跟着他们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包房里,足有一百多平米。

分分落座,我和大强子在主位上坐着,背靠着窗户,面对着双开的大门。

咦?哪里不对啊......

这整间屋子看似装修的极为奢华,名贵的大理石地面,墙面上镶嵌着更为少见的贝壳装饰,房顶上巨大的水晶吊灯,整张实木拼接的大桌子,就连椅子也是红木的,尽显档次。

可是,墙壁上几章照片吸引了我,其中有一张照片是两人合影,其中一人我认识,电影演员,最近几年的票房最高的演员,叫什么什么丽。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个明星边上的那个人,在哪里好像见过......,但一时想不起来。

双开的实木大门上方挂着一个八卦镜,我打眼一看,此镜子绝非现代之物,从其上面泛着绿色锈迹即可看出,是有一定年头的铜制八卦镜,但是这八卦镜缺了一个角......

要是缺了一个角,这八卦镜以前要是收过什么脏东西的话,那岂不是所收过的煞气邪物要统统反噬而来?

不吉利,不吉利,我瞬间心里有些不爽。

大强子可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只以为我有些不好意思,没有放开心态,一个劲的跟我说不要客气,不用想那么多之类的话,我随即礼貌的点点头。

这个家伙平时在班级里就是嚣张跋扈,高调的很,今天把我‘挟持’来此,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没一会,服务员陆陆续续的将巨大的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品,均都是我没有见过,但一看就是美味佳肴哦的菜。

看着看着,我的味蕾被成功的诱惑开来,口水也渐渐的多了,要不是我闭着嘴,估计口水都留了出来。

当然,大强子等人是不知道我的心理活动的。

“来,今天算是我给陆炎赔礼道歉,也算是正是和陆炎建立深厚友谊的开始,来来来,大家做个见证,端起杯,咱们先干一杯”,说着话,大强子站起身,端起酒杯。

我一见这阵势,也不能掉了面子,站起身端起酒杯就和大强子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还好是啤酒,一杯酒一饮而尽。

在乡下的时候,也偷着和村里的几个年长的伙伴喝过一次啤酒,但是我对这个东西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喝了行不喝也不想。

完了,我突然想起来爷爷曾经告诉过我,我不能轻易喝酒,因为我是纯阳之体,本身的阳气就极为强烈,能感知到很多污秽煞气,要是喝酒,体内的阳气会随着酒精的作用暴增。

后果就是物极必反加剧,阳气太过强盛,招来污秽之物吸取阳气,更有甚至是妖气缠身......

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为时已晚,啤酒已经下肚,我明显的感觉到一股热气顺着丹田蹭蹭的往上顶。

热气根本不受我控制,直接来到了我的天灵盖,脑门一热,我瞬间有点发晕......

“这是......啥酒?”,我强忍着眩晕之感,看着空空的杯子说道。

“这是德国进口的高度数原酿啤酒,是我爸特意让这个酒店经理给我进的货,一般是喝不到的”,大强子根本不知道我的意思,以为是我觉得好喝,说完,立马又给我倒了一杯。

不好,这股热气还是不断的从我的丹田处涌出,我赶紧运气,想将这股制热的阳气压制在体内不让其歪斜,但是,我发现这股热气好似脱缰的野马,根本控制不住,而且还源源不断的冒出。

这样肯定要出事,我心里暗自后悔,干嘛这么嘴馋,大强子还没怎么着我呢,我自己倒是给自己找事了。

正在我极力的控制着体内阳气疯狂外泄的时候,我正对面大门上的那个缺了一角的八卦镜突然一亮,紧接着,一股黑色的气体顺着缺角出缓缓窜出来。

当然,也只有我能看到,没有修炼过术士之道的寻常人是根本察觉不到。

“大强子,我肚子疼,去趟卫生间”,说着话,我站起身,根本顾不上大强子和其他人的眼神,正准备走出门外。

“呼......”。

一阵邪风吹过,两开的实木大门本来是向里敞开的呃,被风一挂,“咣当”一声关上了。

这一声吓的大强子酒杯一下掉落在地上,其他人也均都是一激灵。

我一看,彻底完了,那个缺角的八卦镜里面散出了不祥之物......

我想的没错,这八卦镜应该是酒店主人为了镇邪,放在门上对着窗户外面,起到了一个辟邪镇宅的作用,殊不知,这个傻缺,没有注意到八卦镜缺了一个小角,加上我又二呵呵的喝了一口烈酒......

这一切好似特意安排的一般,只能怪自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正在众人被被一声巨响吓一跳的时候,那股黑气飘飘然的奔向在坐的人而去,接着又是一股黑气散出,也直奔酒桌上的人。

不好,这妖气是要上人身了。

我急忙转身,但,为时已晚,黑气直接越过我,奔着距离最近的人而去,两个染着黄色头发的人。

“啊......”,“哦......”。

两人换身一嘚瑟,眼珠子一翻,眼皮一耷拉,嘴巴也跟着歪来歪去,嘴里磨磨唧唧的叨咕着什么。

“腾”的一声,其中一人站起身,接着,另一个人也站起身。

“哈哈哈哈,咱们又见面啦?”,一声极为刺耳的小声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