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的雪周弥谈晏西小说(完整版)阅读

隔日,  谈宴西的那些公司高管和家属组团去爬山,周弥身份尴尬,跟他们又不熟,  自然没跟着去。

她不去,谈宴西也不去。

上午睡到九点半,卡着餐厅关门时间去吃顿早餐,再往露天咖啡座消磨时间。

尹策也在,  活脱脱病秧子模样,  分明昨晚刚发过高烧,这时候却坐在风口里,  身上只披一件黑色薄衫。

他向着谈宴西看一眼,微笑打招呼“三哥早。”

目光触及周弥,  却多两分克制,有意修饰过的言辞里听不出语气,  只有妥帖的礼貌“周小姐早。”

周弥微笑“早。”

表兄弟两人在一起,聊不上两句就开始谈工作。不过自从上次在医院,谈宴西点名了周弥无需回避之后,他们聊什么都不怎么避着她了。

但毕竟没周弥插话余地,  她喝着冰美式就开始走神,  手肘撑着沙发扶手,  手托腮地打量着谈宴西。

她发现谈宴西对尹策的态度,和他对自己手下那些高层还是有所不同,  可能到底是亲戚,又觉得是可塑之才,言行里多了些引导的意思,  比及表兄兴许更像老师。

谈宴西究竟是做什么的,周弥一直没兴趣去详细了解,  但跟他待得久了,隐约也能知晓大概,似乎同时涉猎地产、城投、交投和金融多个领域。而交由尹策练手的,更偏向虚拟经济那块,新兴互联网产品的投资。

中途谈宴西离席,去了一趟洗手间。

上午稍显空旷的咖啡座,除了远处还有三个外国人,便只剩下周弥和尹策两人。

周弥侧身向外看风景,听见尹策温和地出声,“昨晚谢谢你通知三哥。”

她转头微微笑说“不客气,应该的――后来退烧了?”

尹策点头。

“换季是容易感冒。”

尹策又点头,“嗯。”

两人就无话可说了。

尹策端起面前热茶,饮一口,目光顺势在周弥身上落了片刻,她米色针织连衣裙外套了件单宁夹克,头发随意披散,几缕被风吹得起起落落,拂在脸上。

她的热情好像只向着谈宴西一人,对其之外的人,永远有一层客气而疏离的隔膜。

远远瞧见谈宴西回来,尹策适时收回打量目光,脊背不自觉地坐直了两分。

谈宴西走近之后却不坐下了,挽了周弥的手将她从座椅上牵起来,说往外走走,散散步去。

尹策点点头。

谈宴西关照两句“感冒了就回去休息,别在风口里坐着了。”

尹策看着两人身影走远。

他们先是牵着手的,不知道谈宴西对周弥说了什么,周弥打了他手臂一下。片刻,谈宴西便伸手去搂住了她的腰。白衬衫亦或是裙摆,都被风吹得几分鼓起,像时尚画报里的一页。

他们拐过那砌作装饰、爬了藤蔓的矮墙垣,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不和谈宴西碰面的日子,周弥仍旧尽心尽力地当好自己的上班族。

不管跟谈宴西纠葛多深,她心里都清楚,这芜杂的、庸常的、琐碎的生活,才是真实的人生。

九月,宋满升上高三。她因为第一志愿是北城本地的顶级美院,想和清北十拿九稳的白朗熙“双宿双飞”,少不了比平日更用功。除画画之外,还得补足文化课,放假还会跟白朗熙一块儿去图书馆,叫人给她补课――周弥打趣她,约会就约会,说得这么好听。

日子这么波澜不惊地过。

周弥和谈宴西见面的频率算不上多频繁,通常一周能见一次,逢上他闲了或忙了,这频次会稍稍有所变化。

但这一回,一个月过去了,两人一次也没照过面。

微信上倒一直有联系,谈宴西只告诉他,公司和家里都有些事儿,暂时脱不开身。隔三差五的,他便问问她在做什么。

有时候拨语音电话,闲聊些没中心的话题。

通话时间都不长,通常是在临睡前,谈宴西困顿的声音里,总有种说不出的疲惫感。

只到九月底的一天,周弥才接到谈宴西的电话,照例叫她下了班过去找他。

卫丞给上回那个年轻男明星投资了一家私人cb,刚开业,谈宴西过去捧场。

那地方有几分隐蔽,藏在一条逼仄的小路里头,但进去之后却豁然开朗。

挺大的一地方,装修得也有风格,可见是下了血本。

周弥往里走,大厅里逛了一圈没找见谈宴西人,微信上发了消息给他,他也没回。

她正准备给卫丞发条消息问一问,结果碰到了今天的主角,那个男明星。

周弥犹豫了一下上去搭讪,问他见没见着谈宴西。

所幸人还记得她,告诉她往二楼找找去,可能是在棋牌室。

上楼的楼梯是铁铸的,踩上去声响很大。

周弥上到中途,忽听见咚咚咚的脚步声自背后传来,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就跟后头那人一起愣住了――

上来的是贺清婉。和上回在那晚宴上碰见的人间富贵花似的装扮截然不同,这回她穿了条紧身的黑色连身裙,高筒靴,小烟熏妆,桑葚紫色的口红。这么刁钻的一身,她却适配得极好,整个人有种小恶魔般的性感。

贺清婉冲她笑了笑,有点意味不明的,“你也是去见三哥的?”

