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危爱:傅少,别来无恙免费小说若雾若雨全文阅读

凭什么她将自己的心拿走了狠狠践踏后,又能轻而易举地抽身离开?

就像现在这样!

他不允许!

“我没有!没有的事,我为什么要认?”夏怜星拼命挣扎,“放开我!你抓疼我了!”

她不知道她的景荣哥哥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自己这么喜欢他,为此不惜付出一切,抛弃尊严抛弃一切,不要名分也心甘情愿跟在他身边。

现在只要他一句话就能救自己的哥哥,他却仍旧不肯?

夏怜星想要挣脱傅景荣,但她太虚弱了,非但挣脱不开,反而彻底激怒了傅景荣。

傅景荣对她深深的感情中裹挟着浓浓的恨。

他攥着夏怜星的手,将人死死地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夏怜星你这个女人,真是脏!”

但是自己偏偏喜欢上这样脏的夏怜星,不可救药的爱她!

夏怜星因为傅景荣的话停止了挣扎,无声流泪。

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傅景荣的颈窝里,烫得傅景荣内心几乎动摇了。

但是他一看到掉落在地上的资料,心中的愤怒又重新燃烧起来。

他一把推开夏怜星,然后狠拽她的胳膊往前拖。

夏怜星一惊,拼命挣扎,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

“傅景荣,你要带我去哪里!”

“你不是要我相信你么?”

既然这么能装,就让他彻底撕下她的面具!

傅景荣毫不温柔的将人塞进车里,汽车迅速启动。

车厢里,夏怜星惊恐地缩在角落里。

她不清楚傅景荣要带她去哪里,更不明白傅景荣已经不爱自己了,为什么还这么生气?

他不是对自己恨之入骨吗?

为什么刚刚还要救自己?

难道,傅景荣这么在意自己的事情,是因为还爱?

夏怜星心里忍不住浮现出一丝希冀,她小心翼翼地看向傅景荣。

后车厢里,夏怜星只能看到驾驶室里傅景荣的衣角,商场里打滚多年,他的气场更强大了,实力也更是强悍了。

可自己,却沦落成了一个没有家族庇护的丧家之犬。

也许就真的只有蔚琪那样的女人才能够与他相配吧!

长得好看,家境殷实,最重要的是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坎坷,那样的女人和他在一起,要比和声名狼藉的自己在一起不知道要好多少。

车在一家名叫东庭酒店的门前停下,这是傅景荣公司旗下的产业。

夏怜星身体不可控制的开始战栗,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傅景荣从车上拖下来。

傅景荣的手冷冰冰的,隔着衣服夏怜星都感觉这双手带着寒意。

“傅景荣,你要带我去哪里?.”

傅景荣冷哼一声地打断夏怜星,进去的时候下意识地把夏怜星的脸按在自己怀里。

“当然是要撕下你的伪善面具!”

傅景荣打开了房门就毫不怜惜的将夏怜星推了进去,夏怜星惊呼一声,没来得及反应傅景荣将门关紧。

“哥,哥!”

夏怜星猛地瞪大了眼睛,看到夏弘深愕然出现在酒店房间,脑海中闪现恐怖画面,她想冲过去将夏弘深脸上的蚂蚁拨掉,却被傅景荣狠狠的扣住。

原来,傅景荣刚才说的是这个意思!

原来,他刚刚救自己,只是想更残忍地对自己!

“傅景荣求求你放了我哥吧!”

“只要你承认你和他们之间的私情,我就会放过他。”

傅景荣的手指带着凉意在她脸上游走,所过之处引起夏怜星一片颤栗。

她努力想要甩开他的束缚,“我是清白的,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没有背叛过你!”

傅景荣的呼吸落在夏怜星的身上,她忍不住哭出声来。

隐约感觉肚子突然一阵抽痛,夏怜星心中的恐惧成倍增长,她乞求傅景荣放弃伤害自己的哥哥。

“那意思是现在不和我在一起了,就可以背叛了?”

“我没有。”夏怜星无助得只剩下哭,她不敢去看夏弘深的脸,不敢看他痛苦得说不出话的脸。

“哭什么?你不是很喜欢吗!”

傅景荣目光泛红的看着她,带着惩罚性。

但是一看到夏怜星哭着一遍遍哀求的时候他就再也下不去手了。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做什么,明明来这里就是想要狠狠的折磨她。

他停下动作,将夏怜星轻柔地抱在怀里,而夏怜星却因惊吓过度,晕了过去。

傅景荣动作稍稍停滞,缓缓的吻上夏怜星的额头。

马路对面的酒店,蔚琪手持望远镜,一动不动地盯着房间里熟悉身影。

当她看到房间里的自己在意的男人拥抱着另外一个女人时,她恶狠狠地将手上昂贵的进口望远镜摔在了地上,玻璃溅了一地。

刚得到消息她就匆匆赶过来了,偏偏没来得及,到了这里只看到了傅景荣抱着夏怜星走进了东庭酒店。

从线人发过来的视频里,她看到傅景荣紧张地将夏怜星从马路上拉回来,就知道傅景荣是不可能轻易放弃夏怜星。

傅景荣根本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藏着多少恐惧!

她和傅景荣订婚至今,傅景荣都不肯碰自己,但是夏怜星这个脏女人,却能轻而易举地得到傅景荣!

她堂堂蔚家大小姐,天之娇女,却连个落魄到只能爬床的夏怜星都比不上!

她不甘心!

夏怜星!

必须让夏怜星在傅景荣的世界里消失!

她蔚琪才是傅景荣的未婚妻,傅景荣也只能是她的!

夏怜星醒来的时候,傅景荣不知道离开了多久,天已经黑透。

夏弘深轻微的咳嗽声让夏怜星回到了现实中。

她猛地睁开眼睛,房间里黑漆漆的,只有小夜灯的微弱光芒。

她头晕得厉害,硬撑着身子爬起来,索寞到夏弘深的身边,“哥,你还好吗?”

四年了,傅景荣的冷漠反复她已经习惯了,但这次的狠绝,让她止不住心寒。

夏弘深没有回答她,虽然他脸上的蚂蚁已经被清理了,但却因过度折腾,脸色青得说不出话。

夏怜星费力地想要背着夏弘深要出门时,发现床头柜上放了一张支票。

她知道,傅氏公馆她回不去,艾菁那里也不能再去,凭借自己现在的状态,根本挣不了多少钱,更没有办法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好的生活,更何况,她还需要照顾哥哥。

若是没钱,恐怕日后只能流落街头时。

所以,这次她没有丝毫犹豫,擦干眼泪,把支票收进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