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的雪小说 周弥谈晏西完本阅读

17sugar

为了戒烟,  起初的一星期,谈宴西推了全部的应酬,不然那样的酬酢场合里,  烟来酒往总是难免。他不低估自己的决心,但也不过分高估自己的意志力,前期先直接切断接触源罢。

白天在公司倒还好,自有别的事项占据他的注意力,  再不济一剂咖啡可聊作替代。

工作结束后,  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待在健身房的时间都比平日长些。

但夜间总有清闲下来的时候,  这时候便是残余尼古丁与意志力拉锯的主战场。

周弥能明显感知,谈总生活习惯确实健康多了,  可这一阵子,脾气也大多了。

她能带回去做的工作都带回去,  陪在他身边,权当是精神上的支持。

见谈宴西叠腿而坐,歪靠在沙发里,神情凝重又一言不发,  周弥就知道,  到了他顶难熬的时候。

周弥走过去,  站在沙发背后,往他肩膀上一趴,  “要不要吃点夜宵?”

“不吃。”

“陪你出去走走?”

“不去。”

“我知道有种戒烟糖,或许有用……”

“没用。”谈宴西戾色更重。

他已经试过了。

戒烟糖这东西,基本可以排进他最讨厌的事物的第二名。他原本就不喜一切甜口的东西,  甜味再叠加别的不知什么成分的味道,咽下去只觉得胸闷气短。

他尝过一粒就扔了。

周弥笑出声,  只剩下唯一办法,激将“或者,你愿意丁克也行。随便你变成肺癌高危人群,早早死在我前面,我也不会再管你。”

谈宴西目光凉凉地扫她一眼,“我建议你把你这张嘴捐了。反正不说人话。”

“讲道理。我在帮你想办法呀,你不领情。”

“我不是说了吗,试过,没用。”

“那你倒是听我把话说完?”

“你说。”

“我知道有种戒烟糖――”周弥两手环抱住他肩膀,轻轻呼气在他耳旁,“我。你要不要试一试?”

那一阵,周弥成了他最有用的“戒烟糖”。

都是基于人性弱点,最低等的“瘾”,对什么成瘾不是成瘾呢。

后头,周弥忽然想起来问他,那排在讨厌事物的第一名是?

谈宴西答把他的姓氏打作“谭”。

――

18“特殊癖好”

春夏之交,时装发布会又开始密集扎堆。

周弥要出一趟跨时很长的差,基本近半个月的时间都在国外,伦敦、米兰和巴黎三地辗转。

谈宴西那头也忙。

那时候周弥还在东城,他说今后业务要往东城拓展,不是一句只为了哄人开心的空话。

这两年,他一直在绸缪这事儿,但东城不同于北城,各有各的山头,比较而言,谈家的影响力弱了许多。这里头盘根错节的关窍,都要靠他自己去打通。

经营了两年多,总算筹备停当,那边的公司正式成立,其组织架构和股份构成,与谈家是完全剥离的。

东城的公司,他的股权占最大头,拥有最绝对的话语权,此外,卫丞和尹策也都各有股份。

周弥这天是待在伦敦。

工作结束回酒店,洗过澡之后,躺在床上,给谈宴西打视频电话。

谈宴西从来是接通之后,将摄像头调转角度,对着天花板,对着书架,总归不肯对准自己。

周弥抗议过,说你跟人视频会议不也是露脸,怎么跟我视频,露个脸就这么难?

谈宴西随她抗议,反正不从。

某些方面,他顽固极了。

周弥无所谓,自己这边的画面调大,凑近摄像头,按下眼皮,检查自己眼妆卸干净没有。

听见谈宴西出声“……你离镜头远点儿。”

周弥哈哈笑,翻个身,趴在床上,将手机竖起来立稳,拿了一旁的一本杂志过来,摊在床上,一手撑着腮,一边翻看,一边同谈宴西聊天。

谈宴西忽说“东城这边的公司,尹策自请过去负责日常执行事务。”

周弥觉得这事儿跟自己不相关,“……你是问我意见,还是?”

“他为了脱离尹家的干扰。”

周弥愣了一下,“你是想说,为了……”

谈宴西“嗯。”

为了顾斐斐。

这两年多,周弥也算是见证了当时自己纯粹出于直觉的第六感,怎么就邪乎地成了真,尹策和顾斐斐,这单论性格,怎么都好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却纠缠了这么久。

谈宴西对她吐槽,尹策毛遂自荐,说的话那真是恶心死了周小姐和斐斐是姐妹,我跟三哥是表亲,往后,就是亲上加亲的关系了。

周弥笑惨了,动静大得手机都跌下去。

她将手机再竖起来,笑说“等下我要跟斐斐打个电话。”

说笑时,她睡裙的肩带滑下去了,正准备拉起来,往镜头里看一眼,却顿一下,“……谈宴西。”

“嗯?”