也?

周弥没有出声。

贺清婉继续笑说“三哥喝醉了,在楼上休息,缺个人照顾。你去,还是我去?”

周弥笑笑,问道“谈宴西叫你来的?”

贺清婉微微歪了一下头,“……不然呢?”

周弥便不再多说什么了,语气平淡“那贺小姐去吧。麻烦了。”

说罢,径直往下走,与她错身时,甚至没看她一眼。

贺清婉倒停在了原地,转头去看周弥的身影。这么音乐喧沸,灯光迷乱的地方,她整个人格格不入的疏离沉静。

贺清婉嗤了一声,“没意思”,继续上楼去了。

周弥没联系司机,打算自己去打个车。

在拐角处,却碰上尹策。

尹策装扮比平日休闲,白色t恤外面搭一件藏青色衬衫,唯独不变的细框眼镜,整个人很是清正,有学生气。

他估计以为她刚来,或是迷路了,指一指楼上说“三哥喝了点酒,在楼上房间休息。”

周弥脚步顿了一下,脸上浮一层很淡的笑,“我知道。贺清婉照顾他去了。”

尹策愣了下,“……贺清婉?她也来了?三哥叫她来的?”

周弥骤然心烦,一秒也待不下,转身便往外走。

尹策飞快跟上去,“周小姐!”

周弥脚步不停。

尹策一直跟她到了门口,又喊一声“周弥!”

周弥顿步的瞬间,尹策赶紧两步走到她跟前,“你等等,我上楼去看看情况,我觉得,应该不至于。三哥找她来,多半可能是为了别的事。”

周弥看着他,“这话你信吗?”

尹策语塞。

“好了。我走了,你进去吧。”

“……我送你吧。”

“不用。”

“这个时间车不好打。反正我也准备走了。”

“真不用。”周弥客气地笑了笑,径直转身往外走。

她这拒绝人的态度铜墙铁壁一样,尹策还真是没辙,只幽幽叹声气,食指指节推了推眼镜,“……其实也好。”

周弥身影一停,转头不解看他。

尹策也看着她,细框镜后,平直的目光里似是略带着一种悲悯的柔和,“你跟着三哥,不会有什么结果。”

周弥没作声。

心说,我怎么会不知道。

周弥自己打了个车,一路沉默着到了家中。

晚饭还没吃,但没胃口。

宋满还没回来,她一个人待着,觉得屋里静得很,就把电视打开了。

没什么有趣的节目,她调到一个讲火星揭秘的科普类纪录片,作为背景声,抱着抱枕发呆。

其实也并非全无预兆,她后知后觉地想。

往常,吵架的时候,谈宴西都没把自己晾了超过两周以上,夏天忙成那样,也会抽出时间来跟她吃饭。

今回时间间隔反常的长。

那为什么?

她只能往前推,想到他们在那崖上酒店的那一晚,她说的那些话,是否终究交浅言深,以至于让他觉出负担感了。

两人在一起,不就图个快乐吗,谁乐意听你那些狗屁倒灶的悲惨经历。

这么一想,倒也算是个自洽的解释。

还是高估自己――非要给结束找一个能接受的理由,无非因为还是输不起。

周弥转头往厨房那儿看一眼,想到不久前的夏天,谈宴西还站在那里看她洗碗。

她现在所坐的地方,他给往她脚腕上套一条细链。

说是拴住了,哪都跑不掉。

到晚上十点半,宋满到家了。

周弥和她说了会儿话,如常去洗漱。十一点躺在床上,一直干躺过了零点才有睡意。

后来睡到凌晨三点多突然醒来,摸手机看时间,发现有谈宴西发来的消息,问她在哪儿呢?

