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悦君兮君不知小说赵岄宋珺泽目录阅读

浑浑噩噩离开天牢,回到皇宫,赵岄的手一直在抖。

父皇受不住折磨,已经痛晕过去,而她明明身怀医术,却没办法减轻他半点痛苦。

她就是个没用的废物!

“解药。”宋珺泽冷冷地伸出他修长如竹的手。

“带我去御药房。”强压下在喉间翻涌的血腥味,赵岄垂着眼帘说道。

她的模样恭顺,姿态放得极低,像是已彻底臣服。宋珺泽理应高兴,却不知怎么,有点如鲠在喉。

他不愿深思,只当自己是彻底厌烦了她,不耐地挥手召来心腹侍卫,让侍卫带她去御药房,又命太医盯着她抓药,免得她再整什么幺蛾子。

然而赵岄已不在乎吕冰莹是死是活,她回忆着父皇身上的伤口,一副药方默默浮现在脑海中。

御药房里种类齐全,且多是上好药材,赵岄从前跟着师父,几乎快住在这儿,对这里的结构摆设都很熟悉,故直接取拿自己要的药材。

不过,当她从药屉里拿出一朵千年雪莲时,太医忍不住心疼地道:“雪莲花于散寒除湿、止血消肿上效果绝佳,可莹妃娘娘的症状是肝气郁结、虚弱无力,应当用不上它吧?”

闻言,赵岄拧起眉头,将手中的药材往桌上一扔:“要不你来治?”

太医登时呐呐地往后退了一步。他连莹妃是何种病症都弄不清楚,怎么敢医治?

赵岄冷笑一声,转身继续取药。而太医纵然不舍,却不敢再吭声,只不错眼地盯着她,唯恐她浪费这些有价无市的珍贵药材。

赵岄心中微急,但面上没表露出来,按部就班地煎药,然后将煎好的药汁递给太医查验。

太医验过,确定没有问题,将药汁递给侍卫,端去云凝殿,自己则守着剩余的药材,生怕它们受到糟蹋。

赵岄暗恨,又无计可施,只能无奈地取了些常见药材,凝练成药丸。它们的药效会差些,但定期服用的话,也能治愈伤口。

太医在她这吃了瘪,倒也没管她,反正那些普通药材到处都有,并不稀罕,随她折腾。

赵岄用身上唯一还值些钱的配饰,买通一个可以自由出入宫城的侍卫,托他把药丸送去天牢。

侍卫很快传回消息,说父皇已服用药丸,她多少松了口气。

眨眼间,就到了岁末。冬雪悠悠而至,带来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

除夕前夜,宋珺泽在御花园设宴,款待群臣,宫廷内外都装点的喜庆热闹,御医房也是一样,张灯结彩,漂亮非凡。

不过赵岄顾不上欣赏,趁着太医们休沐不在宫里,她拿出千山雪莲等名贵药材,认真又迅速地凝练出疗伤的药丸。

而侍卫轮番值守,没得休息,赵岄拿出这些天倒腾药材赚来的碎银,换取药丸平安到达父皇手中。

虽然看不到父皇现在的伤势,但只要不添新伤,他吃完这瓶药就能好的七七八八,接着再慢慢调理,必然可以恢复如常。

赵岄在心里暗暗期盼,却见到拿着药丸离开的侍卫,脚步匆匆地折返回来:“公主,先皇想见您,您愿意出宫吗?”

出宫?瞒着宋珺泽送药,已极其危险,若她擅自离开皇宫,后果难料!她倒是不怕死,可她不能害父皇!

赵岄踌躇不安,却又挂念父皇安危,正左右摇摆,眼前的侍卫突然扬手为刀,狠狠劈在她后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