周弥也不说话,反而将肩带往下再一褪。

她是拥着被子的,画面远远未到限制级,但正因为犹抱琵琶半遮面,格外引人遐想。

周弥只听见镜头的那一端一片寂静。

她故意逗他“你给我看看你的脸,我给你看更多,好不好?”

谈宴西的回应,是直接把视频给挂断了。

不过几秒钟,他发来一条语音消息周小姐的癖好真是特殊。

周弥被气到,正要回复,谈宴西又发来第二条等着。

――

19旧梦

最快的飞机,也没法让谈宴西这狠话立即兑现。

两人再碰面,是在巴黎。

周弥结束了伦敦那边的事,巴黎的工作安排接踵而至,而谈宴西东城那边告一段落,回去暂无紧要事宜,就干脆改道,过去一趟。

他们蜜月的时候,就预备要一起再去一趟巴黎,但好巧不巧,那一阵公寓外墙做修缮,围了防护网在外头,遮了窗户的风景,进出也很不方便。

过去怕觉得扫兴,便说改期吧。

永远不必高估资本主义国家,基建这方面的速度,那公寓外墙的修缮工作,一持续就是大半年。但他俩的时间,又不那么凑巧了。

有时候,一些事预先计划反倒没用,最后成行的永远是临时起意。

周弥退了给她的定的酒店,去16区那栋的503下榻。

那房子虽然一直空置,但谈宴西安排了人定期地维护和打扫,因此,进屋的第一眼,便和记忆里样子没有分毫差错。

绿色半墙,复古花砖,藤编的餐椅,连那盆散尾葵也依然葳蕤苍翠,漏下疏疏的影子。

谈宴西是先她一步到的,早已洗过澡,穿白色t恤和居家的灰色卫裤,过去门厅里,将她一高兴就直接丢了手的行李箱推进来。

她也没穿拖鞋,就赤着脚。

她表达喜爱有种稚子的天真。

周弥推开玻璃移门,趴在阳台的栏杆往外看,依然是墨蓝的天空,墨绿色遮雨棚下,澄黄的街道灯。

她深深地呼吸一口气。

谈宴西走过来,抱臂瞧着她,只是笑着,也不说话。

周弥转头看他,“说起来,为什么你只租没买?买不是更划算?”

“要买得买这整栋楼。你要吗?买下来也行。”

周弥笑说“好啊。以后我就专门收这栋公寓楼的房租,也不用工作了。”

谈宴西笑说“我倒希望你是认真这么想的。”

周弥不急去洗澡,先收拾行李箱。一些易皱的衣服,找衣架挂起来。

打开卧室百叶门的衣柜,她愣了下。

里头有几件换洗衣物,谈宴西的,此外,最显眼的是一条极眼熟的墨绿色的丝绸睡裙。

她往外看了一眼,谈宴西在阳台那里打工作电话。

她便将那睡裙连同衣架取下来,凑近地嗅了一下,兴许近日便有人清洗过的,那上面并无久放的霉味,只有洗涤剂的淡淡清香。

将衣架摘下来,挂回去,再将睡裙往手臂上一搭,进浴室去洗澡。

洗完澡,周弥裹着一身白色的浴袍出来,谈宴西也打完电话了,翘着腿,坐在床尾的单人沙发椅上,旁边圆形的小边桌上放了一本杂志,他正翻开看。

周弥去了靠窗边的小梳妆台那儿,涂护肤品。

谈宴西掀眼皮,往她那里看了一眼。

一会儿,周弥做完夜间的护肤,走到衣柜那一侧的床边去。

谈宴西抬脚,挡住了她的去路。

周弥低头看。

谈宴西合了杂志的书页,伸手,将她手腕一捉,不大正经,笑说“视频直播,哪有当面直播有意思?”

她墨色柔软的长发,自一侧垂落下来,沐浴后的皮肤如素胚一样净而白皙,独独微微上挑的眼尾,是唯一一抹,点睛之笔的艳色。

她笑了声,说“好啊。”

谈宴西有两分意外,一顿,不作声地瞧着她轻轻地挣开了他的手。而后,她细长手指将浴袍的腰带一解。

不是谈宴西想象的场景。

但比那更要刺激视觉,她身上一条墨绿色的睡裙,勾勒曲线无一丝赘余,并不十分暗沉的绿,几分鲜辣色调,衬得她皮肤更白。

是记忆里的月光。

说不上是从哪个瞬间开始,他们一并丢失了理智。

今夕何夕。

旧梦新梦,故我今我。

同为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