三分钟前刚刚发来的。

好像她是专为了他这条消息醒来的一样。

周弥没有回复。

隔天上午,又收到谈宴西的消息,问她醒了没有。

她还是没回复。

国庆假期,周弥跟宋满去了趟短途旅行,其余时间就待在北城。

宋满这孩子现在打了鸡血的上进,说再过半年就要高考了,心里没底,没心情多玩。

国庆节后,周弥意外收到了露露发来的语音消息,问能否来她这儿借宿一晚。

真有好一阵没露露的下落了。

她跟谈宴西圈子里其他人没有任何往来,最近更与谈宴西本人也没来往了。不知道那侯景曜究竟惹了什么麻烦,是不是波及到了露露。

晚上周弥没加班,第一时间赶回去。

露露已经依照微信上发的定位,在小区门口等着了。她穿着一件卫衣,外面套运动外套,头上一顶鸭舌帽,帽檐压低,脸上也戴了副口罩。脚边还立了只行李箱。

人看着是清减而憔悴了许多。

露露看见了周弥,将口罩摘下来,大幅度地摆了摆手,“周弥姐!”

周弥走近,往她的行李箱瞥一眼,“是准备去哪儿?”

露露推着箱子,一边往里走,一边说“准备离开北城了。明天中午的飞机,飞东城。”

“跟侯景曜……”

露露左右望一眼,“进屋再说吧。”

到了家里,周弥拿宋满的拖鞋给露露,提烧水壶给她倒了杯水。

露露坐在小沙发上,摘了口罩和帽子,疲态尽显,她从头解释“侯家出事了,但具体什么事我也不清楚,怕惹祸上身嘛,更不敢问。侯景曜倒不是最主要涉事的,但也被限制行动了,就连我也跟着被调查了。”

周弥听得心里一凛,“……你没受牵连吧?”

“我还好咯。他们调查清楚就没我什么事儿了,主要……”露露在这儿哽咽了一下,“周弥姐,这事儿还要谢谢你。”

周弥一头雾水,“谢我什么……”

露露哑声说“之前侯景曜跟人结了梁子,这次墙倒众人推,那人就想趁机彻底搞臭他。侯景曜被人算计了,房间里安了摄像头,那时候我也在……那么多照片,全是高清的。这照片放出去,我这辈子估计也就毁了。”

“所以,是……”周弥心下恍然,已有答案。

露露点头,“谈公子帮了我一把。他倒没掺合别的事情,就单独只截了这些照片。”

“那他拿什么做交换条件?”周弥忙问。

“那我就不知道了。”

周弥陷入沉思,一时之间心乱如麻。

她记得,也就那时候跟谈宴西提了一嘴,叫他如果顺手,就帮着照拂一下露露。

那么久过去,她自己都快忘了这事儿,毕竟她跟露露真的算不上什么深交,不过是因为投缘,加之同姓,才偶发担忧之情。

侯景曜的事情靴子总算落地。

而她的托付,谈宴西听进去了,虽然分明跟他没半点关系,一不小心还极有可能自己也惹得一身骚。

她恍惚地想,其实,谈宴西答应她的事,一向是说到做到的。

第二日上午,露露便出发去机场了,临走前告诉周弥,她去东城以后,就会好好经营自己的社交账号,做个正经接广告赚钱的美妆博主。她说,这回学费交太大啦,差点一辈子赔进去。

最后还“强迫”周弥关注了她的账号。

账号名是周鹿秋cia

周弥生日中旬。

顾斐斐总算舍得露面,跟她吃一顿饭。吃完,又续摊去酒吧喝酒。

酒过三巡,周弥才告诉顾斐斐,自己跟谈宴西已经掰了。

顾斐斐比个大拇指,“听你这么心平气和我就放心了。姐妹好样的,真做到了拿得起放得下。”

周弥笑笑,不说话,只是喝酒。

顾斐斐也真是对她盲目信任。

她一个只喝金汤力,歌单永远听edith  iaf,长情得过分老派的人,感情上又凭什么能更洒脱。

一直聊到晚上十一点,两人各自打车回去。

出租车停在路边,周弥下了车,脚步几分虚浮地过了马路,往小区大门走去。

身后一声鸣笛。

她以为是自己挡着了路,赶紧往马路沿上走。

鸣笛又响一声。

焦躁的、无法忍受的一种提醒一样。

周弥心里似有预感,转头一看,靠路边停了辆黑色奔驰,低调地几乎与树下阴影融为一体。

她站着不动,那车门也不开,只继续“嘀”她。

夜里扰民,周弥公民道德感爆棚,受不了门口保安岗有人抬头出来打量,赶紧朝着那车子走过去。

车窗落下来,驾驶座上坐着面沉如水的谈宴西。

她一时间无言,借着清薄的灯光去看他,觉得他憔悴许多,眉眼间隐约浮着一层悒郁。

周弥说“我不信你是在等我。”

谈宴西语气淡淡“结果而言,不还是等到了吗。”

他抬眼看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上车。”不容拒绝的口吻。你是天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