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浅秋墨子古言 (全本小说) 林浅秋墨子渊苏环儿全文免费阅读

林浅秋没有回府,而是将血渍擦拭干净,独自将她和墨子渊曾经一起走过的街头小巷又走了一遍。

可无论走到哪里,她发现记忆中的墨子渊永远都是不苟言笑,欢喜的只有自己一人。

天色渐暗,林浅秋拖着沉重的步子回了府。

厅内,墨子渊看着她,一向温和的神情带着一丝不悦。

去哪儿了?

林浅秋垂眸:雨太大,我回不来。

墨子渊一怔,这才看见她身上还湿漉着的裙摆和鞋子。

去给夫人准备姜糖水,再备好热水沐浴。

墨子渊对下人吩咐道,随即将林浅秋拦腰横抱起来,回了厢房。

怀中人清瘦如鸿羽,空荡荡的让墨子渊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

怎么瘦了这么多?晚上让厨房多准备些菜肴补补身子。

林浅秋笑了笑:你也一起,可好?

墨子渊双眸深邃:好。

傍晚时分,墨子渊说令牌落在德臻阁,要去一趟。

我很快便回来。他匆匆出门。

可过去两个时辰,他却依旧不见人影。

桌上的饭菜已冷,林浅秋心底升起一抹不安。

墨子渊从未对她食言过,难道是路上出了什么事?

林浅秋心中一紧,连忙撑伞朝徳臻阁走去。

可到了徳臻阁,整个阁楼上下三层全是漆黑一片,空无一人。

林浅秋心慌不已,又去了与墨子渊常有来往的几个世家问询。

皆是杳无音信。

雨大如瓢泼,无助感近乎让林浅秋窒息。

回了侯府,林浅秋无措的蹲在门口的石阶上。

时间流逝一分,她的心脏就被莫名的恐惧攥紧一分。

直到天明,一辆马车停在府前,墨子渊从车上走了下来。

林浅秋悬着的心终于松懈下来,疲惫与委屈接踵而至。

怎么坐在外面?墨子渊看到林浅秋,大步走来将身上的披风解下,披到她身上。

你林浅秋刚要说话,却清晰闻到了披风上萦绕着的胭脂香。

她瞬间噎住。

又是那抹胭脂香,所以墨子渊才整夜未归。

不是因为出事,而是去找苏环儿了。

林浅秋倚靠着柱子站起来,伸手将披风还给墨子渊:多谢侯爷,我不冷。

墨子渊蹙眉看着她:怎么了?

林浅秋压下涩意,一字一顿道: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整整一宿

墨子渊黑如深潭的眼眸之中有一丝波动:突然有事不能回府,忘了与你说。

林浅秋心脏一阵阵抽痛,仿若置身寒冰地窖。

她转身往屋内走,不愿让他看到自己眼眶中的水雾。

只是才走没几步,她便感觉一阵气血翻涌,喉间有腥味。

林浅秋拿着帕子掩嘴而咳,强烈的眩晕感让她视线再次模糊不清。

她紧咬下唇,慌乱地在袖中摸索,想寻到药袋。

好不容易摸到,却因手抖无力,袋中的漆黑药丸尽数洒落。

你病了?

墨子渊低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他弯腰捡起地上的药丸,眼神晦暗不明。

滋补身子的罢了。林浅秋从他手中接过药丸,忍着疼痛镇静将药放回袋子里。

墨子渊一瞬不动地盯着她看了许久,才转身离开。

照顾好自己。

听着他随风消散的声音,林浅秋含泪将药丸塞进嘴中。

嘴里的腥味伴随着药丸的苦涩,让她胃里一阵阵灼烧。

前几日大夫说过的话,再次回响在她耳畔。

头疾已无力回天,告知家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