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免费小说厉少的白月光重生回来了纪晞悦厉爵宸阅读

估计纪晞悦这一辈子的亏,都吃到宁逸的身上去了!

很多人都知道宁逸和纪晞悦合作海滨湾,全部的好处都让宁氏捞完了。

宁逸之所以一直还在扮演着痴情的角色,不过是为了海滨湾的项目。

纪晞悦明明可以在今天把这件事情也说出来,但是她并没有说,或许,还顾着最后一丝情面,也或许,是怕牵连到纪氏,不想再让纪氏和宁氏有任何捆绑。

今天,能来这里参加这个宴会的,哪一个不是一点就透的人物。

即使不说的那么透彻,大家也能想清楚。

宁茂贤的脸色,涨成了猪肝色,暗暗握紧双手。

四周的目光,已经变了味道,宁家的每个人,脸上都是火辣辣的!

纪晞悦处理事情的方式,还是一贯的老辣。

游刃有余,进退两全。

“我今天要说的话都说完了,至于这个瓜大家要怎么吃,开心就好。”纪晞悦一副轻松的口气,仿佛她不是来撕逼的一样。

承受了这么多冤屈,还能有这样的心态面对,恐怕也只有纪晞悦能够如此淡定。

宁逸看着四周的目光,他知道,之前努力塑造的一切,都在一点一点的崩塌。完全失去掌控!

纪晞悦原来就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一切,她是不是就等着这一天?

在宁氏的周年庆这么重要的场合,打他的脸!

“宁逸,公是公,私是私,海滨湾的项目,只要有资格都可以去争取,咱们,各凭本事!”纪晞悦的语气,带着公式化的强硬。

说完,她朝身旁的厉爵宸望去,“我们走吧?”

突然,厉爵宸拽过她的身子,抬起胳膊挡在她的面前。

纪晞悦的眼睛被他的胳膊遮住了,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只听到四周,一阵唏嘘声,接着是一阵骚动!

“思琪!”宁逸厉声喝道!

“天呐!她究竟想干什么?”

“血!好多血!”

纪晞悦抓住厉爵宸的胳膊,突然感觉手心里湿湿粘粘的!

宁思琪的手里,还握着那把刺伤了厉爵宸的胳膊的水果刀,因为愤怒双目腥红!

“纪晞悦,你去死!这一切都是你编造的!你就是个贱人!”

纪晞悦上前一步握着宁思琪的手腕,想要把那把刀夺回来,反刺宁思琪一刀!

突然,手腕被握住,厉爵宸拿过那把刀子。

纪晞悦看到厉爵宸受伤,理智都没有了!要不是厉爵宸拦着,她现在就已经让宁思琪付出代价!

宁思琪被纪晞悦的眼神震慑了,吓得退后两步。

“杀人啦!纪晞悦要杀人了!”

纪晞悦气笑了!

究竟是谁先动的刀子!?

怎么还有脸喊?

“你的伤势怎么样?”纪晞悦连忙扯过厉爵宸的胳膊,想要检查一下伤势。

厉爵宸捂着胳膊的伤处,淡声说道,“没事。”

“我看看。”

“不用!真的没事。”厉爵宸紧紧的捂着胳膊,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要隐藏一样。

宁思琪简直就是个疯子!

之前还说什么,是有素质的人,现在来看,完全就是个泼妇!

“我们先去医院吧!”纪晞悦担心的不得了,什么也没有厉爵宸重要!

“事情还没有处理完,这一点小伤不碍事的。”厉爵宸紧紧的握着伤口处,朝一个方向使了个眼色。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一头银发的老者从嘉宾席上走出来。

一看到这个老者。宁茂贤的宁逸的脸色都变了!

这位是宁老爷子的私人律师!

在宁老爷子死后,离开宁氏!

因为宁茂贤之前一直担心,宁老爷子会立了什么遗嘱给厉爵宸。

几次想要贿赂这位私人律师都被拒绝了!

一直到宁老爷子过世,也没有任何有关于遗嘱的消息。

加上厉爵宸的母亲,并没有和宁老爷子办理了合法的结婚程序,所以,宁茂贤在宁老爷子一死,就开始对这母子二人动手!将她们母子赶出宁家!

这还是外人知道的,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恐怕只有当事人才能知道。

“宁先生,好久不见。”私人律师许怀谨淡笑着上前,还像以前一样恭敬。

“许先生,好久不见。”宁茂贤盯着许怀谨,心里一阵忐忑。

他不敢深想许怀谨现在出现的目的,又是否和厉爵宸有关!

“厉总虽然现在不姓宁,但是他还真不是无关人等!宁先生,我这里有一份宁老爷子的遗嘱,还请您过目!”

许怀谨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遗嘱。

宁茂贤立即接过,仔细看着上面的内容。

这是一份复印件,遗嘱上写明,这一份遗嘱要厉爵宸十八岁的时候,才正式生效!

这一份遗嘱,就早在厉爵宸的手里了!

他却一直都没有拿出来!

宁茂贤一直以为,老爷子真的狠心没有给厉爵宸任何遗产!

原来,老爷子老谋深算,是怕厉爵宸太过年幼,怕被他们算计!才立了这么一个遗嘱!

“宁先生,宁老爷子的遗嘱里,写得清清楚楚,厉总是您的弟弟,他享有和您一样的继承权。遗嘱上也说明了,厉总什么时候公布这份遗嘱,就什么时候继承宁氏一半的家业!”

“不!这不可能!”宁茂贤将手里的东西扔给许怀谨,“这一定是假的!你们合伙弄了一个假遗嘱来糊弄我!想要争夺宁家的家业!”

事情到现在,已经不再是纪晞悦和宁逸之前的恩怨了!

简直是戏剧性的发展!

之前还说,厉爵宸是回来争家业的人,都被打脸。人家是直接回来继承的!名正言顺!

“我这里,有一份视频资料,可以证明,遗产的真实性。宁先生还可以看这份文件下面的印章。宁老爷子就是怕,会有人质疑,特别做了最具权威的公证。”

许怀谨说完,把这一份遗嘱拿在手上,朝大家展示了一下。

“许律师,关于遗产继承一事,我想全权委托您来处理。”厉爵宸朝许怀谨说道。

“厉总,那是自然,很乐意为您效劳。”

如果,宁家的家业真的按这样子来分割,宁茂贤的董事长之位,宁逸执行总裁之位,全都不稳了!

宁逸看着厉爵宸,眼中似要喷出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