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宠如命大结局小说苏映雪楚奕寒苏映雪全文阅读

苏灏回过神,眼神黯了黯,“她不需要了。”

他原本想去苏映雪的院子里看一看她,可她说要与丫鬟疗伤,他现在过去只怕是不方便的,所以他回了自己的院子。

但是书言觉得可惜,“少爷不顾重伤来保护她,这苏映雪还不顾及您,真是不识好歹!”

苏映雪打小就不讨喜,若不是他家少爷护着宠着,日子过的不知道多凄惨!

“书言。”苏灏嗓音冷冽,带着军人的威势。

书言立刻在他面前站的笔挺,“少爷,您有何吩咐?”

“她是我的妹妹,侯府尊贵的大小姐,你不该直呼其名!”苏灏沉声训斥。

书言愣住了,他可是为了少爷!

“自己去领罚,三十军棍!”

“是!”

书言看不惯苏映雪,却从不违背苏灏的任何命令。

苏灏独自一人走回院子,他伤的不轻,走的也不快,可这暮色沉沉的天,却让他心头萦绕着无数惭愧。

若他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妹妹,能及时出现在任何她需要的时候,她就不会被欺负的性格懦弱,喜怒无常,更不会像现在这样,逼着自己坚强来应对这侯府的一切。

她越是坚强,他便越是愧疚。

苏映雪院中,芷兰捧着她采回来的凝血草,包了一小泡眼泪,马上就要落下来了。

“都是为了奴婢,小姐才会被侯爷斥骂,小姐,奴婢真该去死!”

苏映雪提着芷兰的领子把她拎起来,“你这样只会责怪自己,于我没有任何益处,芷兰,你想要做我的丫鬟,就得收起这性子,想想如何保护自己,如何保护我。”

苏映雪心中不免叹息,芷兰这性子,还不是遗传她的,她之前懦弱胆小,旁人说她一句不是,她能在心里翻来覆去思考上三天,她委曲求全,别人却只当她是傻瓜,将她越踩越低,她要立起嫡女风范,就必得自己强大。

人的强大是由内而外的,要有强大的内心,更要有强大的本领。

她重活一世,多少玻璃心都在上辈子被揉碎踩烂变成渣了,这一世,她要为自己打造一颗金刚不坏的心脏,让她强大到足够保护自己,保护上一世亏欠的人。

至于强大的本事……她既得了药王谷,就得好生利用起来!

侯府被她爹掌控着,她处处受限,首当其冲便是要先赚够银子,有钱在手,才能与她爹和苏雨柔抗衡。

苏映雪和芷兰一起在她房间里翻了翻,果然是没剩下什么值钱的东西,让她好一阵懊恼。

芷兰悄悄打量着苏映雪,小心翼翼的问,“小姐,您要是有了银子,不会再拿去讨好侯爷和雨柔小姐了吧?”

这两日发生的事,让芷兰十分欣慰,苏映雪变化的太大了。

可她始终担心,不过片刻,苏映雪便又会被苏雨柔哄骗了。

苏映雪伸手弹了弹她的额头,“我方才是怎么教你的?现在我自己都没有银子用,怎还会给别人?”

“若是小姐有了呢?”

“那我只会想着如何赚更多的银子。”

芷兰鼓了鼓脸,咚咚咚跑去翻出一个木盒,又咚咚咚跑回来。

苏映雪从这盒子里拿出一张契约,“这家医馆……是娘留给我的?”

芷兰红着眼点头,“这是夫人留下的最后一间铺子了,夫人嘱咐,不危及性命不可拿出来。”

苏映雪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上辈子她和芷兰都死的猝不及防,原来她还有‘遗产’。

落霞苑。

苏定恒为了治苏雨柔头上的伤,不得已又从药房取凝血草出来,可苏映雪却当众指出,他必须将银子填给药房,否则就是监守自盗!

这是他原本下给苏映雪的套,却被苏映雪拽住了绳子,勒到自己脖子上了,他为了堵侯府悠悠之口,硬生生给了药房一万两!

他恨不得将苏映雪打的筋断骨折!

“爹爹,都是女儿不好,害您白花了这么多冤枉钱,若是娘知道了,也会怪女儿不体恤爹爹。”苏雨柔跪在床上向苏定恒认错,泪眼凄楚,我见犹怜。

苏定恒的心当即就柔化了,连忙扶着她躺下,“我的乖女儿,这分明是苏映雪的错!她还不肯给你凝血草,非要我花这几千两银子,找机会我定要好好教训她!”

苏定恒现在恼火的,是一向任由他拿捏的苏映雪变了个人似的,不但拿捏不住了,还反过来掐他的咽喉,这令他有了极大的危机感和恐惧感,他决不能让苏映雪这般成长下去!

“爹爹,女儿明日原本有个诗会要赴,可如今伤了脸,也不方便去了,烦请爹爹派人,去跟七皇子道声歉,说女儿辜负他的一番好意了。”

苏雨柔一提醒,苏定恒瞬间想起来,苏映雪仰慕七皇子,还特意让老爷子跟皇上求了婚约。

皇上已经许诺了,只是还未下圣旨!

他拿捏不了苏映雪,可若是用七皇子压迫她,她断然不会再敢跟他这个父亲作对!

他忙拍着苏雨柔的肩膀安慰她,“乖女儿,这事交给爹爹去办,你好生歇息,爹不会再让苏映雪伤你分毫。”

苏雨柔怯弱的点头,眼底却划过一抹阴狠。

第二天,苏映雪准备去看看她的‘遗产’,药王谷里药材不少,若是手里有家医馆,经营起来,腰包里的银子便不会少,她届时便能一步步从苏定恒手中夺回侯府的权力,将威胁她和哥哥安全的人,一一铲除!

可她还未走出侯府,就有两名凶巴巴的侍卫拦住她,“殿下要见你!”

“殿下?”苏映雪挑了挑眉,这两个人的穿着像是皇家府兵,侯府不参与皇位之争,并未跟哪位皇子王爷来往密切,但他们带她去的方向,是苏雨柔的落霞苑。

院中,楚城烨一袭月白长袍,领口袖边都绣着象征身份的腾龙云纹,君子如玉,令人思之如狂。

一见到他,苏映雪的心便狠狠跳动了一下。

是了,上辈子她最喜欢的就是楚城烨,哪怕楚城烨对她从没好脸色,她也满眼都是他。

少女的思慕,就是这么没头脑且没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