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年代总裁的小娇妻小说 韩惠刘军山免费阅读

踏雪拖着车走起来还是比较快,不一会儿的时间两个人到了老刘家的门口。

两人还没进去,就听见老刘婆在里面尖酸刻薄的大骂。

“他会病是你不中用!你是他娘,儿子病了要死了都是你没照顾好

,反而来无赖我这个老婆子和你三弟弟,你安的什么心啊!我告诉你,这都是你的错,也是这个孩子的命,他该!”

韩惠一听这话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爆脾气了。

一脚踹开了门大骂:“你他妈还是不是人,那是你孙子,你说这种话不怕不得好死吗!”

“你、你这个扫把星,居然敢咒我!”

老刘婆今天本来火就大,看见韩惠后,她抄起扫把就要打过去,刘君山站到韩惠的身后,老刘婆扫帚举在半空中愣是不敢打下来。

院子里三房的几个垃圾躲在刘婆子的身后不敢吭声。

刘大山和大嫂蹲在地上哭,小儿子抱在怀里脸色紫红地喘着气。

韩惠立刻过去查看情况,摸到他的脸颊皱眉叫道:“怎么这么热?烧了很久吗?”

“昨天晚上就开始发烧了,我说去拿点药老婆子说矫情,打扰他们休息非不让大晚上出门,我只能用湿毛巾给娃儿降温,可是,可是……呜呜!”

王玉兰抱着孩子痛哭。

王大山也怒道:“狗东西,为了两颗核桃就要我娃的命,你们几个怎么这么狠心啊!”

“核桃?”

王玉兰抬起哭肿的脸说道;“还不就是那个柳笑笑昨天拿了一堆东西来,全送到老婆子和三房的屋里了,娃儿嘴馋,就去三房那拿了两颗核桃,被他们发现就揍了一顿,还关房间不给饭吃。

大山在君山那做活儿,我在大队上做事,大娃昨天也跟我到队里帮忙了,都是晚饭后才知道这事儿,娃就已经开始发烧了!

死老婆子你怎么这么狠的心啊,这是你孙子,是你孙子!”

王玉兰的小儿子生下来就比较瘦弱,比起家里的其他几个孩子身体弱一些,难免费神照料。

老刘婆本来就不喜欢他,

比起三房的宝贝疙瘩,别人都不放在眼里

她骂咧咧地叫道:“你别给老娘炸呼呼的叫,从小偷针长大偷金你知道不?我罚他做错了? ”

“就是啊大嫂,再馋也不应该摸到别人房间里拿东西啊,他先做错事情的,能怪得了谁啊。”

“你们……那个柳笑笑为了讨好你们,又送吃的又送用的,你们得的很开心是吧?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你们想让君山离婚去娶柳笑笑,觉得自己是未来的县长亲戚了就了不起了?

我儿子是自己摸进去拿的,罚是罚,我们也认,但是你们怎么罚他的,你看看,这是你们做的吧,这也是你们做的吧!我的娃儿啊!你白叫了几年奶奶,她就是个吃人的鬼!”

王玉兰边哭边叫,搀起娃儿的袖子和裤腿,下面都是被藤条抽出来的伤痕,有两条还破皮发炎了。

手背和肩膀上还有两个烟头烫出来的痕迹。

韩惠惊呆了,这是几岁的娃娃啊,对陌生人也不能下这么狠的手吧

,何况还是自己家的人。

韩惠怒道:“藤条是打的,烟头谁烫的!说!”

刘大军和刘桂枝两人被吼的浑身哆嗦。

刘老婆护在他们两个跟前骂道:“我们家的事情,你一个外人插什么嘴啊,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呵呵,死老太婆,我以前只觉得你偏心贪财而已,现在我才发现

,你他妈就不是个人!这是你孙子,你孙子啊!”

王玉兰哭的更伤心了:“她哪算个人哟,为了两颗核桃把孩子打成这样,她做奶奶的不仅不帮着护着,还掐我娃罚我娃娃,不给吃不给喝地关了一整天,韩惠,我咋办,娃没了我也不活了!”

王玉兰嚎嚎大哭,看见刘家的人就生气,连带刘大山一起打。

“都怪你,忍忍忍,就你会做好人!娃死了你开心了吧?开心吗?

王玉兰拽着他的头不停地甩巴掌,王大山一个字都没说,脸上布满了眼泪,硬生生地挨了所有的耳光。

娃儿在自己兄弟和亲妈的手里出这种事

儿,王大山心里最难受。

王玉兰的巴掌对他来说,反而是种赎罪。

韩惠连忙抱住她叫道:“先别说这些了,娃娃应该是感染再加上惊吓和着凉才发烧的,已经少了大半晚上了,你们还有心情在这里闹,先送医院啊!”

“我,我也想送医院啊,这死婆子扣了我们所有的钱票,死活也不肯拿出来,还说家丑不可外扬,不让我们出门,这,呜呜!”

王玉兰抱住韩惠同步库。

韩惠的三观都被震碎了。

把自家的娃娃打成这样,都快死了还不肯出钱看医生,任由孩子烧死。

天下居然真有这样的人!

韩惠瞪着他们三个骂道:“之前把你们比做畜生还真是高看你们了,畜生还护嶲,知道保护自己的孩子,你们可连畜生都不如啊!”

“你怎么骂人呢!这事情跟你有关系吗,再说了,你是刘家的吗,你姓刘吗?”刘桂枝心虚,东扯西拉的想把事情搪塞过去。

这事儿说到底都是他们没有道理。

但是谁想到揍一顿能出这么大的事情呢,以前也揍过,没什么问题啊!

这次实在太倒霉了!

“呵呵,儿子在刘家都这个待遇,我要真的出生在你们家,指不定三五岁就被打死了,幸好我不姓刘!”

韩惠想把孩子抽起来没抱动,刘君山立刻搭把手,把孩子抱到了门口板车上。

“你们干什么?把人给我放下!”

老刘婆急忙上前阻拦,刘君山忽然抬腿一脚踹过去。

没踹到老刘婆的身上是他还念在生儿一场的情分上,但是对旁边的

刘桂枝他就没这么好的脾气了。

这一脚,扎扎实实地踹到了刘桂枝的肚子上。

她被踹飞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刘大军的身上,两人哎哟叫着滚在一起。

老刘婆也傻了,顿时不敢动了。

刘君山声音沙哑,冷冰冰地怒道:“谁敢兰我弄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