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冢写的小说影帝他又美又野小说全文阅读

今年的十二月格外冷,昨天京城刚下过一场雪,屋檐底下挂着冻得硬邦邦的冰棱子,掉下来简直能戳死人。

出租房里的气氛也跟外边的温度似的,降到了冰点。

“您就再通融通融吧!外边冰天雪地的,流落街头真的会出人命的。您可怜可怜我,让我再住两天,我一找到新住处立马就搬走,我保证!”

于欣双手合十连连祈求,跟小京巴作揖似的,就差给房东跪下了。

“我可怜你,谁可怜我?圆壳那边两个月没给我房租了!我让你白住了两个月,已经仁至义尽了。今天你要么把房租给我交上,要么给我搬出去,我十点就找人来换锁!”

下完通碟,房东没给于欣继续张口的机会,砰一声,把房门摔上,走了。

于欣还半张着嘴,不得不把没说完的话咽回去,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但凡有一点办法,谁会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人?

他把自己摔在沙发上,开始猛戳圆壳的客服。

半年前,他注册了一个租房app,叫圆壳,如果一口气交一年的房租,优惠力度相当大,当时于欣就动心了。他东拼西凑借了三万块,把租金给交了,不料才过了几个月,app背后的资本就拿着他们这些租客的钱跑路了。

房东拿不到钱又找不到圆壳的负责人,只好拿租客开刀,让他们重新交房租。可于欣现在还负债累累,哪有钱交第二份房租?拖了两个月,他还是被房东扫地出门了。

戳了半天,圆壳的客服照例装死,于欣只好苦哈哈地开始收拾行李。

夜里十点,房东果然带着锁匠过来换锁。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于欣,他竖起眉毛,怒道:“你怎么还在这里?再不走我可报警了!”

于欣原本想亲口感谢一下房东几个月来的照顾,没想到被对方当成了赖着不走。一见房东拉下脸,他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立马夹着尾巴怂怂地跑了。

长街不眠,灯火阑珊。

城市收起了鲜亮,露出它最无情的一面。偶尔能窥到一角灯红酒绿,但那不属于于欣。

地铁已经停运,冷风寒沙沙地吹透了每一个行人的外衫。他跟一个又一个步履匆匆的人擦肩而过,一时间竟有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留在这里。

北漂三年,一事无成,于欣兜里只剩下最后五十块现金,连最便宜的青年旅社都住不起。

“我怎么这么惨,”他不禁悲从中来,仰面朝天发出一声长嚎,“呐——”

“谁大半夜不睡觉在外边鬼哭狼嚎!”临街的楼上倒下一盆带着冰碴子的冷水,哗啦一声浇在于欣脚边,怒骂道,“快滚!”

他怂巴巴地把鼻涕眼泪吸了回去,忙不迭地滚了。

顶着凛冽的冬风,于欣拢紧了外套,拖着行李艰难地走了一会儿,就近找了个24小时便利店,想买点酒消消愁,顺便暖和一下身体。

便利店里飘满了关东煮的香气,没能抵挡住五脏庙的抗议,于欣买了个肉包当晚餐,啃着到货架前看到酒水的价格,又舍不得喝酒了。

坐在临窗的桌子前,他咀嚼着包子,愣愣地望着窗外出神。

上回商演的工资后天才能发下来,一千块虽说不多,但吃饱好歹没问题,但是住哪儿呢?

最近行业不景气,像他这样靠接商演、接外包过活的小歌手本来就需要收紧裤腰带过日子,之前交完基本的水电费,全靠花呗吃喝,本想在家苟一苟,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可现在连房子也没了,花呗也借到上限了……

“唉……”他叹了今晚的第一百零一口气,愁啊。

窗外开过去一辆崭新的奔驰大G,于欣正感慨万恶的有钱人,万恶的资本社会,那辆车竟然又开回来了了。

与此同时,他的手机**也响起来。

“喂,怎么了?”于欣诧异地接起来,问道,“怎么这个点打电话过来?”

外边车上下来一个人,嘴巴一张一合,显然也在打电话:“欣子,还真是你啊?”

于欣眯了眯眼睛,发现这人还真有点眼熟,仔细一看,嗬,这不是杨小青么!

杨小青这人,跟于欣是地地道道的同窗,大学那会儿他没少从于欣的暖瓶里喝水,泡妞还扯着于欣当助攻,关系相当铁。

几年没见,两个人竟然在一家小小的便利店里碰面了,杨小青和于欣都倍感意外。

“我这刚应酬回来,叫了代驾给我拉回家,半路看见个人在便利店里啃包子,长得特像你,”杨小青跟于欣狠狠拥抱了一把,“我就打了个电话,想看看是不是你,没想到还真是。”

两个人在便利店坐下来,寒暄几句,聊了聊近况。

杨小青是地地道道的京城人,家里的关系都在本地,本人头脑又灵活,几年来混得相当好,现在身家起码八位数,听得于欣直咋舌。

“牛逼,”他俩打打闹闹了五年,怼来怼去的习惯了,于欣这么说是真心替他高兴,“你是真行啊兄弟!”

自觉也没什么可遮掩的,于欣干脆把自己的倒霉经历告诉了杨小青,权当倾诉了。不料听完,杨小青直接一拍胸脯:“行了,这事儿既然让我给碰上了,就包在我身上了。今晚你先去我那儿凑合一晚,明天我带你去包装一下。”

于欣满脸问号:“包、包装一下,干什么?”

杨小青莫名其妙:“给你介绍工作啊。”紧接着他反应过来,嘿嘿一笑,表情蔫儿坏:“你以为我要带你去干什么,卖身啊?”

于欣:“可去你的吧!”

杨小青拍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语重心长:“不是我说,班长,现在时代变了,靠梦想是吃不饱饭的。你现在都快要饿死了,与其继续当没名气的小歌手风餐露宿,不如先找一份稳定点的工作,把吃住先解决了,再徐徐图之。”

于欣到底也没去杨小青家住,他家里还有女朋友,不方便。凑合着在便利店里趴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于欣实在顶不住便利店员工嫌弃的目光,搭地铁去了杨小青家附近。

这边是高档住宅区,安保相当给力,据说住着不少明星。于欣拖着行李随便找了家肯德基,待在里边等杨小青给他打电话。

很快他就后悔了,炸鸡店里东西多香啊,揣着吃完早午饭剩下的三十来块,于欣饿的肚子咕咕叫,又舍不得买东西吃,只好趴下装睡。偏偏斜对桌一哥们儿吃得正香,不停传来吸可乐的声音。

好容易等到他走了,于欣抬头一看,发现他剩了一盒鸡块没吃完,一时“饿”向胆边生,趁店员来收拾前偷偷坐到了桌前,拆开鸡块就吃。

吃到一半,有人在桌对面坐下来。于欣跟他对上眼,愣住了。

合着人家没吃完,只是去洗了个手而已,而且这人、这人是萧廷啊!

“你,你是!”于欣激动不已。

大明星萧廷脸上露出个似笑非笑的神情:“恶不恶心啊,吃别人剩下的东西,私生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