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崛起男神帅炸天全文小说周离顾长恒免费阅读

顾长恒问:“事情你们解决了没?”

“陪着喝了那么多次酒,整天像个孙子似的,总得有点效果,这次招标十拿九稳,长恒,放心吧。”

“那就好。芙蓉小区,以后应该属于顾城最高档的小区,建成之后直接拉高了顾城高档小区的标准,很多富豪在那个小区居住,后来芙蓉小区就被戏称为富人小区了。”

顾长恒说到这个笑了起来,倒是没料到重活了一世,这名贵的小区,居然是周离所在的建筑设计院设计的。

“这一笔你们设计院设计费应该赚不少,能解一解刘长瑜经济紧张的燃眉之急?”

“嗯。不过赚钱的大头还是在开发商那,比起开发商赚的钱设计费简直九牛一毛。不过刘长瑜说这次招标成功了,给我发点奖金,最少也能给我两万,到时候买一点稍微像样点的礼物送你。”

虽然还没有招标,但周离和刘长瑜这几天跑了不少关系,基本上已经内定了会由他们设计院中标。

这是周离第一次赚钱,难免高兴,钱还没等到手,就迫不及待地想着要给顾长恒买礼物。

—夜好眠。

周离每天都兴高采烈干劲十足,不断和刘长瑜优化设计细节,偶尔还是要岀去喝酒,但倒不像之前都躲着顾长恒。

喝多了的时候,顾长恒还能给周离送一碗醒酒汤。

有一次,周离喝完醒酒汤后,醉醺醺地抱住顾长恒,将大半的重量压在顾长恒身上,头枕着他的肩膀,低喃道:“长恒,我说我怎么还没发财?等我发财了,就去你家提亲,和伯父说,我要娶你。”

“和同龄人相比,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那不行,”周离摇头,又低声道:“发财要趁早,要趁早把长恒带回家。”

顾长恒勾唇浅笑。

到了建筑公司公开招标那天早晨。

阳光洋洋洒洒地照进房间。

主卧里,顾长恒低着头给周离打着领带,他的动作很娴熟,很快,周离脖子面前的领带便被打好了。

顾长恒往后退了一步,看了一下周离西装革履的整体效果。

前后两世,这是顾长恒第一次看见周离穿西装。

不知不觉中,那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烤串的男人,那个去汽车修炼店干活浑身脏兮兮的男人,已经消失。嶼汐團隊整理,敬請關注。

顾长恒眉眼含着笑意,道:“很帅,加油,今天和你们公司肯定会中标的。”

周离临出门之前给顾长恒了一个很长时间的拥抱。

顾长恒去学校上了一天课,放学后,打算去菜市场买点菜,亲自下厨,庆祝一下周离旗开得胜。

以前,他要下厨,周离总不让,难得今天有好事,他估计周离会回来的稍微晚点,等周离回到家的时候,就能看见满桌子热腾腾的饭菜。

顾长恒买了一堆食材回家,推开门,发现家里客厅的灯,居然是亮着的,顾长恒换了鞋进屋,发现周离就坐

在沙发上。

看见他回来了,周离转过身,对着顾长恒笑了一下,道:“长恒。”

周离真的很想笑的很自然,可他笑出来呈现出来的结果并没有说服力。

顾长恒一瞬间就明白过来,安慰道:“没关系,商场上有时候就会遇到这种事,明明之前答应你好好的,最后却临时变卦。这几天你也累了,正好歇歇,好好休息一下。”

“不是被愚弄,我们没中标,也没有其他人中标!”

周离心情低落,强打精神道:“开发商破产了,芙蓉小区整个项目黄了。这个项目本身就没有人愿意做,毕竟能住得起高档小区的人不是很多,很多人都不看好高档小区的市场前景。好不容易有一个开发商愿意开发这方面咱们顾城的空白,还要破产了。”

这下子顾长恒有点惊讶了。

他上一世芙蓉小区明明存在。

并且还卖的相当不错,开发商凭着这个小区赚了很多钱,所以是哪个环节出现偏差了?

周离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门口,接过顾长恒买回来的食材,道:“这个项目刘哥(刘长瑜)投入了挺多心血,他以前一直不肯做住宅,觉得档次太低,这个设计生活理念,是他向往了很久的,国内几乎还没有,刘哥折腾了一小年要做出来的设计,志在必得,没想到开发商居然会破产,真是太搞笑了。”

周离说:“刘哥很失落。”

周离也很失落。

顾长恒搂着周离的脖子,亲上去了一口,又亲了一口,用行为表示他不会因此嫌弃周离,用行动告诉他,没关系。

顾长恒被周离放开的时候,衣衫有些凌乱,道:“晚上我给你露一手,安慰一下你受伤的心灵!”

