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娘只抱了我一次,就不抱我了,她有了弟弟,弟弟比我聪明,比我会讨娘开心,娘就不再抱我,也不喜欢我我很想很想娘像抱弟弟那样,再抱我一次

可惜,再也没有过。

后来,我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以为,娘会来找我,娘的确来找了,可回家后,娘说,家里孩子太多了,养不起,我就被送给同村,生不出儿子来的冯婶子家。

我去了之后,没日没夜的干活,有一次,偷偷溜回家,被娘打了一顿,又给送了回去

后来,娘一家人,都搬去隔壁村子上了

我想去找娘,冯婶子不让我去,那会我小啊,没日没夜的干活,吃不饱,穿不暖,整夜整夜的哭。

他们嫌我吵,把我丢到屋子外头,任由我自个哭。

后来,我不哭了,开始学会干活,讨他们开心,可冯婶子,怀孕了,生了个儿子

老人眼底,皆是生活的凄惨和孤寂。

后来,我长大了,娶了媳妇,有了自个孩子,从那时,我发现,我很爱闻孩子衣裳上的味道,好似,小时候,娘抱着我,我闻到的味

我我真的没对小花干啥事天地良心,我要是干了,让我不得好死!老人起誓,一双苍老眼中,布满沧桑。

云洛听的震惊,汉子亦是满脸错愕。

老人说完,俯身,从床底下拿出一个竹筐,里头摆了一些拨浪鼓,竹蜻蜓,都是小孩子爱玩的。

这是这是给孩子的我晓得,我我的做法,给你们造成了伤害我我对不住孩子对不住你们。

云洛和杨元明出来后,两人情绪都不高。

妹子,方才那些话,你觉得,是不是真的?

老人说起自个经历,一双眼中的情绪,骗不了人。

照他的说法,他应该是童年受到的刺激,成年后,表现出一种应激性障碍。

才会对孩子衣裳情有独钟。

童年母爱的缺失,的确会造成很多症状。

老人的情况

云洛叹了一声,这种事,我也说不好,杨大哥,你咋看?

杨元明认真想了一会儿,道: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可他偷小花衣裳,对小花我都不能接受。

的确,云洛自个一想,都鸡皮疙瘩起一地,更何况小花父母。

而且,不能保证他往后,就正常了。

杨元明道:他没对小花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此事,我们也不想追究了,不过,我们不能在住一个院子里,要么他走,要么我们走!

一码归一码,他身世可怜,我们表示同情,对他的误会,跟他道歉,不过他偷衣裳,还有那事,我们也不能当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