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负时光不负卿全文阅读 蓝与月章节阅读

观沧海拉起细雪的小手,“走,我带你去找你碧云师姐去。”细雪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抬起头一脸懵懂地问,“观主,在外云游的那些师兄师姐们是不是都忙着捉妖怪呢?”

“嗯。”

“那我什么时候也能像他们一样呢?”

“这个就要看你自己。”观沧海看着细雪,细雪从观沧海的眼中看到了宠溺。

“我以后一定要像他们一样斩妖除魔,我要当第一个十三岁就能出去斩妖除魔的!”

观沧海忍俊不禁,他没告诉细雪青云观里不缺年少有为的道士,让细雪立下一个目标总比她整日浑浑噩噩度日要好。

“师兄,我回来了!”

细雪抬头一看,一个年轻俊秀的男子咧着一口白牙,阳光下笑得像朵灿烂的太阳花。

这是……师兄吧?

“你怎么回来了?”观沧海有些惊讶,长风喜欢在外云游,已经走了半个月。

长风没有急着先回答师兄的话而是先问道“这丫头是谁啊?哦,别提了。这次我碰上了点麻烦。”

观沧海扭头看了细雪一眼,手又抚上细雪的脑袋。“她是你的师侄。”细雪不喜欢别人摸她的头,可是又觉得自己就这样闪开实在太不给观主面子,便一直僵立着。

长风蹲下来,对着细雪勾勾手指。“师侄,快到师叔这里来。”

细雪:……

“你碰上什么麻烦了?”观沧海的这个师弟虽然功力不及他,但却是有两下子的。一般的妖怪都不是长风的对手。

“京城里闹了挖人心的妖怪,关键是那妖怪不对那些养尊处优的达官贵人下手,却对一些下人下手。搞得人心惶惶。”

“难道你捉不住它吗?”

“它最近没有出现,而且也不知道它下次作案是什么时候,我就先回来了。”

“你是想和我借人手?”

“嗯,如果能遇见在外云游的师姐师兄他们就好了,那样我还能多几个帮手。”

“青云观里加上你这个师侄只有十七个人,怕是不够让你差遣的。”

“没事,我留下了许多符咒在那些富贵人家的家宅里,能抵挡一阵。”长风有些得意。

不料,观沧海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波澜,声音依旧不冷不热。

“希望那妖怪不会对普通百姓家下手。”

长风笑不出来了。

“师兄,依你看应该怎么办?”

“师叔,我觉得你可以多找几个人等在那几家贵人家里。”

守株待兔?

长风有些欣喜“这个主意不错,小师侄,你继续说。”

“额……”细雪仰头看着长风的笑脸明晃晃的在太阳底下居然有些刺眼,忍不住把头转向别处。

“容我想想……”

哎呀,怎么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细雪恨不得打个地洞钻进去。耳畔突然飘来了观沧海的声音。

“不如我们一起下山吧。”

“啊?就我们三个人吗?”长风疑道。

“所有人下山。”

“这样行吗?万一有妖怪把我们的家给弄坏了怎么办?”细雪担心青云观的人走了以后,会有一帮妖怪来袭,她可不能让自己的新家让那帮妖怪给毁了。

观沧海失笑,这孩子还是太缺乏安全感了。“不会的。大不了我们再建一个。”

“真的吗?”

得到肯定的回答以后,细雪在心里默叹:财大气粗,财大气粗啊。

“我带你师侄去碧云那里了。”观沧海说罢转身将细雪带走了。

细雪心里万分期待下山的路途,她只要一想到她和这么多人一起下山就开心,关键她头一次觉得自己利益同家人还有桐芽家人以外的人相连。

这种感觉,相当美好。

“观主,我应该叫你什么?”

“长风是我师弟,我让他叫你师侄,你当然要叫我师父了。”

“啊?奥”她没想到自己会成为青云观的弟子,即使是,她还以为自己会成为长风的弟子呢。

“到了”观沧海站定,道“这就是你碧云师姐的房间。”

细雪有点好奇,碧云的房间观沧海怎么会知道在哪?莫非这青云观里每个人的房间他都知道在哪里?嗯,应该是这样。

“师父,我要自己进去吗?”

观沧海摆手,“你不必管”观沧海把碧云叫了出来。

“师兄?诶,这是哪里来的小孩,长得真可爱。”

碧云的一番夸赞让细雪心生好感,殊不知碧云在暴露真正面目后有多骇人。

观沧海抚摸着细雪的头“这是我新收的徒弟,也是你师侄。细雪,这是你师叔。”

“是,师叔你好。”

“碧云,以后你们俩同住,要照顾好你师侄。”

观沧海的话让碧云心里不满,但是她可不能表现出来。

“师兄,把她交给我你就放心吧。”

细雪看了一眼碧云,这个人很会说话,但是能不能做到说的话就不一定了。

观沧海点点头,说道“有劳你了。”

观沧海看了细雪一眼,飘然而去。碧云师姐将细雪带进屋里攀谈起来。

“你的名字叫细雪?我觉得挺好听的。”

“呵呵,谢谢。”

“你家是哪里的?”

碧云的这个问题,让细雪有些犯难。

“……潘家沟的。”

“潘家沟?那是什么地方?”碧云故作惊讶。

细雪闷闷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一个小山村,我不知道它具体在哪,因为如果我自己回去我是绝对找不到路的。”

“你是第一次离家?”

“对。”

细雪从内心觉得无力,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离家好啊,我就是为了历练自己才离开家的。”

细雪没法接话,她不想把自己丧失双亲的事情到处跟人说,也无法把这些当作靠近一个人,与人亲近的手段。

碧云看出了细雪的不对劲,问道“你怎么了?神不守舍的。”

细雪摆摆手,闲扯道“没什么。碧云师叔你家是哪里的?”

“京城。”

“哦。”原来是繁华地段。

“我跟你说哦,我家那里好吃的东西可多了。”碧云一提起自己的家乡,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

细雪点点头,她记得这次下山也是要去京城吧?

“对了,这次我们下山去京城正好有机会可以重温那些美味。”碧云一副小女孩的模样。

提到吃的,细雪也兴奋了起来。

细雪本想问师父有没有足够的银两让他们尝尝鲜,但是觉得师父性格凉薄,还是直接问自己面前这个人好了。

“碧云师叔,你说师父他有没有足够的银两让我们吃吃喝喝啊?”

碧云脸上换上了一抹愁绪。

“师兄虽然有钱,可是那也是他拿命换来的,我们还是别太随意的好。”

细雪点点头,她怎么就忘了修道之人的财产来源有限,都是用毕生所学拼出来的呢?

“对了,这不是有你在吗?师兄这么宠你,肯定会让你吃够喝够的。唉,师兄他都没对我们这么好过呢。你可真幸运。”

细雪汗颜,这个女人的思维还真是活跃啊。

细雪已经没有了和这女人聊天的兴致,碧云接下来说的话她虽然也认真听了,可是也都当做耳旁风,随便敷衍几句了事。几个回合下来,细雪对这个女人的好感已经去了十之五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