“你会做饭?”周离一边说一边将顾长恒整理好了衣服。

“我怎么就不能会做饭?”

“不是,我、你一个大少爷,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让边去,绐你露一手瞧瞧。”

周离不可置信地跟在顾长恒身后进了厨房,便见顾长恒摘菜洗菜切菜一气呵成,顾长恒不仅仅会做,而且手法相当娴熟。

这对周离来说,堪比发现了新大陆。

震惊的感觉,甚至抵消了不少周离的失落心情,他越发觉得顾长恒实在是牛-逼。

周离揣在裤兜里手机突然响起铃声,他将手机拿出来,见是刘长瑜电话,便接了起来:“刘哥。”

刘长瑜酒喝得有点多了,情绪激动,道:“我不能放弃芙蓉小区这个项目,没有开发商,我就决定自己做,我相信,这个生活理念的高档小区建出来,绝对会卖的超级好,我不信能赔钱,周离,你觉得会赔钱吗?”

“不会。”周离也很喜欢“芙蓉小区”的设计理念。

“那好,借我点钱,”刘长瑜道:“等我盖好了芙蓉小区,赚到了钱,还你。”

周离说:“我没钱。”

“有多少借多少。”

“我全身上下就三万块钱。”这三万还是周离姑姑日常绐周离生活费,他存下来的。

“三万也行。”

周离惊呆了一下,没想到三万刘长瑜都不嫌弃少,问:“你有多少钱,打算借多少?”

“我算了一下,芙蓉小区总成本大概在3000万左右,前期有50%资金就可以撬动项目,也就是1500万,我现在手里有125万,再加上你的3万,一共也没差多少钱。”

周离听得瞠目结舌:“刘哥,你喝酒了吧?”

“你怎么知道?”

周离没好意思说,不喝酒怎么能说出这醉话来。

刘长瑜说了一大通不靠谱借款计划之后,终于回归到现实问题上来,开始祥林嫂似的感叹为什么那么大个开发商要因为在澳门下欠巨大赌债而突然垮掉。

周离听刘长瑜絮叨了一会儿,觉得他真是喝多了,挂掉电话后绐自己的一个同学打电话,拜托那个同学帮忙将喝多了的刘长瑜从酒吧里搬回家。

周离将这些事情解决好,顾长恒已经麻利地做好了一桌子菜,无不显摆地指着桌子上热腾腾的饭菜,道:“怎么样?”

周离朝着顾长恒竖起了大拇指。

顾长恒递给他一双筷子,两人面对面坐着吃饭。

当周离用筷子夹了一口菜进嘴里后,惊呆了,这味道分明就是和以前顾长恒早晨给他带的菜肴是一个味道。顾长恒给他带过很多次饭,这味道他太熟悉了,惊讶道:“以前你绐我带的饭菜,是你亲自做的?”以前周离一直以为是顾家的保姆阿姨的杰作。

顾长恒点头。

周离受宠若惊,感动到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为什么这世界上会有这么好的人?他周离到底是踩了什么狗屎运,能遇到这样一个人。

深彳夂,两人躺在床上。

顾长恒发现搂着自己的周离一直没睡着。

顾长恒问:“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芙蓉小区的事,我直觉这个小区能赚钱,赚很多钱。”夜色中,周离的眼睛很亮。周离想开发这个项目。

可他没有启动资金。

大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项目错过。

顾长恒一下子就能猜出周离心中所想,道:“你是不是想做这个项目?”

“长恒,睡觉吧。”周离将顾长恒搂的更紧一些。

“我可以弄出钱来,”说着,顾长恒抬手将灯打开,道:“我北京的房子和海南的房子可以去银行做抵押贷款,2000来万大概能贷款出来。”

从06年到10年,只要顾长恒手里有钱,就只干一件事情一一买房。

.06年一次性买了200万的房子,07年、08年、09年又相继买了300来万的房子。

北京的房价已经从06年的8000-10000-平,变成了现在10年的24000 —平的均价,海南的房子也从2000多一平,变成了10年的8000 —平。

现在顾长恒买房子投资出去那500来万,已经翻番价值将近2000万。

.10年的时候房价还是飞速上涨,将房子卖了不划算,但是整个国家房价走势持续向上,银行很乐意用房子给借款人做抵押贷款。

顾长恒怕周离拒绝,道:“阿离,这是我能帮你的最后一步。”

“此事若成,你便积累下来了第一桶金。”

“我不可能动用我爸的关系帮你,引起我爸对咱俩关系的怀疑,日后商海沉浮,你走的更远,再遇困难,恐怕我能帮的有限,只能靠你自己。”

“往后余生,我耐心等着你富甲一方,等着你兑现承诺,说服我爸妈,将我放在心尖上,一辈子罩着我。”

顾长恒目光深邃,盯着周离,问:“你敢吗?”